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四章小魔女(三更求收藏!)

第四章小魔女(三更求收藏!)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317

「君然,這回你得幫哥哥一回。」

李逸風苦著臉對徐君然說著話,表情竟然給徐君然一種自己不幫忙他馬上就要哭給自己看的感覺。

微微愣了一下,徐君然詫異的看著李逸風「虎子哥,怎麼了?」

兩個人說著話,已經來到了武德縣委大院,徐君然明天才去縣委報道,按照李逸風的說法,今天晚上如果徐君然不住自己家,明天他就得被老爸和奶奶趕出家門流落大街。

李逸風滿臉苦笑的解釋道:「我剛才是去買蛋糕的,結果光顧著幫你打架,把錢還給別人了,我……」

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一個脆生生的聲音在兩個人耳邊響起:「大老虎,我的白兔奶糖呢?」

李逸風的臉色一垮,沖著徐君然開始擠眉弄眼起來。

徐君然轉過頭,就看見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俏生生的站在自己二人面前,大概有十歲十一歲的年紀,她的眼睛很大,就好像黑夜裡的啟明星一樣明亮,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雖然不是那種很貴的樣式,但卻很乾凈。而且小女孩兒長的十分可愛,櫻桃小嘴兒,粉嫩嫩的嘴唇,嘴角掛著一絲似笑非笑但卻讓人賞心悅目的弧度,小巧的鼻子微微上翹,顯得有一絲調皮的意味,搭配上她那嫻靜的氣質,活脫脫一個漂亮的小蘿莉。

「大老虎,我的白兔奶糖呢?」小蘿莉詫異的看了一眼徐君然,卻沒有說話,而是來到苦著臉的李逸風面前,伸出手脆生生的問道。

徐君然愕然,就看見李逸風半蹲下身子,用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溫柔語氣說道:「朵朵啊,老虎哥哥有事情,那白兔奶糖,我明天給你買好不好?」

「朵朵?」徐君然看著那個小蘿莉,露出一個驚訝之極的表情來。

那邊名叫朵朵的小蘿莉一聽說自己的白兔奶糖沒了,馬上一癟嘴,大眼睛裡面充溢著委屈的淚珠,似乎下一刻就要流出來一樣。

李逸風大驚失色,馬上冷汗直流的開始安慰討好小蘿莉,恨不得給對方當馬騎。

一邊哄著小丫頭,他一邊抽空給徐君然使眼色,讓徐君然幫忙解圍。

「嚴朵朵嗎?」徐君然腦海當中閃過一個畫面,二十幾年後,李逸風被嚴朵朵擰著耳朵大叫「老婆撒手!老婆撒手!」

原來,這對夫妻從小就這個樣子啊。

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徐君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露出一個自己最滿意的和煦笑容,走上前去笑著對正在使勁兒擰著李逸風胸口的嚴朵朵說道:「朵朵小妹妹,嚴望嵩嚴書記是你什麼人啊?」

嚴朵朵停下自己正在「懲罰」壞人的小手,仰起臉看著徐君然,半晌才眨巴著美麗的大眼睛笑嘻嘻的說道:「唔,你有點眼熟,朵朵認識你么?」

徐君然一陣無奈,感情朵朵阿姨這腹黑的性格是從小就這樣的啊?前世自己可沒少被這位阿姨修理。那個時候,李逸風已經是武德縣的政法委副書記了,前世的自己,幾乎就是被養父扔在朵朵阿姨家裡面長大的,經常被這位漂亮的阿姨作弄,因為兩個人相差只有兩歲,說是長輩,更多的像是朋友。

「那個,我幾年前去過你們家的。」徐君然誠懇的對嚴朵朵說著。他倒是沒說謊,上大學之前,徐君然真的跟著老師來過幾次嚴家,那時候的嚴朵朵只有五六歲,總是纏著徐君然教自己背唐詩、兒歌什麼的。

嚴朵朵用白嫩嫩的小手拉了一下一旁的李逸風:「大老虎,他說的是真的嗎?」

李逸風連忙點頭:「是真的,是真的,他是君然啊,那個教你背唐詩的哥哥。」

「啊!是君然哥哥!」小蘿莉一聲歡呼,一下子撲進了徐君然的懷裡面。

有些手腳僵硬的抱著自己前世的阿姨,現在的妹妹,徐君然半晌才無奈的說了一句:「那個,朵朵啊,你爺爺在家嗎?」

嚴朵朵這才晃悠著腦袋從徐君然的懷裡面鑽了出來,笑嘻嘻的說:「爺爺在呢,正跟龍爺爺下棋呢。君然哥哥,我帶你去吧。」

李逸風臉色頓時一變,倒是徐君然笑了起來。

對於前世的徐君然來說,一生之中有兩位最尊敬的長者,一個是養父,另外一個,就是養父的老師吟月先生。

吟月先生姓龍,號吟月先生,至於名字卻從來沒有告訴過別人,有人問起他也說忘記了,久而久之,鄉里鄉親都以為他姓龍名吟月,老人曾經是京城著名的國學大師,任教於京華師大,後來動亂時期被下放到了武德縣,當初養父父母雙亡,李家鎮人雖然收養了他,卻沒辦法教他學問,最後是龍吟月主動承擔起了教授養父的重擔。可以說,養父能夠考上京華大學,這位老師是功不可沒的。而在前世,徐君然也跟著這位博學多才的老人學習了很多東西。

而嚴朵朵的爺爺嚴望嵩,卻是武德縣威望最高的人。

嚴望嵩今年已經六十一歲了,按照國家剛剛頒布的幹部使用規定,他應該是退休的年紀,可是因為武德縣的特殊情況,市裡面不得不請他繼續留任,穩定大局。

這位老書記解放的時候率領著自己的尖刀連,第一個打進武德縣城,從此便跟這片土地結下了不解之緣,四十年間,歷經諸多運動變遷,他都如同一根定海神針一樣的守護著武德縣,徐君然可是知道,當年造反派想要對剛剛下放到武德縣的知識分子進行批鬥,結果被嚴老書記拎著一把手槍堵在縣委門口,老爺子就喊了一句話:「今天誰要敢動這些讀書人一根汗毛,先問問老子手裡的傢伙干不幹!」

戎馬生涯數十年的殺氣又豈是那些卑劣之輩能夠抵抗的?

就這樣,下放到武德縣的那些所謂「走資派」們,沒有一個是死於造反派手中的。

如果不是老人去世的太早,恐怕李逸風后來的仕途能走的更遠一些,畢竟作為嚴老的孫女婿,那些受過老人恩惠的人,在徐君然前世的記憶當中最後的地位都很高的,只不過因為老人去世的太早,這些關係都漸漸的斷了聯繫。

而這輩子,徐君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徹底改變嚴望嵩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