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554章燃燒東京

第554章燃燒東京 (1/2)

小說名稱《紅色警戒之民國》 作者:華麗的虛偽  更新時間:2013-09-10 11:28  字數:3417

成功突襲佐世保,龐大的機群順利回到了濟州島。

俞智聰等人只是快速的休息了一下,很快,戰機又再一次升空,只不過這一次,空騎兵師的入侵者戰鬥轟炸機沒有跟隨。

三個中隊的黑鷹戰機再一次出現在濟州島往日本的空中,而且這一次每一架黑鷹戰機的機腹下,都攜帶了一個巨大的副油箱。顯然,這一次的戰鬥距離不近。

三個中隊的黑鷹戰機,全部爬到了一萬五千米的高空,然後全部進入了亞音速,而是全部都是0.9馬赫,已經臨近了音速,朝著遠處的東京而去小說章節。

時間回到兩個小時以前,在黑鷹戰機和入侵者戰鬥轟炸機準備起飛的時候。日本東京的外海上,一支龐大的艦隊正停靠在距離東京五百海里的海面上。

此時距離離天明還有很長時間,漆黑的東海洋面上夜幕低垂朔風怒吼。

迎著西南風逆風前行的艦隊排成了航行隊形,三艘航空母艦居中,排成兩路縱隊,在航空母艦外四角上,四艘防空巡洋艦緊緊的把兩艘航母守護在中間,在核心艦的四周是六艘城市級驅逐艦,在這些艦船周圍,還有八艘驅逐艦擔負艦隊警戒。

此時的航空母艦上已經被做好攻擊的準備,按一定的順序,排列在起飛線上,飛行員們早早的就集合在飛行員待機室里,等侯出擊的命令。

東海洋面風浪很大。速行駛的航空母艦相當平穩,任何人都知道這是一個進攻的好時節,在漆黑洋面上,艦尾後邊划出一道白色的逐漸向寬展開的長的航跡,航母甲板上的的勤員,正盡著最後職責,為即將出擊的戰鬥機作著最後的檢查。

空襲航空隊指揮部內,王明空身上穿著碣色翻毛皮飛行服,飛行服的衣領處騰出些許白色綿羊毛,依如過去一樣。他的脖間圍著那條妻子親手織制的花格圍巾。當然這條圍巾並不是早些年用轉子發動機時,為擦拭甩在臉上的機油所,只是妻子的一片心意而已。

他來到作室,望著面色凝重的劉海江。

「報告長官。我們可以出發了。」

「嗯。」

劉海江站了起來。摘下手套緊緊的握著王明空的手。

「這一次的任務不同以往。全靠你們了。」

這句話帶著一語雙關之意,對於軍人而言,這次任務意義重大。而對於劉海江而言。這一次的意義也同意非同小可。在兩人起身朝飛行員待機室走去時,劉海江並沒有和過去一樣走在前方,而是向後退了一步,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請!」

無論是他抱著何種心態看待這次攻擊,種種舉動卻是出自於對這些空中勇士的尊重,在數盞節能燈的照耀下,待機室內一面白色因待機室並不寬敞的原因,很多飛行員都站在坐位間的過道上,掛在的待機室內牆上黑板上,寫著此時旗艦的位置:東京以南五百海里。

因為再靠近的話,很容易被日本的潛艇發現,或者被日本的「漁船」發現。五百海里,這已經是一個很危險的距離了,因為再過去一點,就是日本潛艇的主要活動範圍。

「立正,」一進待機室,王明空即喊起口令,所有飛行員向劉海江敬了個軍禮,回禮的劉海江感覺自的嗓子有些乾澀,面對著這些年青的飛行員,劉海江的心中有些愧疚,因為這一次他不知道,這些年輕的飛行員有幾個能夠安然回來,因為就算是跳傘,也意味著死亡。

「諸位,別的話我也不多說了,按原命令出發。」

「敬禮。」在飛行員衝出待機室時,站在甲板上的的勤人員隨著一聲口令聲,同時向著飛行員們行起了軍禮,他們視線隨著飛員奔去的方向而轉動著。此時並沒有多的言語,所有的一切都在這一個軍禮之中。

王明空是最後一個的離開待機室,正準備朝自己的飛機走去時,他看到在飛行甲板上,自己的老朋友站那,面色嚴肅的看著自己,兩人會義的笑了笑都沒有說什麼一切都是心照不宣。

「知道嗎?如果可以,我願意和互換角色,我降一級你升一級,」

握著王明空的手,徐秦江不無羨慕的望著自己的朋友。

「你拿老婆和我換,我也不願意。」此時的王明空如過去一樣,似乎並沒有戰前的張。

徐秦江笑了笑,狠狠的砸了一下王明空,

「我沒老婆,你知道的,等打完這一仗,把你小孩姨介紹給我,咱們兩做連襟。」

「成,只要我活著回來,小孩姨就是你的了。」

兩個男人之間的話,似乎和戰鬥並沒有什麼關係。

艦橋上,海風刮的嗚嗚直響,飛行甲板上一片忙碌之色,天空已經逐漸放亮,原本看不到的水天一線,在朝陽下,正在慢慢的顯露出來。

和朋友告別後的王明空,向聚集在飛行指揮所的人們打了招呼,算是和他們告別了。

「馬到成功。」

「燃燒東京。」

人們的問候聲和勵聲中,王明空朝著自己的飛機走去,他的那架戰機的尾翼塗著紅黃相間的油漆,即便是在夜裡這兩種顏色也同樣非常醒目。

來到艦橋的徐秦江看到艦隊指揮官劉海江和一眾幕僚正站在那裡,目送著航空隊的出發。

「長官,您看大家士氣高漲,所有人都準備出征了。」

劉海江點了點頭,士氣非常高。

「因為大家都明白,最終的勝利是屬於我們的。」話音一落,劉海江便拍了拍扶手,再次嘀咕了一聲:「可惜,自己沒有機會一觀盛況。還有,希望你們每個人都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