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重生之封神演義 >五十章傻眼的江南煙雨

五十章傻眼的江南煙雨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封神演義》 作者:洪荒未名  更新時間:2013-03-08 23:56  字數:3244

「我在莊裡看到那個採摘妹妹的愛了,他跟著一群人,看模樣似乎是他們工會的高手,你小心點,既然已經到了10級,就趕快離開新手村吧……」

通訊器響起,李燕北打開一看,是鄰家薇薇發來的消息,字裡行間透露出的語氣,似乎很擔心他。

「謝了!」

李燕北嗤鼻一笑,採摘妹妹的愛在他眼裡,就是一個跳樑小丑。至於對方跟著的那些人,李燕北不用想也知道是煙雨幫的人,其中肯定也有江南煙雨,達到10級後,玩家就可以到達其他新手村了,並且pk保護也去除了,10級以上的玩家互相pk是會爆裝備和物品的。

李燕北三番五次的欺負採摘妹妹的愛,絲毫不給江南煙雨面子,以這貨的氣量,一定會來找他的。

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隨著一些玩家的等級達到了10級,這幾天來,常平庄也顯得更熱鬧,不斷有其他新手村的玩家路過此地,進行補給。也有一些頗具商業頭腦的生活玩家,早早就開始了遊戲貿易,賺取物品之間的差價。

李燕北在常平庄待了近兩天,就是為了等小僧法海升到10級,然後一起過副本。

這傢伙整天和茉莉紅花幾人膩在一起,升級能快,就有鬼了…

要不是李燕北帶著他跑到蛇窟中一頓狠刷,恐怕直到現在小僧法海也升不到10級。

還後世大乘佛教的高手呢…

在李燕北眼裡,現在的小僧法海,就一實打實的菜鳥。不過,這兩天練級,也讓李燕北對小僧法海刮目相看,甚至可以說是佩服。

你道為何?卻是因為,僅僅10級,小僧法海就修鍊了大乘佛教的經文,就是那篇地藏本願經,據小僧法海所說,他接到這個隱藏任務後,就自動學會了一招佛法,這是什麼逆天的運氣?不服不行!

這招佛法說白了,其實就是加血的技能。

每使用一次,能夠加40點的hp,效果比藥店的羅漢散還厲害,冷卻時間還極短,簡直就是一個職業奶爸,而且這技能還是可以提升的!

在見識到了那恐怖的治療量後,李燕北心中將小僧法海拉入自己親友團的念頭,就更加堅定了。

要知道,即便是在後世,小僧法海也不過是一個散人罷了,從未有人聽說他加入過什麼勢力,似乎一直都在單練。作為地藏王唯一的親傳弟子,至少在李燕北看來,小僧法海將來的地位,比楚王也弱不多少。

在李燕北的計劃當中,楚王和小僧法海一定要拉入自己的戰隊,這兩人都是散人玩家,而且將來幾乎都是雄霸一方的強者。這樣的人,要是錯過了,那就太可惜了。

不過,組建戰隊的事,要慢慢來,急不得。

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的經文無數,玩家每修鍊一種經文,效果都有不同,都將決定玩家未來道統以及戰鬥方式的發展。

打個比方來說,小僧法海在修鍊了地藏本願經之後,就有了補血的能力。單從這一點來看,將來小僧法海的戰鬥方式就偏於醫治,放在其他遊戲里,那就是牧師或醫生,也稱之為奶爸,負責加紅加藍。

佛教中,也有重殺戮的道統,至於玩家將來是主輸出,還是偏mt,亦或是其他戰鬥方式,那就是要看玩家所修鍊的道統是哪一脈的了。

楚王將來是截教門人,他的道統,李燕北要是沒記錯的話,應該是《玉皇經》,截教至高寶典之一,威力絕然。其中大多數的仙法和神通,都具有恐怖的殺傷力。外加有傳言說,楚王得到了誅仙四劍之一,再配上這玉皇經,就使得他成為了封神榜中當之無愧的幾名巔峰輸出之一。

也不知二仙嶺的道統是什麼?

李燕北一聲輕嘆,他已經下定決心,要拜入二仙嶺了,也就是武夷山地區最大的道場,主事人是散仙蕭升和曹寶。唯一有些麻煩的是,蕭升和曹寶都是散人,並沒有什麼背景,即便傳下了衣缽,估計也只是一般的修行之法,和《玉皇經》那種道家寶典相比,恐怕要差上十萬八千里。

「常平庄東門。」

稍許,江南煙雨本人就發過來了一個信息,聽這意思,似乎是想約戰啊。

李燕北嘴裡叼著個草,隨手關閉通訊,懶得搭理煙雨幫的那群人。

他又不是什麼網遊界的大拿,自顧身份跟你來個「月圓之夜紫禁之巔西門吹雪一戰天外飛仙」,他就一普通的小人物,手下既沒有大堆大堆的小弟瞻仰你,身後也沒有一片一片的美女崇拜你,裝b裝給誰看?

所以,江南煙雨被華麗的無視了……

這邊,江南煙雨還在給手下的人擺事實講道理:「咱們是一個大公會,做事情就要有一個大公會應該有的風範,像這次與李大嘴的恩怨,那是一定要解決的!但是怎麼解決,解決之後該做什麼,都是你們這些公會精英需要思考的問題,像我這樣,先跟李大嘴進行溝通,這叫先禮後兵,作為他這種網遊界的高手,通常都不會避戰的……」

江南煙雨講了半天,卻不見李燕北回話,然後再發信息,卻發現系統提示「掛機中——有事請留言^0^」,頓時火冒三丈,在那裡氣的跳腳,心中大罵李燕北沒節操。

而此時的李燕北正愜意的躺在一塊巨石上,仰頭望著蔚藍的天空,等著小僧法海。後者說是去莊子里交任務,都半個多時辰了,還不見人影。

他正處在一個山丘之上,向背後的窪地望去,就見一片枯黃色的樹林屹立在地面,樹木早已枯萎,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