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五章變局

第五章變局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318

當年的武德縣曾經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老書記嚴望嵩的退休。

說是退休,實際上,確切的說是被免職!

當時,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剛剛在華夏推廣開來沒有多久,改革開放這個詞更多的是出現在文件當中。關於今後的路應該怎麼走的爭論,從高層到地方都沒有一個徹底的定論。

照理說,這種事情跟嚴望嵩是沒有關係的,他是個粗豪的性子,上面怎麼說自己就怎麼做,對於路線方針這些理論上的東西,他的敏感性一直都不是很高。

可問題,就出在了這個事情上面。

因為對政策的不敏感,嚴望嵩做出了一件改變他命運的事情。

八三年底,武德縣的出現了一些私營的食雜店、小吃店,按照後世的眼光來說,這就算是早起的城鎮個體私營者。但是在當時,尤其是武德縣這樣的落後地方,那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韙的。

所以,在某些別有用心之人的推波助瀾下,嚴望嵩親自下令把這幾家店鋪查封,並且予以嚴厲批評。

這個事情發生在11,12月份左右,而在第二年,也就是1983年的1月2日,中央印發《當前農村經濟政策的若干問題》。文件指出: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國農村發生了許多重大變化,其中,影響最深遠的是普遍實行了多種形式的農業生產責任制,而聯產承包制又越來越成為主要形式。聯產承包制是在黨的領導下我國農民的偉大創造,是馬克思主義農業合作化理論在我國實踐中的新發展。現在,方向已經明確,道路已經開通。文件還闡述了關於要按照我國國情,逐步實現農業的經濟結構改革、體制改革和技術改革,走出一條具有華夏特色的社會主義的農業發展道路等14個問題。

1月12日,那位在華夏浩劫過後力挽狂瀾於危難之際的老人在同國家計委、國家經委和農業部門負責同志談話的時候,公開表態:「今年的一號文件很好,政策問題解決了。農村、城市都要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勤勞致富是正當的。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一部分地區先富裕起來,是大家都擁護的新辦法,新辦法比老辦法好。總之,各項工作都要有助於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都要以是否有助於人民的富裕幸福,是否有助於國家的興旺發達,作為衡量做得對或不對的標準。」

如果僅僅是這些,還不足以讓嚴望嵩被人惦記上,就在4月13日,國-務院發布《關於城鎮勞動者合作經營的若干規定》和《〈關於城鎮非農業個體經濟若干政策性規定〉的補充規定》。次日,又發布了《關於城鎮集體所有制經濟若干政策問題的暫行規定》。上述文件指出,城鎮個體經濟是公有制經濟的必要的、有益的補充;城鎮集體所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我國基本的經濟形式之一。

一系列的文件發布之後,全州市乃至武德縣的某些人終於找到了扳倒嚴望嵩的機會。

按照後世的說法,嚴望嵩的罪名是阻礙城鎮個體經濟的發展。

徐君然依稀記得,養父曾經跟自己說過這個事情,在83年夏天的時候,老書記嚴望嵩正式退休,不久之後就鬱鬱而終了,因為老人無法接受自己幹了一輩子革命工作,到最後卻成了跟黨和政府政策背離的罪人。

許多年之後,除了朵朵阿姨和李逸風,就只有一些武德縣的老人,還記得當年有過那麼一位性如烈火的老書記。

徐君然後來聽養父分析過,之所以嚴望嵩會被人趕下台,並不是因為他關了幾家小吃部和食雜店,關鍵在於上面的風向變了,而他這個縣委書記的位置又成了別人眼中的香餑餑,市裡面的領導自然希望有一個聽話的下屬,再加上當時武德縣下屬的各個人民公社對於老書記的認同度很高,使得縣裡面的某些人對於他極為忌憚。所以兩邊幾乎就是一拍即合。

不要說有那個事情,就算沒有那個所謂阻礙城鎮個體經濟發展的借口,照樣會有人想辦法把嚴望嵩趕下台的。

現在徐君然要做的,就是改變這一切,讓嚴望嵩成為自己重生之後,第一個被改變命運的人。

不過,具體要如何做,徐君然的心裏面還只有一個模糊的計劃。

可即使是這樣,他也並不擔心,前世徐君然能做到市委書記的位置,別的本事沒有,這做官的本事卻是遠遠強過別人的。

更何況,他的腦子裡面還有未來幾十年華夏的大勢走向,各種各樣發展地方經濟的辦法,只要保住嚴望嵩,自己就等於是在武德縣找到了一座大靠山。俗話說背靠大樹好乘涼,徐君然並不認為自己今後的路很輕鬆,黃子軒那個傢伙,後世可是做到省委一把手的位置,甚至還進了政治局,自己要對付他的話,必然要正面跟他身後那個龐大的勢力發生衝突,這可是一場長期而艱苦的硬仗。

雖然,在未來的某一天,這位風光無限的黃書記最終會身陷囹圄,但那也是幾十年之後的事情了,徐君然等不起,也等不及!

不管是為了今生的自己,還是前世的養父,徐君然都不會放過黃子軒的。

「君然哥哥,你這次回家是不是找朵朵玩的啊?」

就在徐君然胡思亂想的時候,耳邊卻響起朵朵小蘿莉的聲音。

側頭朝著上面看了看,徐君然苦笑著說:「朵朵,你這麼坐著,老虎哥哥會累的。」

「會嗎?」

小蘿莉低頭看了一眼被騎在身下的李逸風,使勁兒用雙腿夾了夾李逸風的脖子:「大老虎,你累么?」

此時的李逸風一百二十個想要喊累,不過一想到自己把小魔頭買糖的錢給而來徐君然做好人,萬一這丫頭回頭跟老爺子告狀的話,自己肯定要被狠揍一頓,早就在這樣充滿「血淚」的生活當中經過過很多次的李逸風斷然搖搖頭道:「不累,朵朵你這麼輕,我才不會累呢。」

小蘿莉滿意的點點頭,看向徐君然:「看吧,君然哥哥,大老虎說他不累。」

徐君然滿頭黑線,果然是有夫妻相,從小就被吃的這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