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九星天辰訣 >第七百七十九章龍帝的請求!(三更

第七百七十九章龍帝的請求!(三更 (1/2)

小說名稱《九星天辰訣》 作者:發飆的蝸牛  更新時間:2014-01-05 01:11  字數:3811

~~

雲華星主被一擊轟殺,剩下那七個下位星主都躲在一些深淵、山谷、大海之中,不敢出來。

「這魔靈神艦好強大!」

龍帝、騰雲等人不禁驚嘆,這是他們生平見過的最強大的東西,有了這等神器,天元星還有什麼好怕的?

其餘一眾侍神們終於定下心來,葉辰帶給了他們太多的驚喜,天元星終於脫離危難了!

阿狸、葉媃還有狴靈互相擁抱了一下,充滿了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悅感,經過剛才那一戰,她們之間的感情已經不遜色於親姊妹了。

此刻,操縱魔靈神艦的葉辰正一臉肅殺,完全沒有其他人那般輕鬆的樣子。

放走一個人,對天元星都是一個莫大的威脅!

葉辰不斷地擴張神魂,搜尋著那幾個星主的蹤跡。

此刻,天元星的背面,一個星主騰空而起,向天元星外衝去。

那個星主正是之前想要殺葉辰的若離星主!

這時,天元星上空風雲突然,寒風呼嘯,一團團烏雲慢慢凝聚而來,將整顆星體都包裹了起來。

葉辰隱隱聽到了星魂在吟唱著什麼,那是一種古老的咒語,神聖而莊嚴。

片刻間,整個天空烏雲密布,那烏雲之中電閃雷鳴,一股股可怕的氣息,布滿了整片天空。

空氣彷彿都要凝滯了。

就跟當初雲隱星主造訪天元星的時候一樣,天元星魂開啟了星魂之域!

這一刻,任何人都休想從天元星跑掉,就算是高位甚至天位的星主,也無法掙脫星魂之域的束縛。

若離星主心驚肉跳,但還是不死心,飛到了上萬米的高空,突然感覺到一股無窮的雷霆之威鎮壓而下,身上就像是有千萬條繩索,把他向後拉扯。

很快地,若離星主便飛不動了,不管他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星魂的束縛。

遠處的天空之中,一道流光閃過,一艘黑色巨艦出現在了天空的盡頭,正是那艘魔靈神艦!

若離星主心中萬分懊悔,他怎麼也想不到,在他看來不過是個螻蟻的葉辰,轉眼間竟變成了噬人的凶狼!

在這巨無霸般的魔靈神艦面前,他的心中滿是無力感,就算他爆發出全部的實力,也無法擊破魔靈神艦!而魔靈神艦上的二級死光魔塔,卻是可以輕鬆將他轟落!

想到之前那被轟得慘不忍睹的雲華星主,若離星主臉色慘變,感覺自己整個心臟都在不停地抽搐。

「放過我,我、我可以把若離星所有的財富都給你!」若離星主停在半空中,向遠處的魔靈神艦傳音道,他看到,魔靈神艦上死光魔塔的黑色光球都已經凝縮成了拳頭大小,隨時都會向他轟射過來,他彷彿已經能夠感覺到那種熱焰加身的劇痛感,整個身體都不禁微微顫抖,再也沒有剛才囂張狂霸的氣勢。

「若離星主,你現在說這話會不會太遲了些?」葉辰不屑地冷哼了一聲。

鬼才會相信,若離星主離開了天元星之後,會遵守他的諾言。

「葉辰,你如此逆天行事,會給天元星帶來滅頂之災的!」若離星主臉色變了又變,橫眉怒目地道,「趕緊罷手,還能回頭!」

「死到臨頭,還敢威脅我天元星!」葉辰哼笑,不殺你們,天元星才會有滅頂之災!

魔靈神艦上的一座死光魔塔微微調轉了方向,瞄準了若離星主。

「我是祖安星離淵老祖的弟子,你不能殺我!」若離星主驚恐地大聲吼叫著。

「我管你是誰的弟子,就算你師傅來了,我也照殺不誤!」葉辰冷哼了一聲,「嘭」的一聲,一股能量流以魔靈神艦為中心,向四周逸散,「嗖」的一聲,一道巨大的光柱劃破天空。

若離星主驚叫了一聲,轉身就想要逃跑,但是那道光柱速度實在太快了,根本不給他任何反應的時間,「轟」的一聲,他感覺被一團灼熱的能量吞沒,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痛楚傳來,片刻之後,他便化作一道流星一般的火團,從天空中墜落。

那若離星主挨了一擊之後,還沒有死透,凄厲地慘叫著,靈魂逸散到空中,對著魔靈神艦方向大罵:「總有一天,你們會遭報應的!」

「今天就是你的報應!」葉辰那帶著絲絲魔氣的臉上,神情冷峻肅殺。

轟!轟!轟!

一道道黑色光束轟擊在若離星主的身上,將若離星主肉身轟得粉碎,被火焰燒灼成灰燼,直至魂飛魄散!

又一個星主被二級死光魔塔轟落!

「第二個!」葉辰目光森冷,繼續搜尋下一個星主。

與此同時,葉辰並沒有放過那些四散奔逃的侍神強者,死光魔塔一輪又一輪地發射而出,橫掃大片侍神,殺到最後,所有侍神都不敢聚在一起,更不敢登上天河樓船和小行星體,否則目標太大,他們都分散躲到天元星各處去了。

這些侍神沒有天河樓船和小行星體,根本無法離開天元星,葉辰的神魂四處搜索那些隱藏起來的星主,過會兒再來收拾這些侍神也不遲!

東川大陸,一座幽深的峽谷之中,其中一個星主變化成了普通人,隱藏在了峽谷之中,他心驚膽顫,雖然剛才攻擊葉辰的人當中沒有他,但是葉辰好像不準備放過他。

他之所以來到天元星,是覬覦天元星的財富,除了探索海底的神秘堡壘之外,他還殺了不少天元星的強者,從那些人身上搶到了一些寶物,不過這一切都是秘密進行的。

就在這時,「轟」的一聲巨響,一道光束穿透了他前方的山體,轟擊在了他的胸口上,在那灼熱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