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重生之封神演義 >三六五尾聲

三六五尾聲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封神演義》 作者:洪荒未名  更新時間:2013-06-11 03:35  字數:0

巫妖大戰終於開始了!

李燕北雖然一直待在東皇的居所,但也能感受到整個妖庭瀰漫的緊張氣氛,以往站在殿外,都能看到人來人往的妖族。但現在,整個妖庭卻清靜的很,很少會看到在庭中晃悠的妖族。

在這個副本中,時間過的很快,幾乎每十分鐘,系統就會提示他,多少年已過。東皇也是一次次出現在他的面前,但每次回來,表情都是一樣的波瀾不驚,彷彿沒有事情能夠動搖他一樣。只不過,他頭上的白髮卻是越來越多,臉上的皺紋也開始增加,不變的,則是那筆直的身軀。經過這麼多年的交流,二人已經沒有初見時的那般生疏了。

東皇雖然言語不多,但有時也會與李燕北相談一些事情。

要知道,不說東皇這種法力通天的人物,哪怕是李燕北還未成散發,像是白髮或皺紋這種只會顯現在凡人身上的狀態,是根本無法出現在他們的身體上。但東皇如此,只能說他的三花,也就是精氣神,因為整個妖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耗損。

殿外的禁法,也已經被東皇接觸了,經過一番交流,東皇對李燕北也有了一些了解,直接他不會把後世的事情謠傳出去。

李燕北現在看清楚的記得,東皇與他相對而坐,舉杯飲酒的場景,酒不醉人人自醉,那日,喝醉了的東皇,問了李燕北一句話,他說:「老天為何要這般對待妖族。讓妖族受盡磨難。巫妖兩族同為天地生靈,又為何不能和平共處?」原來這個男人的本心。是不喜殺戮的。但每次回來,東皇身上散發出的殺意就愈發驚人。

死在他手上的巫族,根本難以計算。

一個不喜殺戮的人,卻為了種族氣運,為了兄長,為了所有人的希望,每日將自己沉浸在深淵之中,去逼迫自己做最反感的事情。在李燕北看來。東皇完全可以放開手腳,不管妖族,不過,那樣的話就太過自私了,也不是東皇這種人能夠做出來的。

但隨著和東皇相處的時間越長,李燕北對這個男人就愈發的佩服。

因為你永遠都不知道,他肩負的責任和命運是多麼的沉重。

系統:叮!三百年已過!

聽到系統的提示聲。李燕北已經見怪不怪了,不過,自從他進入副本以來,就再未下過不周山。因為,東皇太一是他此次進副本的關鍵人物,雖然相處這般久。系統一直都沒有給出明確的任務內容,但李燕北卻對東皇太一這個人物,越發的感興趣。

啪!

就在李燕北沉思之時,殿外的天空驟然飄起了大雪,雪勢極大。轉眼間就將整個天地都染成了迷茫的白色。

忽然,一隻腳邁入殿中。腳步聲十分沉穩,李燕北一聽就知道東皇回來了,抬頭看去,東皇的髮髻已經幾乎全白,這離他上次見到東皇,已經過去了五十年。

李燕北並不清楚東皇在外幹什麼。

「我今天往返妖庭時,正好路過一個人族部落。」東皇嘴角一翹,對李燕北說道。

巫族大戰已起,人族卻在悄然間踏入了三界的舞台。

經過幾百年的發展,人族在幾位聖人的庇佑下,得以安然成長,慢慢形成了天地間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李燕北很少看到東皇笑,嘴角那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將東皇太一看起來多了幾分生氣,沒有往日那般深沉。

「哦?可是遇見了有趣的事?」李燕北也笑道。

「人族果然不愧是應天地大道而生的靈物,雖然體質不如我妖族,但資質潛力,卻著實驚人。」說著,東皇大袖一拂,手上閃現出幾個物件,有麻織的衣物,有一根尖細的樹枝。

「我發現這東西穿在身上甚至得體,而且,人族出現了一個叫做倉頡的奇人,開創出一種載氣之術。」說著,東皇猛然出了殿外,李燕北也跟了上去。繼而,就瞧東皇一手握著那樹枝,在深厚的雪層中划動起來,寫出幾個簡單的字體。

「有此載術,傳承不斷,人族最起碼可昌盛數個紀元,人族果然是得天獨厚的靈物。」言及到此,東皇又是一嘆,「我妖族若是能有此福,即便枉於千萬年的造化,也值了!」

說道這,東皇眼中的亮光就暗淡了下去。

「能否再教我多寫幾個字,我想將此載術,傳於我族。」東皇轉頭看向李燕北。

「沒問題。」李燕北點點頭。

接下來,他二人便一直深卧殿中,這也是東皇在居所中待的最久的一次,足足有半年。期間,東皇也出去過幾次,雖然李燕北很清楚,東皇出去是幹什麼,但每次回來,前者的神色都顯得十分平靜。

因為要學字,東皇甚至拜李燕北為師。

聽起來似乎是天下之大滑稽,但按東皇的話說:「這載術乃人族所創,我豈能偷外族氣數,若有師徒之承,便也算順應大道了,我本心也無愧。」旋即,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李燕北便開始在殿中講課,除了東皇外,甚至其他妖族大能有空也會前來聽課,即便李燕北修為不濟,但這些妖族大能卻待他沒有半點不恭。

在聽到講課時,就恍若聽聞聖人講道一般虔誠。

甚至於連帝俊也來過一次。

人來人往,每天大殿都有妖族進去,但隨著時間的拉長,李燕北發現聽課的人越來越少。

當李燕北問起時,有一妖族是這個回答他的:「我那幾個兄弟都死了,我希望能在死之前,來這多聽點東西。」李燕北聽後,頓時沉默下來,不知該說些什麼,死了就是死了,學再多又有何用?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