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十章難題

第十章難題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556

第十章出事了!

「小徐,正好你在,走,跟我來。」

徐君然正在失神,迎面卻遇上了剛剛離開辦公室的封況,此時的他一臉焦急,看見徐君然之後。略為猶豫一下,就開口說道。

聽到封況的話,徐君然愣了一下,想不到自己第一天上班竟然就要出任務。

一般來說,綜合組的人主要都是坐辦公室的,很少去基層,畢竟跟隨領導到基層調研,主要是文秘組負責。不過動亂年代剛剛結束沒多久,幾年的時間裡,基層的工作人員並不太充足,並沒有像後世那樣一個辦公室幾十號人,現在即便是縣委辦公室的文秘組,也只有十來個人。這麼多人聽上去不少,可實際上一分開之後,就沒那麼多了。

「主任,出什麼事兒了?」徐君然一邊跟在封況的身後朝著綜合組的辦公室走去,一邊低聲問了一句。

封況的表情很是焦急,無奈的說道:「別提了,李家鎮跟大王莊又打起來了!老書記正好去市裡開會了,楊縣長要帶人過去呢。」

徐君然的腳步一滯,差一點沒叫出聲來,如果不是前世為官多年養成的鎮定功夫,恐怕他已經亂了方寸了。

李家鎮跟大王莊?

徐君然知道,這兩個地方,都是武德縣下屬的公社,向來因為水源灌溉的問題,爭的是不可開交。每次出問題,都得嚴望嵩去跟兩邊的族老談判,讓他們互相讓一讓。

這現在正是夏天給土地灌溉的時候,難不成,又打起來了?

他這麼想著,那邊封況已經從辦公室把其他人都給叫了出來,一邊走一邊對眾人吩咐著:「你們一會兒跟著公安局的幹警,盡量勸阻那些群眾,千萬不能讓兩邊接觸。」

一行人匆匆的走到縣委大院當中,徐君然發現此時已經有好多人都等在大院當中,正在接受各自負責部門領導的指示。

不一會兒,縣裡面的幾個領導就匆匆走了出來,為首的赫然正是武德縣縣長楊維天。

徐君然這是第一次見到這位傳說當中的楊縣長,相對於嚴望嵩的老而彌堅,楊維天確實顯得很年輕,高高瘦瘦的個子,皮膚很不錯,一看就是那種養尊處優慣了的城裡人,一張方方正正的國字臉,看上去好像一團正氣,很有上位者的威嚴。不得不說,楊維天這個人天生就是當官的料子,光是那威嚴當中又帶著和煦的笑容,就讓人覺得很是親切,願意為他效勞。

緊跟在楊維天身後的,是一個穿著公安制服的男人,三十歲左右的年輕,如果用四個字形容這個人的話,那就是鷹視狼顧。

這人,就是縣公安局局長程宏達,也就是奪走李東遠位置的人。

那天在李家的時候,李東遠跟徐君然說出了他為什麼現在只是縣政法委書記,而不是縣公安局局長。

徐君然讀大學的第二年,武德縣發生了一起人命案,長青公社的一個村民被人殺死在家裡,兇手不知所終,當時負責偵破此案的,就是縣公安局局長李東遠。

當時的情況現在已經無從考究了,徐君然了解到的情況,是李東遠在經過審訊之後,認為先前逮捕的幾個嫌疑人並不是兇手,就把他們給放了,後來發生的情況讓人出乎意料,時任公安局副局長,剛剛從市裡面調過來不到四個月的程宏達親自帶隊,再次抓捕了其中一名嫌疑人,並最終找出證據,證明那個人就是殺人兇手。

在那個年代,殺人案可是天大的案子,而李東遠在這個案子裡面的失誤,也被人詬病不已。市裡面有人追究此事,於是他就被免去了縣公安局局長的職務,如果不是嚴望嵩力保,恐怕連縣委常委的職務都保不住。

這個事情當時在武德縣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也讓李東遠在武德縣政法系統的威望降低了許多。

接替李東遠的人,就是程宏達。

這個事情被李東遠引為憾事,可徐君然卻知道,李東遠沒有錯,那個被抓到的人,確實不是兇手。

只不過,現在還不到掀開這個蓋子的時候而已。

站在縣委辦公室從外面借來的解放牌大卡車裡面,徐君然隨著縣委的大部隊,開始了重生之後的第一次下鄉之旅。

李家鎮跟大王莊距離縣城並不算太遠,大概也就是十幾里地的路程,卡車開的很快,不一會兒就抵達了出事的地方。

站在卡車上遠遠望去,徐君然赫然看到兩幫人正聚集在一起,男女老幼都有,手裡拿著各種各樣的農具,其中赫然有人竟然端著幾隻老式的火銃和獵槍,徐君然這才想起來國家要到96年的時候才會正式施行《槍支管理法》,而在這之前,華夏民間槍支持有量可是不少的,尤其在武德縣這種民風彪悍的地區,幾乎沒十戶家中,就有一兩家是有槍的。

眉頭皺了皺,徐君然對站在自己身邊的塗文勇低聲道:「塗哥,這些人有槍的話,不好辦啊。」

塗文勇估計也是第一次遇上這樣的場面,臉色慘白的露出一個苦笑:「每年都是這個樣子,只不過都只是各個公社的領導去縣裡面鬧一鬧罷了。老書記安撫一下,事情也就過去了,可今年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鬧的這麼大!」

目光掃過李家鎮那邊的人群,徐君然無奈的搖搖頭,還真有不少熟人,估計是全鎮出動了,起碼他就看到了好幾個在鎮裡面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論起輩分來,都是李逸風爺爺輩的。

楊維天是坐著吉普車來的,這個時候的官員,能坐上吉普車已經不錯了,他下了車走到人群面前,大聲呼喊著:「鄉親們,鄉親們,請大家冷靜一下,冷靜一下。」

程宏達也是臉色焦急的不斷在勸著情緒激動的村民們。

一邊勸著,楊維天心裏面不由得升起一股子怒火,忍不住對同樣在勸著兩邊村民的李家鎮公社黨委書記李軒和大王莊公社黨委書記王碩低聲訓斥道:「你們是怎麼搞的,為什麼會出這麼大的亂子?」

兩個鄉的黨委書記各自冷哼了一聲,誰都沒有開口。

其實用不著他們說,楊維天也知道這個事情的起因。武德縣的面積不小,大王莊跟李家鎮是共用一條渠水灌溉的,可每一次打架,都是因為這個渠水的事情。原因也很簡單,兩個公社都想要多佔據一點灌溉資源,誰都不肯讓。畢竟關係到來年的收入。像武德縣這樣的地區,一年是可以種三次水稻的,早稻3月底4月初播種,4月下旬5月上旬插秧。中稻4月中旬播種,5月中旬插秧。晚稻6月底播種,7月下旬插秧,這期間是最需要水源的,因此也是爭鬥最激烈的時候。

「鄉親們,請大家聽我說幾句!」楊維天眼看著事情要糟糕,顧不得再講究什麼威嚴,連忙爬到吉普車的車頂上,大聲的呼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