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十三章在縣長面前立功?

第十三章在縣長面前立功?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310

「李友德,你信不信老子今天宰了你!」

「有種你就試試,看我李家鎮有沒有一個孬種!」

「你有本事別走!」

「怕你的是孫子!」

諸如此類的罵聲,充斥在徐君然的耳邊,一直到他隨著二狗子,來到楊維天和李家、王家主事人所在的地方。

「你們是什麼人?」

一個穿著公安制服的「大蓋帽」攔住二狗子和徐君然的去路,開口詢問著。

畢竟前面是縣長所在的地方,縣局在這兒還是布置了站崗的。

二狗子指了指正在吵架的地方:「我找我爺爺。」

那人一愣,徐君然卻笑了笑開口道:「這位同志,我是縣委辦公室綜合組的,我想見楊縣長,我有辦法讓兩個公社停止爭鬥。」

「噢?縣委辦的?」那人看了看徐君然,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很明顯,徐君然的年紀和最後一句話讓對方很詫異。

俗話說,人靠衣裳馬靠鞍,很多人對這話不信,總覺得主角虎軀一震,王霸之氣四散之下,小人物納頭便拜。這根本就是小說而已,現實當中,是不會存在這種事情的。

那個大蓋帽打量了徐君然半天,忽然開口道:「你們綜合組的封組長來了嗎?」

徐君然毫不猶豫:「封主任來了,我上午剛分到縣委,是他帶我過來的。」

「噢?」大蓋帽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看來這個年輕人到真是縣委的人。

他之所以這麼肯定是有原因的。體制內稱呼某個人的時候,一般都是稱呼對方那個權力最高的職務,像封況在縣委當中,一般人都叫他封主任,主要因為他是以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的身份兼任著綜合組的組長,所以真正熟悉他的人,都叫他封主任,而不是封組長。

看了一眼徐君然,大蓋帽道:「你們等一下。」

他得去彙報,畢竟徐君然提出要見的人是縣長。

楊維天正在為李王兩家的事情焦頭爛額,王家和李家的幾個老者差點打起來,此時正對著罵呢,自己能做的,也僅僅控制住他們,不讓這幾個年紀加在一起幾百歲的老人發生肢體接觸。

「縣長,縣委辦有個工作人員要見您。」這個時候,公安局的那個人來到楊維天的面前,恭敬的說道。

站在楊維天身邊的一個中年人眉頭一皺:「沒看縣長這邊忙著呢么?不見!」

大蓋帽猶豫了一下,遲疑著道:「可是,可是他說有辦法解決李家鎮跟大王莊的事情。」

「什麼!」一直沒說話的楊維天表情頓時變了,抬頭看向那個大蓋帽:「他是這麼說的?有辦法理解水源的問題?」

似乎被縣長這個態度給嚇了一跳,大蓋帽搖搖頭道:「他只是說要見您,說有辦法讓兩個公社不再打架。對了,他說自己是上午剛剛分配到縣委的,是縣委辦公室綜合組的人。」

轉過頭,楊維天看向正跟李家一位老人說話的封況,對那個中年人道:「老秦,你把封況叫過來。」

老秦點點頭,來到封況身邊:「封主任,你去縣長那邊,這裡交給我。」

封況一愣,不過還是走到楊維天的面前恭敬的說:「楊縣長,您找我。」

楊維天問道:「你們綜合組,今天有人分配過來了嗎?」

封況點頭:「是啊,老書記打的招呼,是京城京華大學的應屆畢業生,叫徐君然。您說這事兒怪不怪,這京華大學的畢業生,放著京城大單位不去,非要來咱們武德縣。老書記給我看了京華大學的介紹信,他的檔案關係我打電話問過了,已經到了市裡面,過幾天就轉過來。」

別人倒是沒怎麼樣,楊維天的表情卻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他是燕京大學出身,自然不是那種沒有文化的幹部,與武德縣這些人不同,楊維天一向自詡知識分子,當然明白京華大學的應屆畢業生代表著什麼意義,那是京城各大機關都可以隨便挑選工作的人才,這樣的人,竟然甘心回到武德縣這個地方來?

「恢復高考的第一批畢業生么?」楊維天心裏面暗暗想到,對於這個素昧平生的徐君然,倒是多了一絲好感,畢竟在八十年代這個時候,敢於拋下榮華富貴到基層工作,要麼是瘋子,要麼是一個把理想看的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人。

理想主義者,在那個時候是值得尊敬的。

「讓他過來吧。」楊維天對大蓋帽吩咐道。

不一會兒,徐君然就跟二狗子在大蓋帽的帶領下來到了那片空地上,見到了楊維天。

這個時候,幾個縣裡面的領導都聚在楊維天的身邊,商量著要怎麼辦才能把兩個公社的群眾分開,靠著縣委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和縣公安局的民警們維持秩序也不是個辦法啊,老書記一時半刻回不來,這事情總是要解決掉才行。

「楊縣長,徐君然來了。」大蓋帽把徐君然送過來之後,恭敬的說道。

楊維天點點頭:「你回去吧。」

說完,他打量了一下徐君然,點點頭道:「京華大學什麼專業啊?」

徐君然一笑:「中文系。」

「噢?怎麼不留在京城呢?照理說,你這個專業,國務-院恐怕都搶著要你吧?」楊維天稍微有些疑惑不解。

「我從小在武德長大,我覺得,這個地方更需要我。」徐君然低下頭,有些靦腆的說道。

楊維天點點頭:「不錯,能有這樣的想法,好好努力吧。」

頓了頓,他又問道:「你說你有辦法阻止兩個公社的械鬥,有什麼好辦法么?」

剛剛說話的那個中年人在一邊介面道:「他能有什麼辦法?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娃娃。」

楊維天的眉頭一皺,看了那人一眼沒說話,而徐君然卻是微微一笑:「秦副主任,噢,現在應該叫您秦副縣長了。您覺得,我勸不動大王莊的人,還說不動李家鎮的人嗎?」

說完,徐君然大步走到一臉震驚,在二狗子的攙扶下來到這邊的李友德老人面前,沉聲開口道:「大爺爺,您信不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