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18章解釋

第18章解釋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313

對於李家鎮人來說,水源就意味著來年的收成,所以每一分水源他們都會用性命去爭取。

這也就是徐君然,換成第二個人說出四六分的話,恐怕早就被幾個老爺子用拐杖暴打了。

「君然,你沒騙爺爺吧?四六分,難道是咱們佔六分?」

李友德站在徐君然的面前,認真的問道。

在他想來,徐君然是無論如何不會虧了李家鎮的,四六分的,十有八九是李家鎮拿到六分。

徐君然擺擺手,對李友德道:「大爺爺,先讓鄉親們都回去吧,咱們回祖祠說。」

李友德將信將疑的看了一眼徐君然,點點頭:「那好吧,咱們回去說。」

王家的人已經走了,李家鎮這邊再留下也沒什麼意思,幾個老人開口,各家各戶自然就散了,剛剛還熱鬧非凡的偌大地方,頓時只剩下縣委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和縣公安局的幹警。

「小徐,你這麼做,風險太大了。」楊維天看著徐君然,低聲說道。

徐君然笑了笑:「縣長放心,這個事情我能處理好。再說了,您不相信我,難道還不相信黨中央的政策么?」

苦笑了起來,楊維天拍了拍徐君然的肩膀:「這樣吧,我陪你去一趟李家鎮。」

他這麼一說,徐君然倒是有些意外,沒想到楊維天竟然是這麼一個人,自己不過是幫他解了圍,他竟然要陪著自己去李家鎮,明顯是希望一旦李家鎮那邊群眾的情緒控制不住,幫自己一下。

「楊縣長,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幾個縣裡面的領導圍攏了過來,對楊維天問道。

楊維天擺擺手:「你們都回去吧,小徐和我去李家鎮。」

縣長都這麼說了,其他人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按照吩咐離開。

徐君然倒是看見,塗文勇沖自己做了一個小心的口型,而苑筱玥則是一臉擔憂的看了自己幾眼,最後被塗文勇給拉走了。

李家鎮的祖祠,位於鎮西邊的一塊空地上,原本祠堂的北面有書院、特祭祠,南面有文書閣,因為歷史原因現在都已經沒有了。可即便如此,依舊保留著影壁、門樓、庭院、廊廡、正廳、庭院、寢室等七大部分,其中寢室被李家鎮的老人改成平房,讓那些無依無靠的老人住在這裡頤養天年。

走進祖祠之中,映入楊維天和徐君然眼帘的是門樓,重檐歇山式的屋頂,面闊七間,進深兩間。宗祠的房頂,木雕額枋上的一幅鯉魚跳龍門的圖案躍入眼帘,顯得生機勃勃。而下一塊額枋雕刻的是福、祿、壽三星圖。俯首須彌座上的淺浮雕刻花鳥圖,一幅幅既生動又別緻,讓人彷彿置身於花鳥世界。儀門兩側,石鼓對峙,上方懸掛「李氏宗祠」匾額。門樓後為庭院,中設市道通向正廳,兩邊皆用青條石鋪面。廊廡面闊五間,進深一間。正廳面闊五間,進深四間,硬山式屋頂,斗拱挑檐,用材碩大,做工講究。

「這祖祠,很不錯啊。」

楊維天跟徐君然走在李家祖祠的前廳之中,忍不住開口稱讚道。

徐君然自豪的笑了起來:「是啊,李家鎮的這個祖祠,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完全可以開發成旅遊景區。」

眉頭一皺,楊維天看了一眼徐君然,不明白他是哪裡來的這種自信,難道說京城的大學生活,讓這個年輕人的心和膽子變得一樣大么?什麼肆無忌憚的話都敢說,一個幾百年的祖祠,不被打成封建文化殘餘就不錯了,竟然還想著要變成風景區?真是異想天開。

兩個人說著話,已經來到了李家祖祠的正廳當中,李友德為首的李家頭面人物,已經等在了大廳當中。

「楊縣長大駕光臨,李家鎮蓬蓽生輝啊。」李友德客氣的對楊維天說道。

楊維天雖然心裏面有些不痛快卻沒有發作,而是客氣的跟李友德寒暄起來。

說了幾句話之後,李友德對李家鎮公社的黨委書記李乾坤道:「乾坤,你帶著楊縣長去鎮上轉轉。」

楊維天苦心中笑了一下,這是在下逐客令了。

跟徐君然點點頭,楊維天轉身和李乾坤走出了李家宗祠。

大廳裡面,只剩下徐君然和李家的六位族老,再加上剛剛走進來的龍吟月。

「君然,你跟大爺爺說實話,到底是怎麼回事?」李友德表情嚴肅的對徐君然問道。

活了這麼多年,他的眼睛裡面又豈能揉得進沙子,王啟年是什麼人,李友德清楚的很,那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既然王家能主動退去,那就表明他肯定得到了滿意的答案,聯繫到徐君然的說法,不得不讓李老爺子產生不好的聯想。

徐君然一笑:「大爺爺,幾位爺爺,我問你們,咱們鎮上,為什麼非要跟大王莊爭那個水源?」

「那還用問,沒有水,咱們吃什麼?」馬上就有人回答道。

「是啊,君然你不知道,最近幾年的收成不好,這地裡面缺水啊。」另外一個老人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點點頭:「我明白幾位爺爺的擔心,所以,我才答應王家,只要他們能保證咱們四成水源,我們就放棄跟他們爭奪水渠。」

「君然,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一次說話的是龍吟月:「我不相信你會做出危害李家鎮的事情,你說實話,這個事情到底你有什麼辦法?」

他知道自己這個學生的脾氣,一向都是不做沒把握的事情,雖然這次回到武德縣可能有什麼內幕,但徐君然肯定不會對不起李家鎮的人。甚至,龍吟月隱約猜測,會不會是縣裡面的領導向徐君然施壓,讓他出面做這個替罪羊呢?

目光在幾位老人的臉上慢慢掃過,徐君然看著他們,心裏面卻滿是感激。雖然嘴上說的那麼嚴肅,可這些人,還是把自己當做親人的,否則換成別人的話,敢把全鎮老百姓當做性命一樣的水渠分給別人六成,哪怕是縣長縣委書記,恐怕李家鎮的人都不會善罷甘休。

前世今生,自己欠這些可愛的鄉親們,太多了。

想到這裡,徐君然慢慢開口道:「不就是糧食么?拿錢買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