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九章命薄紅顏

第九章命薄紅顏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465

以小妖精美女的名義!求收藏!求推薦票!求點擊支持!)

柔順的披肩長發,洗的乾乾淨淨的白色體恤衫,白色的格紋長裙,裙擺下露出女孩兒一雙白皙纖細的小腿。皮膚很是白嫩,玲瓏小巧的瓜子臉,臉蛋的線條很有那種讓人賞心悅目的柔美感,就好像從圖畫裡面走出來的公主一樣,如同星月一樣的雙眸讓人忍不住多看她幾眼。

這就是徐君然對面前的女孩兒,確切的說是女孩兒的第一印象。

「小徐,這是咱們綜合組的苑筱玥。」塗文勇笑著向徐君然介紹道:「這可是咱們縣委大院的一枝花噢。」

徐君然一怔,臉色卻變了一下,站起身認真的對臉龐已經羞紅了的苑筱玥客氣的說:「你好,我是徐君然。以後大家就是同事了,請多多指教。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你多多包涵。」

苑筱玥楞了一下,隨即對徐君然微微鞠躬道:「你好,我是苑筱玥。」

只不過在鞠躬打招呼的時候,她用自己的眼睛打量了一下徐君然,有些不明白這個第一次見面的男子,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客氣。

塗文勇也顯然沒想到徐君然竟然表現的這麼君子,確切的說是局促,因為在隨後的幾分鐘裡面,徐君然一句話沒說,只是跟苑筱玥互相自我介紹了之後,就轉身坐下了,讓他準備好了一肚子的話卻沒辦法說出來,小小的有些鬱悶。

不一會兒,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就走了進來,塗文勇第一個迎了上去,熱情的說著話:「封主任,您回來了。」

徐君然見狀,連忙站起身,恭敬的對那人問候道:「主任好,我是新來的徐君然。」

封主任名叫封況,是從市裡調過來沒多久的幹部,雖然看著有些老,可根據塗文勇的說法,封主任今年才三十八歲,只不過因為臉色有些發黃,看上去長的比較老而已。

「你就是徐君然同志?」封況微微愣了一下之後,臉上掛起熱情的笑容,走過來拉著徐君然的手笑了起來:「好,好,好,你的事情我已經聽老書記說了,不錯,京華大學中文系的高材生,學成歸來報效鄉里,光是這一點,就值得我們大家學習啊。」

雖然只有幾句話,但是他這幾句話說完,辦公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封況不是自己回來的,身後還跟著兩個人,再加上原本在辦公室裡面的塗文勇和苑筱玥,還有那個叫趙琦的男人,這五個人,一下子都安靜下來,目光都投向了被封況拉著的徐君然。

老書記、京華大學這七個字透露出來的信息讓每一個人都不由得對這個看似普通的年輕人注意起來。

在武德縣,能被稱為老書記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已經當了20多年縣委書記的嚴望嵩,一個普通縣委辦公室工作人員的調動,能讓老書記出面,這本身就是一個值得關注的新聞。更不要說,這個人竟然是京華大學畢業的。

縣委辦公室綜合組的人,都是玩筆杆子的,放在那個時代,都屬於是知識分子,他們自然知道京華大學中文系代表了什麼,那是華夏文科學生的最高學府,在八十年代,正是人們經歷了動亂之後的思想空虛,極度渴望知識的年代。如今的時代,正是人人以文學為榮,以詩歌為榮的年代,京華大學中文系專業的畢業生,用一句時髦的話來說,那就是高富帥的代名詞啊!

「好傢夥,你……」塗文勇剛要笑著對徐君然說什麼,卻一下子把嘴巴閉了起來,這可是京華大學的高材生,自己剛剛竟然跟人家稱兄道弟,又摟又抱的,實在是太輕浮了。

倒是一旁的苑筱玥,明亮的眼睛一亮,露出一個笑臉來。

封況又向徐君然介紹了一下辦公室的同事,這才給徐君然安排了一個辦公的位置。做完了這些事情,他就離開了辦公室,他還是縣委辦的副主任,當然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場所。

說來也巧,徐君然坐的地方,恰好就在苑筱玥的旁邊,他對面是塗文勇。

「想不到,你居然是京華大學的高材生。」徐君然正坐在桌子上熟悉自己的工作,耳邊卻傳來一個輕柔的聲音。

轉過頭,徐君然看向苑筱玥,語氣很溫和:「恩,今年剛畢業的。」

「以後就是同事了,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用略微有些急促的語氣說著這句話,徐君然站起身,留下一個笑容之後就轉身離開了辦公室,讓苑筱玥一臉莫名其妙,還以為自己哪裡得罪了這個高材生呢。

來到走廊里,徐君然長出了一口氣,忍不住露出一個苦笑來。

「怎麼還是遇上她了呢?」徐君然嘴裡面小聲的嘟噥著,臉色卻很奇怪。

「唉,真是麻煩死了。」嘆了一口氣,徐君然拍了拍自己的臉蛋:「沒關係的,沒關係的。」

苑筱玥對於徐君然來說,並不陌生,確切的說,是對於前世的他來說不陌生。

前世自己被養父收養之後,大學畢業回到武德縣,自然有不少人給自己介紹對象,而比自己大幾歲的苑筱玥就是其中之一,只不過上輩子自己因為醉心仕途,所以對於女人始終都沒有敞開心扉。哪怕苑筱玥這樣的美人主動追求自己,徐君然都沒有動過心,最後在養父的安排下,娶了一個叔叔的女兒為妻。而苑筱玥苦戀無果之下,恰逢家道中落,不得不嫁給了一個追求她多年的衙內,只不過,最後她過的並不幸福。因為婚後夫妻感情不和,結果三十多歲的時候就鬱鬱而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