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章大風起兮歸故鄉

第一章大風起兮歸故鄉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373

1982年7月2日,京城火車站站台上。

當列車緩緩駛出站台的時候,一陣陣哭聲終於在綠皮火車的車上和車外響起,在火車轟隆隆的鳴叫聲中顯得那麼的刺耳。

徐君然默默的看著車窗外,自己的身影在車窗的倒映下清晰可見,一米八幾的身高,濃濃的眉毛,眼睛不大,一副老式俄式眼鏡,微微略薄的嘴唇,留著一頭短髮,很精神的一個年輕人。

「恩,跟爸爸年輕時候的那張照片一樣!」

自嘲的扯動著嘴角,徐君然露出一個比哭好不到哪裡去的笑容來,惹得對面同樣因為畢業而離校的兩個女孩子也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火車緩緩穿過崇山峻岭,徐君然的心裏面卻久久難以平靜下來。

換成任何人恐怕都沒法平靜下來,因為,他重生了!

不對,確切的說,他這輩子變成了當年收養自己的養父。

徐君然的思緒忍不住回憶起自己最後的那個關於上輩子的記憶,那時候的自己,作為一個地級市的市委書記,正在給全市幹部做講話,可忽然眼前一黑,下一刻,自己就出現在了京華大學的宿舍當中。而三天後,徐君然就踏上了返回老家江南省的火車。

現在是1982年,養父作為國家恢復高考之後第一批畢業的大學生,卻沒有留在京城,出人意料的被分配到了老家江南省全州市武德縣委,從那個時候起,養父就在武德縣扎了根,做了二十幾年的政研室主任。自己就是那個時候被他收養的,而收養自己的理由也很簡單,因為身為孤兒的自己名字跟他一樣。

此後的十幾年,養父絕口不提他的曾經,一直到徐君然大學畢業的時候,養父才發動一切能夠發動的力量,幫助徐君然踏入仕途,一直到他老人家去世十年之後,徐君然已經做到了正廳級的市委書記,並且有希望成為副省長。

直到重生的前一刻,他還在台上躊躇滿志的為幹部們做著講話。而此時此刻,徐君然的心情卻沒有一點喜悅之情,重生成了養父,那原本的世界當中,自己還存在么?

一想到這裡,徐君然的的心情就愈發的糟糕。

更讓他心情不好的是,自己接受了養父的這具身體,也接受了養父之前的記憶,終於明白養父為什麼作為八十年代第一批的大學生,卻不得不窩在武德那個小地方几十年的原因。

1977年恢復高考之後的第一批大學生,大部分要麼進入了中央機關,要麼到了各大部委,即便是這兩個地方都進不去的,也成了各個地區單位搶手的人才,只有徐君然的養父,不得不黯然離開京城,從此蝸居縣城虛度一生。

這個事情的原因,竟然是因為一個女人!

身為京華大學中文系的頭號才子,養父自然得到了眾多女性的青睞,而老套的是,那個被養父視為可以共度一生的女人,最後卻投入了一個高官的後代懷抱,而那位四九城內數得著的頑主,只是打了一個招呼,就讓養父這個京華大學的畢業生,不得不捲起鋪蓋回老家。當然,對方似乎為了羞辱養父,竟然還留下了他的京城戶口。

對於養父的過去,徐君然並不清楚,當初他踏上副廳級之後不久,老人就撒手西去,剩下的時間裡面,幫助他的,都是養父的同學們,那些身在中央各個部門的叔叔伯伯們。

前生,徐君然一直不理解,養父既然能夠在仕途上給自己那麼大的幫助,以至於在他去世多年之後,那些關係還幫助自己走上高級領導的位置,可偏偏卻做了整整幾十年的政研室主任,養父一輩子有很多可以改變一生的機會,可他全都放棄了,甚至自己幾次問他,老人都是默然不語,一直到去世的時候,依舊沒有吐露心聲

如今他卻知道,原來養父的心裡,竟然有這麼大的一個心病。

「黃子軒!」徐君然心裏面再次重複著這個名字,這是搶走養父心愛的女人,讓養父痛苦一生的人,這輩子,自己一定不會放過他!

只是,如今要怎麼辦呢?

身為一個為官多年的成年人,徐君然很難相信重生這種事,甚至在開始的時候,他以為這是一場夢,可是三天過去了,現實卻告訴他這種詭異到極點的事情真的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心裏面除了茫然無措之外,徐君然有時候竟然覺得自己彷彿冥冥當中得罪了老天爺。

平心而論,前世能做到市委書記,徐君然的心理素質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但重生這個事情實在是太過詭異了,這就好像一個人常常說某某事情要是當初不那麼選擇就好了,可真要是讓他回到選擇的那個瞬間,估計任誰第一反應都不是高興,而是惶恐不安。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吧。從現在開始,我就是新的徐君然!」徐君然胡思亂想了一陣,卻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心裏面這樣想著,徐君然沉沉睡去,隨著火車一步步的朝著自己前世今生的故鄉江南省而去…………

…………………………

…………………………

火車緩緩駛入全州的時候,徐君然睜開眼睛醒了過來,二十幾個小時的火車讓人睏倦不已,好在前世久居官場的他對這種事情倒是習以為常,除了精神稍微差一點,別的倒是沒什麼。

出了火車站,舉目四顧,徐君然自嘲的笑了笑,真是不習慣啊,還以為有人會來接自己。

這個時候,他才依稀記起,養父曾經說過自己是遺腹子,父母是五十年代反右鬥爭時期下放到全州的知識分子,父親六十年代就不在了,母親則是在他十幾歲的時候就去世了,從小他是吃百家飯長大的。

「看來,還得需要一段時間習慣啊。」徐君然搖搖頭,自言自語了起來。

對於他來說,重生這檔子事情還有些陌生,更加陌生的是,自己要習慣從什麼都不需要操心的二十一世紀,來到如今這個連打個電話都要費上老大功夫的八十年代,這是對於一個現代人來說,最大的挑戰。

至於這輩子的打算,徐君然早在火車上就已經打定了主意。

這一生,既然老天爺讓自己變成了養父,那自己肯定要走仕途的,總有一天,自己要改變這狗娘樣的命運,踏上華夏的權力之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