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十七章兩隻狐狸

第十七章兩隻狐狸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457

「徐家小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算是脾氣再好的人,面對徐君然這種絲毫不客氣的語氣和話語,也再也忍不住,王啟年老臉一沉,頓時對徐君然不滿的喝道。

一邊的王木生乾脆直接就對著楊維天沉聲道:「楊縣長,您把我們找來,就是為了被李家鎮的人羞辱嗎?我要到縣委去告你!」

那個時候,黨委跟政府的職能剛剛劃分,暫時還沒有那麼明確。就好像一個縣的縣委當中,副書記足足六七個,不管哪個幹部都兼任著黨委副書記,政府的地位遠遠沒有後世那麼高,就比如楊維天這個縣長,在縣委書記嚴望嵩面前,基本上就是一個傀儡擺設,縣政府的很多事情壓根他就插不上手,多數的時候都是嚴望嵩說了算。

就連基層情況也是這樣,比如王木生,不過是一個縣下屬人民公社的黨委書記,竟然不把楊維天這個縣長放在眼裡面,一方面是因為武德縣的宗族勢力龐大,政府領導在基層沒什麼威望。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楊維天是縣政府的一把手,而王木生則是大王莊公社黨委的一把手,原則上,公社黨委直接受縣委的領導。

徐君然在一旁看著王木生的態度,眉頭不由得皺在了一起。

記得用不了幾年,中央就會針對工作當中黨和政府的職能混淆、以黨代政的現象,提出黨政分開的策略。再加上在這之前,也就是83年秋天的時候,正式開始取消基層的人民公社。未來的幾年之內,整個華夏開始逐步的變成政府和黨委職能分開的局面。

平心而論,徐君然對於黨政不分的情況也覺得不太好,現在的情況下,黨委又當爹又當媽,處於行政工作第一線,甚至成為矛盾的一個方面。而黨員幹部也是人,在工作當中肯定會出現不同意見和分歧,這些人當中雖然具有共同的利益,但決不能無視它們的特殊利益。有矛盾,就要協調。政府固然要協調各種利益、各種矛盾,黨委更要善於做協調工作。地方黨委的五條職責中,就有一條叫做「協調本地區各種組織的活動」。黨委自己包辦了政府的工作,又包辦了各種經濟文化組織的工作,什麼都是黨委自己決定、自己執行,就使黨委變成了當事人的一方,毫無迴旋餘地,實際上使自己喪失了本來應該具有的協調矛盾的資格。

就好像現在的武德縣,凡事都由老書記嚴望嵩為首的黨委做主,楊維天這個縣長大部分時間就好像一個擺設一樣,連下面的公社黨委書記對他都不服氣。今天的大王莊和李家鎮的爭端,放在二十年後黨政分開的時代,別說縣長出面了,一個常務副縣長估計就能把事情解決。可現在楊維天帶著上百號的公安幹警和縣委工作人員,愣是被一群老百姓弄了一個手忙腳亂。

「王書記,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這是武德縣人民政府縣長,不是你們大王莊的群眾,再對縣長大呼小叫,你信不信我先向紀委反映你身為公社領導,鼓動群眾進行鬥毆!」

徐君然疾言厲色的幾句話,讓王木生一下子變了臉色。

他剛要說話,卻見王啟年一伸拐杖,點了點自己道:「木生,向楊縣長賠罪!」

王木生反應遲鈍,可不代表王啟年這年近八旬的老狐狸還反應遲鈍,這麼大的歲數了,走過的橋比一般的年輕人走過的路還多,他當然看得出來,徐君然剛剛那一番話,分明就是在給王木生下套子。

既然大伯都發話了,王木生自然不敢怠慢,不情不願的向楊維天道了歉,可臉色卻依然不怎麼好看。

楊維天自然不會介意這點小事,或者說,即便是介意的話,也不會表現出來,要是連這點城府都沒有,他也就白在官場裡面混了。

徐君然深深的看了一眼這位反應迅速的老爺子,微微一笑道:「王老爺子,我還是那句話,李家鎮的事情,我可以全權做主,您呢?」

王啟年的拐棍點了點地,淡淡的回答道:「這是自然,老朽不才,忝為王家族長。大王莊的事情,我的話,還是有人聽的。」

他這話可不是胡亂說是,徐君然也知道,這老傢伙在大王莊的威望極高,李家鎮還有不少外姓人的存在,可大王莊,基本上都是他們王家的親戚,俗話說親不親一家人,打斷骨頭連著筋,王啟年的話,在大王莊確實是管用的。

「王爺爺,那咱們就說定了。縣長做見證人,從今年開始,這水渠里的水,李家鎮佔四成,你們大王莊可以佔六成。可有一點,不準像從前那樣攔住水源,要是有人犯了規矩,相信您老人家德高望重,應該不會跟我這個毛頭小子耍賴吧?」

徐君然一字一句的說著,最後似笑非笑的看向王啟年。

王啟年雖然對於徐君然的讓步很是不解,不過有縣長在這裡作見證,自己這邊又佔了六成的水源,傲然點點頭道:「你放心,當著楊縣長的面我把話放在這裡,只要我還在一天,這水渠就不會在被人堵上。」

徐君然點點頭,看向楊維天道:「縣長,那就這樣吧。」

楊維天稍微有那麼一天暈乎乎的感覺,不明白徐君然哪裡來的信心說服李家鎮的人,不過既然有這樣的結果,對於他來說自然是能夠接受的,只要不出現流血事件,總歸是好事情。

「既然如此,那王老爺子,大王莊那邊,請你們帶著群眾先離開吧。」楊維天回過神來,對王啟年說道。

王啟年笑著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徐君然,帶著王木生離去。

楊維天面對著徐君然:「小徐,你真有把握說服李家的人么?」

徐君然笑了笑:「自家人,總要比外人聽得進去話。」

兩個人下山,來到眾人聚集的地方,還沒等徐君然說話,縣裡面的幾個領導就圍了上來,詢問到底怎麼樣了,楊維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打著哈哈。

不一會兒,大王莊的人開始撤走,李家鎮這邊頓時傳來一陣歡呼聲。

楊維天卻是擔心的看向徐君然,他不知道,一旦李家鎮的人知道徐君然是按照四六分的比例解決這次水源之爭,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君然吶,你到底是跟王啟年那老狐狸怎麼說的?」

站在徐君然的身邊,李家鎮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低聲問道。

徐君然一笑:「五爺爺,很簡單,我跟王老爺子說了,以後這水源,咱們李家鎮佔四成,他們大王莊佔六成。」

「什麼!」

一聲驚呼,所有人的表情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