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十二章衝突!(求推薦票,求收藏!)

第十二章衝突!(求推薦票,求收藏!)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260

八十年代初期,因為動亂剛剛結束,人們的思想還不穩定,很多人的思維都還停留在那種「造反無罪」的想法當中,尤其是不少沒有受到文化教育的群體,更是肆無忌憚的釋放著被壓抑了多年的慾望。

說起來,這並不是某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時代存在的問題。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動亂過後,960萬平方公里滋生著一大批打砸搶分子、搶劫犯、殺人犯、盜竊犯和流氓團伙犯罪分子。

所以,徐君然聽到李家鎮的那個青年人出言調戲苑筱玥,第一反應不是憤怒,而是悲哀,為整個這一代人而悲哀。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讓他無法放任不理。

眼看著那青年的手就要摸到苑筱玥的身上,女孩子的臉已經漲得通紅,卻又不敢發出尖叫,只能下意識的使勁拉著徐君然的衣袖。

目光注視這一切,徐君然不再猶豫,一把拉過苑筱玥擋在自己的身後,抬腿就是一腳,一下子把那個年輕人給踹了個趔趄,在人群的推搡下,那傢伙一下子倒在地上,不敢相信的看著徐君然。

在他的想像裡面,這些縣委的工作人員都是特別軟弱膽小的,平時來維持秩序,也都是打不還口罵不還手。可他萬萬沒想到,這個有些臉生的年輕人,竟然敢打自己!

「你,你敢打人!」有跟他在一起的,指著徐君然喝道。

一旁的塗文勇也趕快過來拉住還要往前走的徐君然,低聲耳語:「小徐,就說是他先動手的。」

徐君然心中一暖,對這個塗文勇倒是有了一絲好感,這個時候上來還知道替自己說話,這人倒是可以一交。

「是啊,徐大哥,你沒必要的……」苑筱玥也小聲的說了一句,她自然知道徐君然是為了給自己解圍才動手的,所以看向徐君然的表情也柔和了許多。

徐君然卻是沖他們搖搖頭,掙脫開塗文勇的手臂,來到李家鎮的那群人面前,對著那個剛站起來的青年人呼的又一腳踹了過去!

「砰!」

因為沒料到徐君然還敢動手,那傢伙再一次被徐君然踹倒在地上,這下子徐君然踹的還是肚子,這傢伙乾脆就爬不起來,在地上乾嚎著。

「丟人現眼的東西,李家鎮的臉都被你丟光了!」面對著眾多面色不善圍攏過來的李家鎮人,徐君然沉聲說道。

眾人一愣,徐君然已經朝著一個端著單管獵槍衝過來的年輕人喊道:「二狗子!你把那槍給我放下!再對著我,信不信我叫你奶奶打斷你的狗腿!」

被稱作二狗子的青年一呆,走到徐君然的近前卻一下子愣住了,半晌才試探著問道:「那個,是小叔?」

徐君然點點頭:「我回來了,昨天在虎子哥家住的。」

「啪!」二狗子手裡的獵槍一下周就扔在了地上,衝過來一把抱住徐君然:「小叔,小叔,真的是你啊!」

這傢伙身高足足快兩米,徐君然被他抱起來,直接就在原地畫起了圓圈。這一幕把周圍的人都看傻了,李家鎮這邊有年紀稍微大一點的,聯想到二狗子的喊聲,再看看徐君然的模樣,頓時就想起這是誰來。

剛剛被徐君然踹倒在地的那個青年卻是有些發暈,他不明白平日里在鎮上耀武揚威誰都不怕的狗哥這是怎麼了?怎麼管剛剛揍了自己的人叫叔呢?

「小叔,你咋來了呢?」高興了一會兒之後,二狗子這才把徐君然放下,迫不及待的問了起來。

徐君然臉色一板:「廢話!我不來,不來你們就要鬧出人命了!幹什麼?還端著槍出來,你以為自己是座山雕還是楊子榮啊?大爺爺呢?他老人家在哪裡?帶我去見他。」徐君然口中的大爺爺,就是李家鎮李氏家族如今的當代族長李友德。

「大爺爺跟王家那幫混蛋談判呢。」二狗子答道,然後看了一眼那個被徐君然踹倒兩回的倒霉鬼:「小叔,小毛他惹您了?」

徐君然搖搖頭,臉色沉了下來道:「叫人把他給我綁了,回去送祠堂,這事兒我非得給全鎮立個規矩不可!」

他有資格說這句話,當年李家鎮全鎮人都病入膏肓,徐君然的父親拼了性命把鎮里的人給救了,從那個時候起,李家鎮就多了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徐君然母子唯一是被允許進入宗祠的外姓人,這一點,連嚴望嵩都沒有那個資格。

二狗子臉色一變,不僅是他,連那個小毛的表情都驚慌起來,進宗祠在李家鎮就意味著要被上家法。搞不好是要被打斷腿的。

「小叔,小毛是我三舅家的,要是他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馬上讓他給您賠罪。」二狗子誠懇的對徐君然說道,他知道這位小叔在整個族裡面的地位,要是大爺爺知道小毛敢跟徐君然動手,十有八九小毛的手都得被打斷掉。

徐君然冷著一張臉,心裏面卻早有計較,看了一眼二狗子:「先叫看著吧,一會兒再說。」

頓了一下,他哼了一聲道:「不準跑,要是他跑了,我就打斷你的腿!」

聽出徐君然話裡面的意思,二狗子連忙點頭,來到小毛身前,揮揮手:「大明,猛子,你們幾個看住小毛。」

說完,一巴掌扇在小毛的臉上,罵道:「混賬!敢跟小叔動手,回頭我再收拾你個混蛋!」

此時的小毛都已經暈了,一向敬若神明的表哥,竟然在那個出手打自己的人面前噤若寒蟬,剛剛的那份畏懼,是個人就能看出來二狗子對徐君然是真的親近。

「哥,他,他是誰?」小毛忍不住問了一句,他覺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