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二十一章個體經濟要發展(求推薦票)

第二十一章個體經濟要發展(求推薦票)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484

「縣長,麻煩您了。」

離開龍吟月的書房,徐君然來到了宗祠之外,正好看到一臉喜色的楊維天跟李友德正在說著什麼。

楊維天抬頭看了看徐君然,笑了笑道:「小徐不錯,我們回去吧。」

徐君然點頭,轉身對李友德道:「大爺爺,這幾天我就叫人把具體的注意事項給您送來。」

李友德慈祥的看著徐君然,說:「不著急,你回縣裡面好好準備一下,公社有我呢。」

看著他們的樣子,楊維天也不由得心中感慨不已,怪不得徐君然有這麼大把握處理好這次的事情,不說別的,李家鎮公社的人一向在武德縣以野蠻暴戾著稱,可對徐君然這個外姓人,卻好像自家人一樣,著實讓人詫異。

徐君然並沒有告訴楊維天到底有什麼辦法解決大王莊和李家鎮的爭端,只是說李家鎮願意讓出一分水源,只要大王莊那邊保證,水渠的十分之四水源給李家鎮就好,楊維天作為縣長,要在這個事情上作為擔保人。

身為縣長,楊維天自然有權做小車,雖然只是縣裡面為數不多的三台吉普車之一,可坐在裡面,他卻感覺到很有成就感。

特別是解決了困擾武德縣多年的水渠之爭,這讓楊維天的心情更好,甚至於暫時忘記了旁邊的這個小傢伙,是老書記嚴望嵩提拔起來的。

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邊的徐君然,楊維天開口問道:「小徐,你說有把握解決李家鎮公社的吃飯問題,能確定么?」

這是徐君然的原話,只是沒有具體跟楊維天解釋罷了。

徐君然沉默了一下,對楊維天說:「縣長,我在京城呆了四年,不止一次想起小時候李家鎮的鄉親們寧可自家的孩子吃不飽飯,也要給我一口餑餑的場景。」

楊維天默然無語,他也是從那個動亂年代過來的,當然明白在那個時候,能省出一口飯給別人家的孩子吃,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和決心。畢竟那個年代,糧食就意味著人命。

「老書記那邊,您不要擔心,我會去跟他解釋。」

徐君然沉默了一會兒,又對楊維天說道。

畢竟前世也是在官場裡面打滾了半輩子,徐君然當然知道,自己今天跟楊維天走的太近了,很有可能讓人以為,自己是楊維天的人。

沒想到楊維天卻是平靜的搖搖頭:「沒關係,這個事情你不用擔心,只要對武德縣的群眾有好處,我相信老書記不會有意見的。」

詫異的看了一眼楊維天,徐君然卻沒想到他竟然這麼說,畢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老書記嚴望嵩可以算得上是他的政治對手,這種為對手說好話的事情,在幾十年後徐君然經歷的官場種種,根本就是不可思議的。

隨即徐君然就在心裡忍不住笑了起來,自己還是喜歡用前世的眼光看待八十年代的官員們,卻忘記了,在如今這個時代,官員們並沒有像後世那樣熱衷於政績和鬥爭,大家也許有些不同分歧,可是更多的,卻是因為各自政治理念的不同。而在根本上講的話,八十年代初的幹部們,擁有著後世無法比擬的熱情,為了替群眾謀福祉,他們不在意放棄很多東西。

當然,也會有那麼一兩個害群之馬,可不得不承認,八十年代的官場,要遠比後來的官場乾淨許多。

就好像面前的楊維天和嚴望嵩,如果放在自己那個時代,兩個人估計斗的天翻地覆,畢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要存在著權力的爭奪,就不可能平安無事。更何況,縣委書記和縣長,誰才是整個縣裡面的主導,這一直都是一個不變的話題。

可是在八十年代的武德縣,嚴望嵩跟楊維天儘管對於彼此的觀點不認同,卻並沒有採用什麼手段來算計對方,如果不是那個人利用嚴望嵩在個體私營經濟上的誤區做文章的話,根本就不會出現後來的局面。

「縣長,咱們縣委機關的幹部中午都在哪兒吃飯啊?」徐君然想了想,故意對楊維天問道。

「吃飯?」楊維天一怔,隨即搖頭道:「咱們這個小地方,哪有什麼吃飯的地方啊,大家都是在食堂吃飯的。」

徐君然哦了一聲,點頭道:「我在學校的時候,學校周邊有不少小吃店,生意都很不錯的。」

「噢?」楊維天倒是來了興趣:「京城現在都開始有私人飯店了嗎?」

徐君然心中笑了起來,您大概想不到,用不了幾年,整個華夏大地上,私營企業如同雨後春筍一樣的遍布全國。

「是啊,國家現在不是鼓勵自主創業么,我們大學同學,甚至有人畢業去了嶺南的特區呢。」

這句話,徐君然倒是沒說謊,他大學同學當中,有三四個人都去了嶺南的鵬飛市,那裡作為華夏第一個經濟特區,發展潛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用一句八十年代時髦的話來說,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特區。」楊維天嘴裡面念叨著這兩個字,臉上的表情卻是很嚮往。作為一個三十齣頭,心裏面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幹部,在他的心中,自然也有著希望能把武德縣經濟搞上去的願望,而徐君然談起外面世界的發展,則更讓楊維天的心思活躍了起來。

「小徐,你說,如果在咱們縣,搞一個工廠怎麼樣?」楊維天忽然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一怔,卻是沒想到這位楊縣長的想法這麼激進,自己不過跟他提了一句小吃店,原本是有引導他發展小商品經濟的意思,可這位的思維跳躍的實在太厲害,竟然想到了搞集體經濟上面,這個事情雖然不違反規定,可未來幾年裡,這絕對是一個雷區,搞不好是要被上面當典型處理的。

搖搖頭,徐君然剛要反駁他,卻一下子愣住了。

他想起一個事情來,上輩子,養父的一個老同學曾經來看過養父,那時候已經是2010年了,那位曾叔叔曾經提起過一個事情,就是在鵬飛市建設初期的時候,急需大量建築工人,因為都是建宿舍,蓋房子的小工程,國營大企業不屑與做,小企業又沒那個本事,後來好像是香江那邊的一個商人把工程給攬下,狠狠的賺了一筆。

既然如此的話,是不是,可以讓武德縣的鄉親們賺這個錢呢?

想到了這一點,徐君然卻沒有馬上說出來,而是對楊維天道:「縣長,這個事情,我覺得您還是應該跟嚴書記商量一下。畢竟,要是搞工廠的話,可不是一個小事兒!」

看著楊維天表情嚴肅的點頭,徐君然卻已經打定主意,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先說服嚴望嵩,一定要讓武德縣撈到這第一桶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