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八章縣委一枝花

第八章縣委一枝花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213

第二天清晨的時候,徐君然還在思考著李東遠昨天跟自己的談話。

因為知道徐君然要到縣裡來上班,李東遠把縣裡面的情況需要注意的地方都跟徐君然說了一下。應該注意的人,比較可靠一點的,還有那些跟老書記和自己不對付的,都告訴了徐君然。

徐君然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決定了只要自己進入官場,就必然會被人看成跟嚴望嵩和李東遠站在一條線上的,這是沒有辦法改變的東西,而他也沒打算改變。

在李家呆了一上午,中午的時候,李東遠派人來告訴徐君然,關於他的安置,已經有結果了。

嚴望嵩打的招呼,徐君然被分配到縣委辦公室綜合組工作,雖然只是普通的科員而已,但是卻是專門給嚴望嵩服務的通訊員。

那個年代,秘書的說法暫時還沒有普及到基層,只有高級領導才會配備秘書,而在一般的區縣裡面,大多數領導都會在辦公室找一個專門給自己服務的人,說白了就是拎包跑腿打掃辦公室衛生,順道幫忙寫文件和發言稿的。所以一般縣委都有一個文秘組,專門負責協助辦公室領導處理機關日常工作,協調各組的關係,組織貫徹落實辦公室各項規章制度等等一系列工作。

而綜合組,則是專門負責起草、修改縣委領導的會議報告、講話和其他公務文稿,還包括縣委重要新聞稿件的審改工作。

按理說徐君然應該去文秘組,畢竟他是嚴望嵩欽點的通訊員,不過嚴望嵩自然捨不得讓這位京華大學的才子做打雜跑腿的工作,所以乾脆把徐君然安排進了綜合組,負責講稿公文的起草,畢竟是京華大學的高材生,論起筆杆子來,全縣委的人都比不上徐君然。

即便是這樣,也不是所有縣委領導都有資格配備通訊員的,除了縣委書記和縣長之後,別人是沒那個資格的。

下午的時候,徐君然來到了武德縣委辦公室,找到了那間掛著綜合組牌子的辦公室。

辦公室的面積並不大,這個時候,政府辦公機構還沒有後世那種寬敞的環境,很多辦公室都是六七個人擠在五六十平方米的辦公室裡面辦公,大家的關係相對也沒有那麼緊張。

徐君然順著辦公室半開著的門朝裡面看去,只見辦公室里正坐著三個人,兩個男人正在聊著天,靠窗戶的座位上,一個長發披肩的女人正在低頭寫著什麼,因為被頭髮擋著臉,徐君然看不清楚她的年紀。

「咚、咚、咚……」徐君然輕輕的敲了一下門,淡淡的說道:「請問,這裡是綜合組辦公室么?」

正在聊天的兩個男人轉過身,抬起頭看了一眼徐君然,看他文質彬彬的樣子,眉頭皺了皺:「你找誰?」

徐君然露出一個平和的笑容:「我叫徐君然,是來找封主任報到的。」

「找封主任?」那男人露出一個奇怪的表情來,點點頭道:「那你進來等吧,主任開會去了,一會兒就回來。」

徐君然點點頭:「那就謝謝了。」

說著,他走進了辦公室,找了一個靠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小徐,你是剛分配過來的嗎?」第一個跟徐君然說話的男人,笑呵呵的走到他的身邊,開口問道。

徐君然抬起頭,打量了一下說話的人,二十多歲的年紀,有些消瘦的臉龐,一口黃牙明顯是抽煙抽多了,眼睛裡不時閃著奇怪的光芒,看來這也是一個剛工作沒多久的人。

「恩,是的。」徐君然平靜的點點頭。

「你好,你好。」男人熱情的跟徐君然握著手:「我叫塗文勇。」

徐君然一笑:「塗哥你好。」

塗文勇這人似乎是自來熟,跟徐君然互相認識了之後,就開始給他介紹起辦公室的情況,說是縣委辦公室綜合組,實際上也就只有七個人,這是因為綜合組的工作不多,除了替縣裡面的領導寫一下發言稿和公文,就是審改縣裡面的新聞稿件,再不然,就是負責縣委、縣委辦公室文件以及縣委、縣政府、縣委辦公室、縣政府辦公室合發文件的起草、修改工作。說白了綜合組就是縣委縣政府的筆杆子。

重生之前的徐君然有著近三十年的官場經驗,對付一個八十年代的基層官僚自然是手到擒來,不一會兒塗文勇就跟徐君然稱兄道弟起來,那架勢就差撮土焚香,八拜結交了。

「我跟你說,小徐,咱們這辦公室,平時都沒什麼事兒的,文秘組那幫傢伙巴不得替咱們幹活,平時寫個文件什麼的他們都搶著來。咱們幾個就負責給審核審核新聞稿,看看文件遣詞造句合理不合理就行。」塗文勇一手攬著徐君然的肩膀,一邊笑著說道。

徐君然點點頭,剛剛跟塗文勇聊天的時候他已經問過了,綜合組一共七個人,除了縣委辦副主任封況兼任組長之外,還有一個副組長名叫洪顏欣,是個女人,今年三十多歲。再就是塗文勇跟其他幾個普通科員,最大的不超過四十來歲,最小的則只有十七歲。

按照徐君然的猜測,四十多歲的應該是當年「老三屆」的畢業生。

所謂老三屆,指的是1966、1967、1968三屆初、高中畢業生,合稱老三屆。當時在中學的高中,初中的三屆學生,出校後基本都當了知青。而這批人,是恢復高考之後,考上大學最多的人群,徐君然的同學當中,就有好多個三四十歲的。像他這樣二十齣頭就讀大學的,基本上屬於那種鳳毛麟角一樣的存在。而有些沒考上大學的,則進入了基層政府當中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