|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二十三章步步驚心

第二十三章步步驚心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424

前世今生,如果說徐君然還有什麼人恨之入骨的話,黃子軒那個害的養父遺恨終生的人肯定是頭一個。而剩下的,秦國同、程宏達跟面前的這位吳梁新,也絕對榜上有名。

如果說秦國同和程宏達是因為做了某些事情讓徐君然覺得這輩子如果想要過的幸福就必須要收拾他們,那麼這個吳梁新,則是讓徐君然恨之入骨!這種恨,前世從小的時候徐君然就已經銘記於心。

嚴望嵩從縣委書記的位置上去職之後,楊維天成為了縣委書記,而吳梁新則是搖身一變,從縣委辦主任變成了副縣長。

僅僅從這個角度來說,徐君然並不至於恨他。

真正讓徐君然記恨的,是因為吳梁新對待自己和養父的態度。

前世徐君然的養父是在政研室工作,結果這個吳梁新隔三差五就讓養父去下鄉調研,而且都是去的最偏遠的地方,有一次甚至跌落到了山路下面,進而落下了咳嗽的毛病。後來如果不是李東遠重新在市裡面掌了權,而吳梁新又被調到別的地方,恐怕自家的日子更難過。而這一切的根本原因,不過是因為吳梁新的兒子喜歡苑筱玥,而苑筱玥則喜歡自己罷了。並且,自己的養父還是嚴望嵩當年提拔的人。

吳梁新此人的心胸狹窄、睚眥必報可見一斑。

「小徐同志,我們走吧。」吳梁新此時一臉微笑的對徐君然說著話。

雖然對於這個道貌岸然、卑鄙無恥偽君子的本質已經看穿了,可現在徐君然卻並不會得罪他,自己又不是那種熱血上涌就什麼都不顧的小年輕,謀定而後動才是徐君然這輩子的準則。

「麻煩吳主任了。」徐君然跟在吳梁新的身後,離開了辦公室。

走出門之前,他依稀看到,苑筱玥擔心的看著自己。

嘆了一口氣,對於這位前世虧欠的女人,今生的同事,徐君然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昨天那個試圖猥褻她的小流氓,徐君然已經交待下去了,讓李家鎮那邊好好收拾這傢伙一頓。而且徐君然還特意告訴龍吟月,京城近期已經開始進行整頓治安了,自己離校的時候,已經抓了不少在大街上調戲女孩子的人,聽說判的都不輕,甚至還有槍斃的呢。

徐君然相信,以老師的聰明,自然能明白上面這麼搞是要幹什麼,肯定會約束一下李家鎮公社下屬的那些年輕人的。

八三年的那場風暴即將到來,徐君然可不希望看到李家鎮上,血流成河。

「小徐啊,聽說你可是放棄了京城的好工作,回到咱們縣裡的,可真是讓人敬佩啊。」一邊朝前走著,吳梁新一邊關心的對徐君然問道。

徐君然緊跟在吳梁新的身後,聞言不動聲色的答道:「吳主任,您過獎了。我只是希望能用所學到的知識,為家鄉人民做點事。」

他可不敢怠慢,現在的自己還太過於弱小,連個幹部都算不上,別看有嚴望嵩等人的看重,可歸根結底,自己不過是一個科員而已,吳梁新可是堂堂的副處級幹部,要算計自己,太容易了。

不僅是吳梁新,包括秦國同和程宏達在內,想要對付自己,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在沒有十足的把握,讓這些人不敢對自己怎麼樣之前,徐君然寧願韜光養晦,絕對不會仗著自己是重生者的身份四處裝逼。

有實力的裝逼,那叫牛比!

沒實力的裝逼,那叫傻比!

掃了一眼亦步亦趨小心翼翼的徐君然,吳梁新倒是微微點頭,現在的他自然沒有後來那麼壞事做絕,只是有些功利而已。對於徐君然這樣年輕有才華的青年,倒是印象不錯,畢竟跟自己沒什麼利益上的衝突。

「好好努力,你這樣有才華的同志,在咱們縣委是有前途的。」出人意料的,吳梁新倒是鼓勵了一句徐君然。

徐君然依舊是那麼恭謹:「謝謝吳主任的教誨,我一定努力工作。」

很快兩個人就來到了嚴望嵩的辦公室,吳梁新對徐君然道:「嚴書記吩咐了,你可以直接進去。」

說著,他在辦公室的門上敲了敲,把門打開,恭敬的說:「嚴書記,徐君然同志到了。」

裡面傳來嚴望嵩中氣十足的聲音:「嗯,老吳你回去吧,讓徐君然進來。」

徐君然邁步走進門,就看到嚴望嵩一臉嚴肅的坐在辦公桌的後面,表情就跟有什麼重大事件一樣,用一句流行語來形容,叫做滿臉的階級鬥爭。

「嚴書記,您找我有事?」徐君然也不客氣,自顧自的來到嚴望嵩的面前,直接開口問道。

「哼!」嚴望嵩冷哼了一聲,看著徐君然道:「你小子,是不是在京城讀了幾年大學,覺得自己長本事了,翅膀硬了,就可以在武德縣這小地方肆無忌憚了?」

徐君然無奈的看了一眼嚴望嵩,這老爺子就是這樣,不管多麼親近的人,心情不好立馬就開始罵。不過他也知道,嚴望嵩這是為自己好,怕自己剛剛進入縣委,就被有心人利用,成為別人鬥爭的工具或者犧牲品。畢竟自己才大學畢業,在大人們的眼中,還屬於那種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小年輕。

就連李家鎮公社的人,不也一樣抱著懷疑的態度么?

如果不是老師點頭的話,恐怕李家鎮的幾位老人,也不敢輕易相信自己的那個稻田養魚計劃吧。

殊不知,這個二十歲的軀體之下,卻隱藏著一個四十多歲的官場老油條。

「嚴爺爺,您別生氣,小心氣壞了身子,我可沒辦法交待。」

徐君然笑呵呵的說著,乾脆起身給嚴望嵩倒了一杯茶水。

嚴望嵩無奈的搖搖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用手指點著徐君然道:「你啊,讓我說你什麼好?李家鎮和大王莊的事情,是你能隨便攙和的嗎?要不是李家那幾個老頭子信你,你以為,你能全身而退?」

徐君然一笑,對嚴望嵩問道:「嚴爺爺,我問您,要是李家鎮的人有錢了,不愁吃喝了,還會跟大王莊爭那個水渠么?」

嚴望嵩眉頭一皺,奇怪的看了一眼徐君然:「你這個小滑頭,什麼意思?」

徐君然神秘的笑了笑,淡淡的說:「現在,我手上有個來錢的路子,不知道嚴爺爺您敢不敢為了武德縣的老百姓,冒一次風險了!」

ps:求推薦票,求收藏!求點擊!新書榜第三了,後面的追兵甚急,兄弟們,靠大家幫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