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九星天辰訣 >第四十七章暴怒的雲易陽

第四十七章暴怒的雲易陽 (1/1)

小說名稱《九星天辰訣》 作者:發飆的蝸牛  更新時間:2013-03-07 17:52  字數:2638

把雲家堡的寶庫洗劫了一番,葉辰沒有一點愧疚之心,反而興奮不已,心想著什麼時候去把東林郡王府也洗劫一番,那可真是大快人心。

雲家堡若是沒有東林郡王府撐腰,又豈會如此肆無忌憚地對付葉家堡?而且東林郡王讓父親承受了那麼大的屈辱,這帳也是要算的!不過要先從雲家堡算起!

雲家堡的雲易陽是九階中期的高手,雲易玄九階初期,另外還有六個八階,除此之外,羽翼無數,葉辰目前的實力,還是太過低微了。

比武大會明天才會開始,葉辰一直呆在房間裡面修鍊九星天辰訣。

就在葉辰潛心修鍊之時,雲家堡內院卻是鬧翻了天。

「你們確定我房內沒有人進出?」雲易陽勃然大怒,光天化日,他放置於房間暗格之內的丹藥以及家族功法武技等等,居然全都不翼而飛了,這怎能不令他焦急惱火。

丹藥丟了倒還是小事,家族功法丟了,這事情非常嚴重,雖然其他長老那裡,也有完整的凝玄罡修鍊功法,但家族功法流落在外,對雲家堡而言,那是一個莫大的打擊。

至於那木盒裡的東西,乃是家族上千年傳承下來的,就連他也不敢告訴族人們,自己把東西弄丟了!

不過除非是十階高手,根本不可能將木盒破開,木盒的金鎖裡面也暗藏陷阱,沒有他的鑰匙是無法打開的,若是偷東西的人無意中觸動金鎖里的陷阱,說不定還能把東西找回來。

面對盛怒中的雲易陽,一眾護衛們戰戰兢兢,他們不知道雲易陽到底丟了什麼東西,發這麼大的火。

「堡主,我們確定,今天絕對沒有任何人進入您的房間。」一個護衛小心翼翼地道。

「一群廢物!」雲易陽一巴掌扇在那個護衛的臉上,嘭的一聲將那個護衛拍飛了出去,他都氣得想殺人了!

眾護衛噤若寒蟬。

「連雲十八堡比武大會,來雲家堡的高手很多,說不定是他們乾的。」雲易玄見雲易陽如此惱怒,在一旁道。

「那現在能怎麼樣,莫非要把每一個人都搜過去不成。」雲易陽怒聲道,前來連雲十八堡觀禮的人,很多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雲易陽不可能一一搜過去,那樣就把所有九階高手都得罪了,而且這些人知道雲家堡大白天丟了東西,雲家堡臉都丟大了。

「只能私下裡查訪了,那偷了東西的,應該還沒有離開雲家堡。」雲易玄還是第一次看到雲易陽如此盛怒。

「你派人去查,封鎖堡門,所有人進出都要好生盤查!」雲易陽道,突然又想到了什麼,「能夠在大白天躲過這麼多護衛的視線將東西偷走,至少也是九階的高手,多注意那些高手,不過不能明著查他們,只能旁敲側擊。」

大白天進房間偷走了這麼多東西,護衛們居然一點都不知道,要知道他的護衛里,有幾個可是七階的高手!就連他本人也未必能做到,而且房間里機關重重,居然一點都沒有觸發,那個傢伙的實力,就引人猜測了。

雲易陽有點想不通,既然對手實力這麼強,怎麼會在意雲家堡這點東西呢,莫非是雲家堡的宿敵?難道是葉蒼玄?應該不是,雲易陽不相信葉蒼玄有這個本事!

東西若是找不回來,對雲家堡而言將是一個莫大的打擊,雲易陽坐立不安,焦躁地一掌拍在了一張桌子上,那張桌子頓時四分五裂。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把東西找回來!

雲家堡加強了戒備,並且派了大量護衛,開始暗查丟失物品的下落,幾個九階高手成為了重點查訪的對象,葉蒼玄和葉辰,卻是第一時間被排除了,因為整個下午,他們兩個人都沒走出過房門,莫風等人住在一旁,可以作證,沒有其他人看到他們走出房間。

葉辰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間里,根本不知道外面亂成了一鍋粥。

他坐下來,運轉著體內的玄氣,那九個氣團,在丹田之處以奇怪的方式轉動著,給人一種玄奧高深的感覺,每轉動一個周期,葉辰便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玄氣比之前粗壯了幾分。

這修鍊的速度,令他自己都不禁瞠目結舌,七階頂峰的壁障,近在眼前了。

若是升到八階,即便碰到雲易玄,葉辰相信自己也會有自保之力。

這雲家堡之中處處危機,一不小心便有可能被雲家堡的人暗算喪命,葉辰迫切地需要提升自己的實力!

明天就是比武大會了,連雲十八堡比武大會每隔幾年就會舉辦一次,今年多了葯尊選徒這一項,不知道會有什麼新節目,叔公交代過他,不能太過張揚,不過葉辰說過要教訓雲易飛的,怎麼能食言!

暫且先專心修鍊,明天看看情況再說。

晚間,雲家堡舉行了一次聚會,連雲十八堡其他幾個堡的人,都去參加雲家堡的聚會了,獨獨少了葉蒼玄和葉辰,葉蒼玄明白,這是雲易陽在刻意孤立他們,也呆在房間里不停地修鍊,葉家堡想要解圍,誰都靠不住,關鍵還是要靠自己的實力!

一天時間過去了,第二天,眾人早早地起來,天還才蒙蒙亮,雲家堡便已是人聲鼎沸。

葉辰和叔公一起吃過乾糧,便一起前往雲家堡中央的演武場。

雲家堡的演武場比葉家堡的要大了數倍不止,中央搭建了五座擂台,周圍聚集了足足上千人,竟沒有一點擁擠的感覺。擂台的前方擺放了一些座位,在人們的注目當中,雲易陽還有其餘堡主等一眾九階高手紛紛落座,葉蒼玄的位置,竟是排在最末位。

雲家堡當真是處處與葉家堡為難,葉辰不禁有些惱怒。

眾人落座,上首的雲易陽有幾分憔悴的樣子,雲家堡寶庫失竊,將他折騰得一晚上都睡不著,整晚都在想到底是誰偷了東西,甚至懷疑到了自己人,把下面的護衛們都查了一遍。

瞟了葉蒼玄和葉辰二人一眼,雲易陽冷笑了一聲,在連雲十八堡里,葉家堡基本算是被孤立了,葉蒼玄雖然已是九階中期,但既然來了雲家堡,就別想活著回去,而且用不了多久,葉家堡也會被攻陷,這樣便算是除掉了一個心腹大患,心中算是稍微好過了一些。

過了一會,一個身穿灰袍的人步履沉穩地走上了看台,臉上的神情自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此人正是黎詡。

看到黎詡出現,眾人紛紛作揖。

「黎大師。」

「黎大師好。」

黎詡笑了笑,悠然落座。

葉辰的目光落在了黎詡的身上,這個黎詡看起來,倒並不是面目可憎,據說已經四十二歲了,看起來卻像個三十歲的,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用神魂查看了一下他的實力,是九階中期的,實力比叔公和雲易陽還要強上幾分。

據說一個高級藥師,其人脈關係之廣是難以想像的,別看他只有一個人,但背後卻是代表著一股強大的勢力,揮手之間可以毀滅整個連雲十八堡!也難怪這些九階高手們對黎詡如此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