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重生之封神演義 >三十九楚王!

三十九楚王!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封神演義》 作者:洪荒未名  更新時間:2013-03-08 23:56  字數:3230

幻影!

李燕北施展出飛羽靴的技能,在原地留下一團殘影,隨即本尊瞬間閃現在偷襲者的背後,手裡的武器毫無停留的擊在對方的要害,產生暴擊,使其原本就不多的血量頓時見底。

-123!

看著倒在腳下的屍體,李燕北的眉頭漸漸皺起,這已經是一天來,他殺的第七個人了。

不知為何,今天他一上線,如往常一樣在蛇巢清怪,但沒過多久,就遭到了陌生玩家的攻擊。

本來,他以為對方只是想搶怪罷了,但沒想在他解決完第一個後,緊接就有第二個人向他發動攻擊。如果一個兩個還好說,但在短短的時間內,就一連有七人找上他一頓亂殺,而且每個殺手的遊戲意識都頗為不俗。本能的,李燕北意識到自己應該是被什麼組織給盯上了。

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煙雨公會成立的煙雨幫。

他在常平庄,也就與煙雨幫有些恩怨,其他的人,李燕北還真想不到自己得罪了誰。

懸在他頭頂的名字是紅色的,之所以紅名,是因為之前秒了採摘妹妹的愛,紅名期間他無法回到莊裡,只能在外面刷怪,等紅名慢慢消失。

玩家一旦紅名,只要在線48小時以內,不再進行犯罪,就會消失,但是如果再殺人的話,紅名就會加深加紅,並且更難消退,當殺的玩家或npc達到一定數量的時候,更是有可能會有天劫臨頭。

李燕北只是非法pk了採摘妹妹的愛一個人,所以在兩天的時間內,李燕北一定要保證自己不被掛掉,不然的話,他一整級的經驗都會清零。

要不要躲起來?

一個念頭從他心底生起,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對方是吃定他了。他雖然厲害,但一個接一個的玩家偷襲他,總有防不勝防的時候。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藏起來為好。

可是,很快的,李燕北又否決了這個想法,他眼裡冒著寒意,如果躲起來,那不就代表他怕了那個棒槌?

既然想殺小爺,那就來吧,來多少,殺多少!

想通了,李燕北提著鐵木劍繼續開始清理周圍的蛇怪……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林間突然安靜了下來,彷彿偷襲者一瞬間都消失了一樣。但李燕北卻察覺到了不對,因為林中安靜的有些可怕…

猶如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一樣。

是高手!絕對的高手!

李燕北眼睛一眯,整個人的身體都繃緊,憑直覺,他隱隱感覺到似乎有某個人正在暗處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對方隱藏的很好,以至於他無法窺探出此人的藏身之處。這樣淡淡的壓迫感,李燕北只有在和冬天火柴交手的時候,感受到過。而現在,暗處那人,所散發出的無形氣場,甚至比冬天火柴還要強烈。

此時的李燕北就彷彿一頭掉入陷阱的獵物,盲目的在陷阱中打著轉兒。而獵人,也就是隱藏在暗處的那人,正默默的觀察著他…

對方是想隱藏暗處,通過給他帶來的淡淡壓迫,耗費他的心神,讓他的注意力沒辦法集中…

長時間下去,李燕北必定心神憔悴,無法應戰。

「好算計!」李燕北怎會察覺不到對方的計謀,心中一聲冷笑,旋而,朝蛇巢深處走去。

蛇巢的外圍多是五花大蟒與百節蛇,隨著越來越深入,周圍的蛇怪也五花八門,越來越密集,鐵頭菱,七步蝰蛇等,一條條更加劇毒與兇狠的蛇怪,紛紛遊走過來。

李燕北拉了幾條蛇到身邊,隨即狀若無事的砍著怪。稍許,也不知是精神恍惚,還是一個不注意,李燕北忽然踏入了另外幾條蛇的攻擊範圍,緊接,七八條毒蛇相繼朝他發動了攻擊。這些蛇速度極快的在李燕北身上咬了一口,就見李燕北的血量剎那間掉了一半,而且還中了毒性傷害,頭頂上不斷的飄起-3或-4的字樣。

李燕北大驚失色,緊忙朝林外跑去,直到依靠速度甩開身後那群毒蛇,李燕北才盤坐在地,進入恢復狀態。

見李燕北的血量足足減少一半,隱藏在暗處的那人,似感覺出李燕北在使詐,但還是忍不住的心動了。在少血的情況下,想要掛掉李燕北無疑簡單了許多。

李燕北想用計引他現身,無疑是對自己實力有著絕對的信心,但同樣,他也堅定不移的認為,自己一定能夠殺死李燕北。

接下來,就看他和李燕北的手段,誰更強上一分了!

嗖!

林中寒光暴起,一抹銀芒就如同黑夜中的流星一般迅疾而來,速度極快。等李燕北睜開時,那劍尖已經飛至身前半丈!

好驚人的敏捷!

李燕北眼裡掠過精芒,單手拍地,整個人頓時翻身而起,那襲來的劍身霎時貼著他的側腹划過,卻並未傷到他。待落地後,李燕北單腳一點,身影爆退,和來人保持著距離,同時使用普陽戒的技能,恢復了20點的血量。

198,這是李燕北現在的血量。

抬頭看去,就見對面正立著一名白衣男子,男子手持長劍,目光陰冷的望著他。

系統:叮!你遭受到楚王的攻擊!

楚王!

李燕北聽到系統的提示,眸光掠起驚訝之色,看著對方,心中暗道:「竟然是他!」

然而,還不等他思考,楚王整個人已如蜉蝣般滑動而來,就如同湖面上的浮萍一樣,順著風勢輕盈的飄動著,讓人很難捕捉到進攻軌跡。恍惚間,楚王手中的劍,已如閻王手中的生死筆,直點李燕北的喉嚨,手臂揮起間,沒有半點拖泥帶水。

蜉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