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九星天辰訣 >第三十四章修改武技

第三十四章修改武技 (1/1)

小說名稱《九星天辰訣》 作者:發飆的蝸牛  更新時間:2013-03-07 17:52  字數:2745

「諸位族中兄弟子侄,並非我葉戰天貪生怕死!我葉家堡傳承至今,已經經歷了數千年,幾度滄海桑田,想當初,我葉家堡是何等輝煌榮耀,時至今日,一個雲家堡都可以欺壓到我們頭上。雲家堡今日搶奪我葉家堡的礦山,是想滅我葉家之宗族,絕我葉家堡千年傳承之血脈,我們能夠答應嗎?不可能,斷然不能!但是今天,我們必須要忍,相信我葉戰天,再過十五天,等連雲十八堡比武大會一過,葉家堡便當集全族之力,與雲家堡決一死戰!」葉戰天眼眶含淚,顫聲道。

「我也同意戰天的決定。」葉蒼玄在一旁道,「等連雲十八堡比武大會一過,我們便會與雲家堡決戰!」

一眾族人們聽到族長和老族長都這麼說,雖然心中悲憤,但也點頭同意。

葉辰趕緊拿了一些止血的藥草,給一眾族人們止血。

大廳里的族人們跪在大廳里,久久不願意離去,大廳外面已經圍滿了族人。

葉蒙等人向其餘族人們轉達了葉戰天和葉蒼玄的話,知道葉家堡礦山被占,整個葉家堡都瀰漫在一種悲憤的情緒當中。後山礦山是老祖宗交託到他們手上的產業,這祖業若是都被人強佔了,今後哪還有葉家族人容身之所!

葉辰心裡有些愧疚,如果不是自己殺了雲老六,雲易玄這些人就不會找上門來,就沒有理由搶奪葉家後山的礦山。葉家堡後山的礦山,對族人們而言,並非只是一座礦山那麼簡單,那是家族立足之根本!

許久之後,族人們才漸漸散去。

「辰兒,你過來這邊。」葉戰天看向一旁的葉辰,招招手道,此時的他顯得有些疲憊,令葉辰看了心中一痛。

葉蒼玄等人也朝葉辰看了過來。

葉辰低著頭,歉疚地道:「父親,孩兒錯了。」

「你怎麼錯了?」葉戰天慈愛地摸了摸葉辰的腦袋。

「那些人是我殺的。」葉辰老實地道,一臉愧色。

葉戰天、葉蒼玄等人雖然猜到,雲老六應該是死在葉辰的手裡,但是他們心裡又有點不相信,葉辰才五階巔峰而已,而雲老六,則是八階的高手,據說另外三個,一個七階、兩個六階,以葉辰一人之力,幹掉了這麼多高手,這怎麼可能?得到葉辰的確認之後,一個個不禁動容。

「那雲老六可是八階高手,辰兒究竟是用什麼方法擊敗雲老六的?」聽到葉辰的話,葉戰天心潮起伏,久久難以平靜。

「孩兒僥倖,是用霹靂子。」葉辰有些憤懣道,「孩兒沒想到,那雲易玄居然會找上門來。」

那霹靂子威力雖然大,相當於九階高手攻擊的威力,但對八階或是九階高手的實戰作用,還是有限,畢竟八階或是九階的高手,並不會站在那裡不動,八階的高手閃躍騰挪有多快?可能雲老六一時不查,結果中招了。

「辰兒,你可知道你錯在哪裡?」葉戰天看著葉辰,卻沒有責罵的意思。

「孩兒不該殺了雲老六。」葉辰低下頭道。

「雲老六該殺,殺了雲老六,削弱了雲家堡的實力,你沒有錯,反而有功。」葉戰天搖了搖頭道。

「但是後山的礦山,卻被雲家堡奪走了。」葉辰看向父親,面有愧色。

「你以為你不殺雲老六,雲家堡就不會來奪礦山嗎?雲家堡盯著葉家堡後山的礦山已經很久了,遲早會來搶奪的。」葉戰天看到葉辰低落的樣子,也不想過於責備葉辰了,道,「你錯在不守族規,半夜偷偷溜出堡外,所幸沒碰到危險,安全回來了,若是遭遇了更強的對手,被人伏擊怎麼辦?以後絕對不可以以身犯險!」

「孩兒明白了。」葉辰點頭道,沒想到父親說的居然是這個,想到父親對自己的關心,葉辰心中一片暖意,若是父親知道昨天晚上他進入了連雲山脈深處,估計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平靜,而是暴跳如雷了,當然他是不會把阿狸的事情說出來的。

葉戰天想了想,葉辰既然能打敗雲老六,只要不碰到八階頂峰或是九階高手,一般都不會有危險,這樣他就安心很多了,也不著急關注葉辰當前的修為了。

「孩兒在葉家堡外,不但遇到了雲老六,還遇到了葉墨陽。」葉辰考慮了一番,還是決定說出來。

「葉墨陽?」一說到葉墨陽這個叛徒,葉蒼玄等人都震怒異常,「葉墨陽現在在哪?」他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叛出宗族的叛徒!

「葉墨陽已經被孩兒擊殺了。」葉辰道。

「辰兒做得好,為葉家清理了門戶!」葉戰天等人紛紛道,大感痛快,「葉墨陽該死!」

「孩兒從葉墨陽身上,找到了這個。」葉辰將陰雷爪武技,遞給葉戰天。

「陰雷爪?」葉戰天面色一變,語氣頓時變得嚴厲了起來,「你有沒有練這陰雷爪?」

「孩兒翻看了一下。」葉辰見葉戰天臉色有點不太好,低著頭道。

「大哥,你太多慮了,辰兒昨天晚上才拿到陰雷爪,就算學了,估計也只是皮毛而已。」葉戰龍在一旁笑道。

葉戰天聽到葉戰龍的話,臉色稍緩,歉然道:「為父太過緊張了,修鍊陰雷爪,容易導致脾氣暴躁甚至走火入魔,絕對不可以學習,你可明白?」葉戰天關心則亂,葉辰是葉家堡數百年來最有天賦的一人,更是他的親生兒子,葉戰天唯恐葉辰誤入歧途。

葉辰想說,自己已經將陰雷爪進行了一些修改,修鍊之後不會引起走火入魔了,但不知道該說不該說,葉辰對葉戰天,心中總是存著敬畏之心,可能因為父親是族長,平時都有一種威嚴的氣勢。

「這陰雷爪還是毀了算了!」葉戰天想了一下道,正準備將陰雷爪武技撕碎。

「父親,等一等。」葉辰心下焦急,趕緊道,這陰雷爪修改之後好歹也是一種三品上乘武技,毀掉就太可惜了。

「怎麼了?」葉戰天疑惑地看向葉辰。

「孩兒看了一下陰雷爪的修鍊之法。」葉辰有些擔心地看了一眼葉戰天,見葉戰天沒有發怒,這才繼續道,「陰雷爪的修鍊之法中,有一些錯誤,逆行手太陽經,時間久了之後,才會導致脾氣暴躁嗜殺,孩兒將陰雷爪的修鍊之法修改了一番,修鍊之後就不會走火入魔了。」

葉蒼玄、葉戰天等人相顧一眼,如果葉辰說的是真的,那陰雷爪這三品武學,卻是能保留下來了。但是,葉辰真的能修改武技?要知道葉家堡數百年來,能夠修改武技的,無一不是九階以上的高手,甚至是十階的,天賦卓絕之輩!

如果別的小輩說自己將家族中某項武技修改了一下,他們定然不會相信,覺得對方是在說夢話,但葉辰不同,說不定葉辰得到了葉家老祖宗的指點。

葉戰天翻看了一下陰雷爪,發現裡面確實有一些修改,是葉辰的筆跡。

「為父回去,跟你叔公還有眾位叔叔一起,仔細研究一番,在我們得出結果之前,切記不能修鍊該武技,你可明白?」葉戰天看向葉辰告誡道。

「孩兒知道了。」葉辰原本想說,自己非但練成了陰雷爪,還把陰雷爪練成了風雷爪,但是想了想,一晚上就修鍊成功了一項三品武技,若是說出來,未免太驚世駭俗了,臨到頭又把話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