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重生之封神演義 >二六零李燕北的道義

二六零李燕北的道義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封神演義》 作者:洪荒未名  更新時間:2013-06-09 00:58  字數:3790

虛華半百的年齡幾乎是李燕北的一倍,因而,對整日對比自己年齡小的畢恭畢敬,那種感覺,當然不會好受,這應該也是虛華半百想要一爭首席之位的原因。不然的話,李燕北還真想不通,前者為何會想成為首席弟子。別的不說,在名氣和實力上,前者顯然都不如李燕北。這個節骨眼上,與他相爭,總讓李燕北覺得,虛華半百似乎對他有何不滿一樣。

不過,虛華半百沉默寡言,也不喜說話,李燕北也就未問此事。

隨即,在玄都的帶領下,一行四人便飛下大赤天,來到了崑崙道場。等到了崑崙上,見到了人教的道場,韓七表情大驚,似乎沒有見過這樣震撼的場景一樣。就瞧,一座座山峰之上,都建有青色的宮殿,而在山體之上,則立有一鼎鼎丹爐,整片山脈都繚繞在葯香之中,練丹的煙火氣瀰漫在每座山頭上,不時可見玩家神色匆忙的來往於座座山峰之間。

這些玩家都穿著八卦衣,都是人教弟子。

為了迎接李燕北幾人的到來,佇立在群峰之間的宮殿群,頓時響起了一陣悠揚的鐘鳴聲,鐘聲一響,千百座山峰之上頓時飛起無數玩家,密密麻麻的臨過高空,就猶如密集的蝗蟲一般,這樣的一幕,的確十分少見。

人教雖然有名的仙神不多,但教派的氣數卻絲毫不弱於闡教和截教。

足足等了數個時辰,道場中的玩家才到齊。另外,蕭升和曹寶現也在道場中修鍊。時常也會回去二仙嶺。

李燕北三人站在宮殿群前的巨大石台上,而一眾玩家則盤坐在台下的空地上,都坐著蒲團,一雙雙眼睛帶著期盼的看著他幾人。這些玩家早就聽說,三人要來講道了,故此,早就做好準備。

除了空地上的玩家外,周圍的群山之上。也有無數玩家翹首以盼,天上地下全是人。

無形中,給李燕北三人帶來一種壓迫感。

他三人是來講道的,如果講的不好,或者玩家們收穫的感悟點不多,那自然會鬧出大笑話。

隨即,玄都現出真身。先是言語了一句後,便讓李燕北三人上前講道。

最先講道的人,自然是韓七,看得出來,他的表情有些緊張,說不緊張是假的。幾十萬雙眼睛盯著你,你心裡不毛毛的才怪呢。

「放鬆,隨便說些感悟即可,本來也沒人對你有什麼期待,都知道你入門不久。」李燕北出言。化解著韓七的緊張,聽李燕北這麼一說。韓七才醒悟過來,他又不是要競爭首席,談何壓力?

繼而,便開始講起道法。

道法,是為道義和法相,只有將道義通匯自如的講解而出,在有可能結出法相。就好比仙佛在講道或是念佛時,會有金蓮從地下湧出,會有紫氣騰空而起,這些都是法相。

所結的法相越驚人,就表示此人對於大道的領悟越深。

大道三千,每個仙門的道法,其實都是大道的一種,修鍊道法的進度越高,無形中,其實就相當於了解了大道萬法。

一開始,韓七講道還有些磕磕巴巴的,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緊張的心情也慢慢放鬆下來,說道最後,言語已經十分順暢了。不過,從其他玩家那失望的神色中,就不難看出,韓七講道根本就沒有半點吸引力。

兩個小時過後,韓七所念的道法才戛然而止,連他自己都沒想到竟然說了這般久,還尷尬的看了一眼,坐在左右的李燕北和虛華半百。

別人不知道,李燕北卻清楚的很,韓七雖然現在聲名不顯,但在幾年後,卻是人教最為出彩的人物,他能講解這麼長時間的道義,就表示他對人教的道法,感悟頗深。

接著,就輪到虛華半百上場了。

說實話,這些人都是沖著李燕北來的,都知道李燕北神通廣大,由他來講道,自然能有一番領悟。因有韓七在前,所有,人教眾玩家對於虛華半百也未有絲毫期待。

都認為此人和韓七一樣,都是走了狗屎運,才能入得八景宮。

不過,走狗屎運的可不止他倆,李燕北也是因為走了狗屎運,才成了人教弟子!

繼而,虛華半百開始講道。

虛華半百敢與李燕北比拼道義,自然是對自己講道無比自信,故而,李燕北也豎起耳朵,聽起前者講道。起初的幾分鐘,虛華半百所講之法,都是人盡皆知的道義,因此,也並未引起太多人的興趣。但隨著時間漸逝,他口中所言的道義,突然開始變的有趣起來。場中,原本一雙雙無神的眼睛,忽然煥發出了神采。

虛華半百的口才極其之好,他言語之意,通俗易懂,還不複雜,往往讓人一聽就能領會。

連一旁的玄都都好似讚賞般的點點頭。

這讓李燕北的心中升起一股危機感。

不知不覺,兩個小時過去了,虛華半百沒有半點停下的意思,口中仍就滔滔不絕的說著,所有人教弟子也是聽得入神。不僅如此,李燕北還發現周圍一些稀鬆的泥土中,忽然有稚嫩的綠芽冒出,一股磅礴的生機悄然在群山中,蔓延開來。

隨即,其他玩家也都發現了這一異象,就見,一些空地竟眨眼間長出一片草木,或是花田。

一時間花香四溢,更引得大群蝴蝶自遠方飛舞而來。

不僅如此,群山之中,響起大片的鳥鳴之聲,一波接著一波,嘹亮的讓人詫舌,似乎頃刻間,山中的所有生靈,都在為虛華半百的道義而喝彩。

嘩啦啦!

瑣碎的掌聲響起,繼而。變成了轟鳴聲,掌聲雷動。原本盤坐在蒲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