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重生之封神演義 >六十章被堵了

六十章被堵了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封神演義》 作者:洪荒未名  更新時間:2013-03-08 23:56  字數:3421

百道千機和十三就不用想了,他二人根本沒出什麼力,還出了名,算是對得起他們了。

「本來就是我請你過來幫我通關副本的,開始都沒想到能過神話副本,現在能增加這麼多的渡化值,我已經很開心了,而且我還一連升了好幾級,系統又給了這麼多金子。」

見李燕北瞧來,小僧法海頓時搖頭道。

「我也用不上。」

楚王也淡淡的道。

李燕北眉頭輕皺,少了楚王和小僧法海中的任何一人,這副本都沒法過。二人雖然對鎖陰靈未表露出任何覬覦的心思,但他也不好就這般一個人獨吞了不是?

鎖陰鈴:可成長,不可強化,五行特性,裝備等級10。

特殊能力:驅鬼之術

此法寶中封印有四頭精英級厲鬼,可助玩家對敵,厲鬼當前等級為15,生命值300,攻擊力30—60,無視物理防禦。

發動時間10秒,消耗靈力20,持續時間10分鐘,技能冷卻30分鐘。

厲鬼附身

禍亂城隍廟的厲鬼極為兇殘,鎖陰鈴中鎖住的更是個中翹楚,一旦被其附身,被附身者將進入恐懼狀態,不能釋放技能,持續20秒。

一頭厲鬼只能對一個敵人產生效果,無法疊加。

註:此物乃常平庄城隍公早年教化鬼物所遺之物,以冥火淬鍊銅精,並刻以咒印,對靈魂狀態的鬼物,有一定克製作用,為鬼道之器。

天階法寶!

這是什麼概念?

在《封神榜》中,最大陸最普遍的是法器,就像是李燕北的靈鴉壺,那就是法器,而比法器高級的卻是法寶,法寶又分天、地、玄、黃四階,黃階最次,天階質量最好,優秀的天階法寶功效直逼《封神演義》正文中記載的各大靈寶!

李燕北看了一眼鎖陰鈴的屬性,在瞧見「可成長」那三個字後,更是心情一振。系統標註有可成長,就代表此法器有一定幾率能夠晉陞為靈寶!

法寶對於目前的玩家來說,雖然威力巨大,但和靈寶還是有很大的差距。若是能有一件靈寶在手,別的不說,李燕北至少可以肯定,自己在遊戲中不說橫行天下,但絕對自保有餘。

「每個新手村都會有一個專出法寶法器的副本,在咱們常平庄,應該就是這個城隍廟的副本專出法寶或者法器,不通關的話什麼東西都不會爆,只有通關才會獲得法寶的獎勵,不過一般來說,即便是通了英雄難度的副本,也就會獎勵一個黃階法寶,以此類推神話難度應當是地階法寶才對,這回出了個天階,應當是我們首通的特別獎勵。」

李燕北將其中的厲害關係說清楚,就是為了讓二人明白鎖陰鈴的價值,他二人不收此寶,但必須要心中有數,否則事後再後悔,就顯得麻煩了。

李燕北雖有心將二人視為戰友,但畢竟他們相識不過幾天,即便他掏心掏肺,至少楚王和小僧法海也要慢慢適應。

感情是要一天天培養的……

更何況,純靠感情建立起的團隊永遠不會長久,大家都拿不到好處誰還跟你干?

瞧兩人仍就無動於衷,李燕北只好將鎖陰鈴收起,隨即又拿出了靈鴉壺。這兩件法器都是攻擊性的,只不過相比較靈鴉壺,鎖陰鈴的傷害明顯要更高,也更為實用。

李燕北不容分說的將靈鴉壺交到了楚王手裡,在他看來,他幾個既已是戰友,自然要儘可能的提升二人實力。見到李燕北堅定的神情,楚王也不好再推卻,索性將靈鴉壺收起。

這靈鴉壺雖然只是個五級法器,但是屬性驚人,在法器如此稀缺的新手期,價值十分高昂,百道千機就曾提過要出三萬rmb買這寶貝。

當時李燕北尋思著有了好寶貝再換下來,靈鴉壺就甩給百道千機,如今卻是剛好送給楚王了。

「這個神話副本cd時間會非常長,足有一個星期。想要再刷,只能等下周。不過到時候,咱們再過新手村的副本也沒什麼意思了。而且沒有首通的額外獎勵,通關的寶貝最多也就是個地階,沒有『可成長』的潛力,這次能得到此寶,我倒要謝謝你們了……」

李燕北微微一笑,一個的力量再強也是有限的,沒有兩人的輔助,他一個人不可能通關神話副本。

楚王聞罷,神情波瀾不驚,倒是小僧法海被誇的臉上微紅。

幾人邊聊邊行,不一會的功夫就出了副本。

「有人?!」

就在幾人往常平庄的方向步行時,楚王忽然停下腳步,凝聲道。

李燕北一聽,頓時將注意力收回,抬頭望去,就見一群人呼啦啦的直奔他們三人快速的圍了上來,看那陣仗,似乎就是沖他們三個來的。

李燕北眼睛一眯,他竟然看到了採摘妹妹的愛!那這群人的身份就不用多說了,有採摘妹妹的愛,還有冬天火柴,這夥人除了煙雨幫,還能是誰?

頃刻間,十來個人便擋住了李燕北身前的去路,冬天火柴輕聲對江南煙雨耳語了幾句,眼神頻頻看向李燕北。

旋即,江南煙雨,也就是肩膀上挎著一把長弓的中年男子,也看了過來。李燕北渾然不懼的和江南煙雨對視著,他知道,面前這人應該就是煙雨幫的老大了。雖然對方隱藏了遊戲id,但他還是一眼就窺破了對方的身份。

「李兄弟好本事!」

江南煙雨從人群中一躍而出,看著李燕北,笑道。

楚王和小僧法海意識到不對,都暗暗警惕起來。李燕北沒有說話,等著前者的下文,他很清楚,江南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