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14章縣長,幫幫忙!

第14章縣長,幫幫忙!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237

一片空地之上,縣委辦公室和縣公安局的人好不容易把大王莊跟李家鎮兩個公社的村民給分開,看著他們手中那不時舉起的棍棒和土製的火器,人人臉色沉重。

今天這個情況下,要是出了人命,那可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大爺爺,您相信我不?」

徐君然站在李友德面前,認真的說道。

李友德今年七十三了,是李家鎮資格最老的讀書人,解放前是在省城念過書的人,聞言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徐君然,又看了看徐君然身後那群縣裡的領導,嘿嘿一笑:「小混球,你是咱李家鎮的人,我不信你信哪個?」

他可是成了精的人物,當然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跟徐君然敘舊的時刻,昨天吟月先生從縣城回來,曾經跟自己提過,君然回了縣城,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這個地方見面了。

說完,李友德轉身看向周圍幾個李家鎮的老頭子,大聲道:「今天的事情,讓君然做主,各家有意見么?」

那幾個老頭子都是李家鎮各個村子的頭面人物,也都是看著徐君然長大的,自然明白族長對這個李家鎮有史以來學問最高的娃子是如何看重,馬上點頭答應下來。他們也清楚,現在這個時候,既然縣裡面出頭了,就肯定要有個解決的辦法,真要是弄出人命來,如果是王家那邊的還好,可要是自家這邊的,真不知道該怎麼跟孤兒寡母交待。有徐君然這個讀過書的自家人出面,倒不如借著這個台階下來。

一個滿臉皺紋的老人開口道:「君然是狀元,是在京城讀書的人,他的話,肯定沒錯。」

徐君然強壓著內心的激動,深深的向李家鎮的這幾位老者鞠了一躬:「我從小在鎮里長大,鎮里的父老就是我的親人,感謝諸位爺爺對君然的信任。」

說完,徐君然轉過身,看向楊維天:「縣長,李家鎮的事情,我可以全權做主。」

楊維天愣住了,程宏達愣住了,所有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出人意料,他們所有人都沒想到,竟然會是一個這樣的結果,如果早知道這樣,他們何必要忙碌這麼久?早點把徐君然派過來不就完了!

「那個,徐君然同志,你能代表李家鎮,可是大王莊公社那邊……」楊維天作為在場職務最高的人,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

徐君然露出一個笑容:「縣長您放心,我去跟大王莊公社的人談,保證讓這個事情解決掉。」

他此時已經打定了主意,自己既然回到了武德縣,就一定要幫助李家鎮的鄉親們走上一條不一樣的道路,致富奔小康只是第一步,最關鍵的是,徐君然打算利用這一次的機會,在縣委縣政府當中,樹立起自己這個高材生的威望!

八十年代,知識就是力量這句話,絕對不是一句空泛的口號。這個京華大學畢業生的招牌,意味著不管自己做出什麼樣的成績和決定來,都不會有人懷疑,只會認為自己掌握著比他們更加先進的知識。而徐君然要做的,就是藉助這次的事情,在武德縣領導的心目當中,留下自己的印象。

混跡官場的第一要務,想盡辦法,把自己的能力和本事讓上級領導知道,否則永遠都沒有出頭之日。

「笑話!我們這麼多領導都解決不了的問題,你一個毛頭小子,能解決什麼?別以為在大學裡面學了一點皮毛,就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剛剛那個中年男子,也就是秦壽生的父親秦國同在一旁冷冷說道。

徐君然的眉頭一皺,這個秦國同還真是可惡,屢次為難自己不說,剛剛他那幾句話,根本就是誅心之言,按照他的說法,自己如果把事情解決了,搞不好會得罪在場的縣委領導,因為領導們都沒解決的問題,自己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年輕給解決了,豈不是顯得領導無能?

反之,如果自己解決不了問題,又證明了自己剛剛所作的一切跟嘩眾取寵沒什麼區別。

果然是個老奸巨猾的傢伙!

聯想到前世自己對這位秦副縣長的認知,徐君然心中暗暗下定決心,早晚要收拾這個傢伙。

如果換成一般人,面對秦國同這種刁難肯定就方寸大亂了,可徐君然畢竟上輩子是做過市委書記的人,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平靜下來,伸手攔住了要說話的李家鎮人,他看向楊維天:「縣長,我可以單獨跟您說幾句么?」

楊維天沉吟了一下,點點頭:「你跟我過來。」

二人走到一旁,楊維天看向徐君然,認真的說道:「徐君然同志,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今天的事情很重要!容不得一點玩笑和疏忽,雖然你說服了李家鎮的群眾,我很高興。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李家鎮跟大王莊兩個公社能不能達成一致,你能不能告訴我,你要用什麼辦法說服大王莊公社的群眾代表呢?」

徐君然深吸了一口氣,挺直了胸膛,緩緩說道:「楊縣長,我覺得事情其實可以換個角度去考慮,在大學裡面,我們老師講過哲學。要求我們看待事物要透過現象看本質,要善於區分事物的兩面性,從不同的角度去考慮問題。我覺得,之所以李家鎮和大王莊兩個公社會因為水源的問題打架,不外乎就是因為那水源關係到他們來年的收成,而收成就意味著農民的飯碗。所以說,整個事情的起因就是能不能讓兩個公社的群眾吃上飯,只要解決了吃飯的問題,那麼我相信,水源之爭就不是問題了。」

楊維天的眼神一亮,看向徐君然的目光也變得略微不同起來,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