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六章理想者

第六章理想者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474

好不容易在嚴朵朵的帶領下來到嚴家門外,李逸風卻是打死都不跟徐君然進去,用他的話說,每一次屋裡面的那兩個老爺子看見自己,總是會給他上思想政治課,對於李逸風來說,這比殺了他還難受。

沒辦法,嚴望嵩在武德縣的威望無人能比,又是李逸風老爸李東遠的上級,而且老人性如烈火,李逸風這個時候還處於不學無術的混混時期,面對老人又怎麼能不畏懼呢?

吟月先生就更不要說了,他是李家鎮公社如今的學校校長,大部分李家鎮識字的人都是他交出來的,李逸風自然也不例外,雖然他只是在鎮裡面讀到了小學,初中和高中都是在縣裡讀的,但是一樣對老校長敬畏不已。

有這兩尊大神在,打死李逸風都不跟徐君然去嚴家。

徐君然苦笑著點點頭,雖然自己上輩子沒見過,卻也聽朵朵阿姨說過這個事情。

跟徐君然交待了一聲,李逸風就轉身回家了,他還得把徐君然回來的消息告訴父親和奶奶他們呢。

「朵朵,嚴爺爺最近身體怎麼樣?」徐君然笑著對小蘿莉問著。

小蘿莉咬了咬手指點頭道:「唔,應該是很好吧?反正爺爺還是喜歡大聲罵人。」

徐君然啞然失笑,這老爺子的脾氣果然是火爆啊。

其實他今天來嚴家,是有原因的。

在上一世,按照徐君然的記憶,養父是要在京城度過兩個月無人問津眼看著同學們投奔大好前程的日子之後,才被黃子軒趾高氣揚彷彿施捨一般的趕回武德,從此一蹶不振。而這一世,他乾脆沒有給黃子軒機會,在學校拿到畢業證之後,直接返回了武德縣。

與其等待著被人羞辱,倒不如自己乾淨利落的離開。

更何況,這一世回到武德縣的徐君然,才真正是龍投大海,虎奔高山。

兩個人正在說著話,一道蒼老的聲音在房子裡面響了起來:「朵朵,你跟誰在門口呢?」

徐君然聳聳肩,果不其然,下一刻就看到小蘿莉大聲喊道:「是君然哥哥。」

「君然?」隨著裡面一聲疑惑,下一刻嚴望嵩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門口,身後是同樣一臉詫異的龍吟月。

「嚴爺爺,老師,我回來了。」徐君然的眼睛微微有些濕潤,對兩個人發自肺腑恭敬的鞠了一躬。

這一躬是為了前世,也是為了今生。

「呵呵,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龍吟月伸手在徐君然的肩膀上拍了拍,這個孩子是他一手帶大的,說是師生,可卻與父子無異。

嚴望嵩則是愣了一下,點點頭道:「進來說吧。」

嚴朵朵的父母並不在武德縣,他們都在全州市區工作,徐君然記得好像是都是普通的工人。嚴望嵩生性嚴謹,不希望自己的家人進入仕途當中,也沒有為他們安排什麼工作。

「君然,你今年不是畢業了嗎?」等到徐君然在自家的沙發上坐下,嚴望嵩這才詫異的問他。

徐君然點點頭:「恩,已經拿到畢業證了。」

「噢?」龍吟月跟嚴望嵩對視了一眼,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看了徐君然一眼,二人都是久經世事的老狐狸,恢復高考之後的第一批大學畢業生,京城的各個部門應該都會搶著要留下徐君然才對,怎麼他卻回到了武德縣呢?

徐君然在半路上就已經想好借口了,他臉色平靜的對嚴望嵩和龍吟月解釋道:「我父母都在這兒,而且,我覺得這個地方更需要我。」

八十年代初期的時候,人民的思想並沒有後來那麼複雜,那個時候人們的生活水平雖然不高,也不富裕,但是卻很穩定。沒有下崗職工不說,貧富差距也沒有三十年後那麼大,可以說,生活在那個時代的知識分子,是最自由,最幸福的,因為他們只要想著如何實現自己的夢想就可以,不必去考慮現實的殘酷。

而且那個時代,理想主義並不是一個讓人嗤笑的話題,像徐君然這樣毅然決然放棄中央部委的工作回到家鄉的人,並不少見。在那個時候叫做為了理想主義而獻身,也許用現代的目光看,這些人的做法甚至有些天真無知,可在那個時候,他們卻是放棄優越的條件,用自己美好的青春去實踐著夢想的一群人。

這樣的人,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應該也能夠得到尊重!

所以,當徐君然說出自己想法的時候,龍吟月第一個滿意的點點頭,他是一個純粹的學者,而且是那種深受儒家影響的國學大師,在他的想法當中,自己的弟子這麼做,是應該的。因為知恩圖報,是一個人最起碼的品質。

嚴望嵩卻是眉頭緊皺,不同於龍吟月的理想化,他更多的考慮,是如何安置徐君然。

京華大學的畢業生,這要是放在京城都得被哄搶,哪怕是到了江南省,一樣也是眾人矚目的焦點,怕就怕徐君然過不了多久就會被市裡面的領導給調走。

徐君然似乎看出了嚴望嵩的難處,微微一笑,從包裡面拿出一樣東西來,放在嚴家的茶几上:「嚴爺爺,這是我們學校開具的證明,是我個人要求到基層來,不在機關裡面享受生活。要跟貧下中農在一起!」

上輩子大小也算是正廳級幹部,徐君然又怎麼考慮不到這個問題呢?雖然自己主動離開京城讓黃子軒無處下手,可回到家鄉之後,京華大學畢業生的身份一樣會給自己帶來麻煩,畢竟現在最缺乏的就是人才,領導們是不會捨得把這麼一個高材生扔在區區武德縣的,一旦有調令給自己的話,嚴望嵩恐怕也無力阻止。

所以,徐君然乾脆連著給學校黨委和系領導寫了幾封信,言辭懇切的要求學校給自己開具證明信,讓自己回基層去,回到群眾當中去。用徐君然自己的話來說:「我是被農民養大的孩子,這輩子,也要認認真真,勤勤懇懇的為農民辦事!」

那個時代的大學,還沒有被物質社會那種烏煙瘴氣的東西所污染,不管是做學問的人還是求學的人,都還抱有一顆赤子之心,而且也有人知道徐君然的遭遇並同情他,所以學校就給他開具了一份證明。內容很簡單,就是表明徐君然是在學校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在學校多方挽留未果的情況下,一心想要報效家鄉,請武德縣委接受。

這樣的一份證明,在徐君然後世所處的年代是無法想像的,可是在當時的情況下,卻是一個讓所有人都不得不相信的鐵證。

看完了那份蓋著京華大學公章的介紹信,嚴望嵩臉上露出一個滿意的表情:「好小子,你就留在縣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