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二章似是故人來

第二章似是故人來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467

全州市到武德縣是沒有火車的,徐君然只能在市裡的客車站等了四個小時之後,坐著大客車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顛簸了三個小時,回到了自己兩輩子生活過的故鄉。

下了客車,徐君然還沒來得及感慨家鄉幾十年的變遷,耳邊卻響起一個凄厲的叫聲

「搶劫啊!」

一個女人的喊聲在徐君然耳邊響起。

緊接著「啊」的一聲大叫,讓徐君然的臉色一變!

轉過身,映入徐君然眼帘的,是一幕讓他震驚不已的場面。

在汽車站的一片空地上,幾個人正圍著一個年輕男人拳打腳踢,剛剛那一聲慘叫,應該就是年輕人被打的時候發出來的,站在他們身邊,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正在苦苦哀求著。

眉頭皺了皺,徐君然看了一眼那幾個打人的傢伙,發現他們的年紀都不大,手中拎著碗口粗的棍子,嘴裡面不乾不淨的罵著什麼,而周圍的人雖然在圍觀,卻並沒有阻止,似乎對此已經習以為常了。

「求求你們,我們不要包了,你們不要打我兒子了。」

女人半跪在地上,苦苦的哀求著幾個年輕人,地上的年輕人已經被打的鼻青臉腫了。

「哈哈,臭娘們兒,你說你們啊,乖乖的把錢交出來不就完了?非得讓爺自己拿,看看,受傷了吧?」那幾個年輕人當中,有一個留著長頭髮的,停住了拳腳,笑嘻嘻的說道。

「給你們!都給你們!求你們放了我兒子吧。」女人把皮包扔在地上,一個勁的給幾個人磕著頭。

看到這裡,徐君然再也忍不住了,把背上的行李包放在地上,隨手撿起一塊磚頭,順手就扔了過去,嘴裡面大喝道:「給老子滾!」

這一瞬間,他並沒有想自己能不能打得過這幾個人,對於兩世為人卻都是孤兒的徐君然來說,母親永遠都是一個禁忌的辭彙。

「我x!」徐君然的磚頭砸在那毫無防備的青年人身上,那人大罵一聲,轉身就要奔徐君然而來,身後那幾個人也撇下那個挨打的年輕人,直奔徐君然。

可還沒等他衝到徐君然面前,就聽見有人喊了一聲:「嘿呀!」

隨後,那傢伙就好像騰雲駕霧一樣的飛了起來,一下子砸在了停在一旁的大客車側壁上面,再也爬不起來。

徐君然也是一怔,可等到他看向那個把年輕人踹飛的身影的時候,原本緊繃的臉色卻一下子舒緩了下來。

「虎子叔……」張嘴剛要說話,徐君然卻又把那個叔叔二字給咽了回去。

只見一個身高將近兩米的身影正站在徐君然的身前不遠處,二十齣頭的年紀,濃眉大眼,國字臉,臉上掛著一個憨厚的笑容。

「君然,你咋回來了呢?」被稱為虎子的男人轉過頭看向徐君然,笑嘻嘻的問道。

徐君然露出一個真心的笑容,對自己重生之後遇到的第一個熟人說道:「我畢業了,分配到縣委。」

虎子,大名李逸風,是徐君然父母被下放所在的那個名叫李家鎮人,徐君然前世的時候,這位虎子叔叔官至副廳級市政法委書記,蓋因他老子李東遠退休的時候,是江南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

而李東遠,則是徐君然上輩子得以升任市長的助力之一。

武德縣這個地方,是整個全州市最為貧瘠的地區,用窮鄉僻壤四個字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即便是縣城,也只有縣委縣政府才是三層小樓,聽說還是解放前就留下的,剩下的,大多數都是那種平房,甚至還有草房呢。

而俗話說的話,窮山惡水出刁民,越是艱苦的環境,老百姓的對於統治者來說,就越難管理。

武德縣,就是這樣的地方。

在武德縣當中,一共有五個鎮、六個自然鄉,而在這些鄉鎮當中,主要構成他們的,就是宗族。

以李家鎮為例,大部分人都是姓李的,李姓自然也成了李家鎮的大姓,像李東遠和李逸風父子,就是出身李家鎮。

這些宗族之間的關係不同,但是內部卻是極度團結,一家有事,家家出力。

徐君然的養父就是出生在李家鎮,他的父母是被跟隨著那一批被下放到李家鎮的知識分子一起來的,只不過跟別的蹲牛棚做苦力的「臭老九」不一樣的是,養父的父母在李家鎮的威望,甚至於高過了李家宗族年紀最長的那幾位族老。

這一切的原因,是因為當年李家鎮曾經發生了一次流感,對於現代人來說,流感不過是到醫院打上幾針的小事罷了,但在六十年初期,這種急性呼吸道傳染病是能要人命的。短短不到一周之內,整個李家鎮有七成的人口出現了發熱、頭痛、流涕、咽痛、乾咳,全身肌肉、關節酸痛不適等等癥狀,甚至有人開始轉為肺炎或胃腸型流感。

徐君然養父的父親為了幫助這些從來沒進過醫院的山裡人,冒著生命的危險進山採藥,終於找到了可以醫治流感的草藥。整整半個月的時間,不停的往返于山里和鎮上,給病人們治療,最後因為勞累過度,失足跌下山崖,不幸遇難,留下了還在懷著八個月身孕的妻子。

而徐君然養父的母親,則在李家鎮做了整整十年的教師,在那個動亂的年代裡,教會了李家鎮人讀書寫字,為李家鎮留下了文明的種子。在徐君然前世的記憶當中,武德縣日後改革開放期間,李家鎮是最先富裕起來的,而那些頭腦靈活做生意的人,大多數都是徐君然養父母親的學生。

當然,這位偉大的母親,也在徐君然養父十歲那年積勞成疾而去世了。

她去世那天,向來重男輕女的李家宗祠,四位族老親自給她抬棺送葬!

徐君然的養父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李家鎮人養大的,而他的老師,則是跟父母一樣下放到李家鎮的一位師範大學教授。

前世今生,徐君然對於李家鎮的感情從未變過,那些淳樸的鄉親對於他來說,就是血濃於水的家人。

而對於李家鎮人來說,徐君然就是整個李家鎮最有出息,最值得驕傲的存在,要知道,整個全州市就出了兩個大學生,其中一個就是徐君然。更不要說他還是李家鎮大恩人的後代,徐君然依稀記得前世的時候,李逸風明明都已經是市政法委書記了,可自己養父去世的時候,愣是哭的跟個十幾歲的孩子一樣。

而此時,二十齣頭的李逸風,正一臉微笑的望著自己。

「李老虎,你他娘的的什麼意思!」這個時候,一聲暴喝打斷了徐君然的思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