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九星天辰訣 >第二十二章做妾?(求推薦票!!)

第二十二章做妾?(求推薦票!!) (1/1)

小說名稱《九星天辰訣》 作者:發飆的蝸牛  更新時間:2013-03-07 17:52  字數:2724

雲易玄此時,居然感覺到了一絲莫名的壓力。

莫非葉蒼玄已經突破九階初期,到達九階中期了?

雲易玄想想,竟是出了一頭冷汗,若是葉蒼玄的實力也到了九階中期,葉戰天的實力跟他相當,那豈不是說,葉家堡的實力已經逼近了雲家堡,雲家堡若是想要對付葉家堡,就必須小心謹慎了。

一旁的秦羽和嚴胤臉色變幻,他們沒想到,葉家堡倒也是一塊難啃的骨頭。

雲易玄腦子裡閃過幾個念頭,就算葉蒼玄的實力到了九階中期,他們照樣有方法可以對付,不動聲色地道:「先前我們和葉家的葉墨陽長老有過交易,葉墨陽長老說願意用葉家堡後山的礦山,向我們雲家堡換三枚凝氣丹,我們給了一枚凝氣丹作為定金,並立下了契約,今天過來,準備給你們剩下那兩枚凝氣丹,換你們後山礦山的所有權。」

「葉墨陽已經被我們逐出葉家,他再也不是葉家中人了,雲二堡主莫非認為,一個叛徒能夠隨意買賣葉家的礦山?」葉戰天冷哼了一聲道,又是葉墨陽!

「怎麼,葉墨陽長老已經被逐出葉家了?我怎麼不知道,是何時被逐出葉家的?戰天兄莫要欺我,莫非葉家堡想要抵賴不成?」雲易玄神色一冷,蠻橫地道。

葉墨陽叛出葉家堡,雲易玄不可能不知道,說不定葉墨陽此時正在雲家堡里!雲易玄分明是想憑著那所謂的契約,強奪葉家的礦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不是我拿幾枚凝氣丹,隨便讓雲家堡的某個長老立個契,就能買下雲家堡的所有礦山了,這筆生意,倒是好做得很。」葉辰突然出聲道。

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葉辰的身上,沒想到一個小輩,居然敢在這種場合公然反駁雲易玄。

「我和你叔叔伯伯們說話,哪裡有你一個小輩說話的份!」雲易玄臉色陰沉地喝道。

「葉辰現在乃是葉家堡的繼任家主,他說的話,也代表葉家。」葉蒼玄道,若不是葉辰,葉家斷然不敢跟雲家堡公然對抗,他看葉辰,越看越是喜歡,便如自己的親孫一般。

「一個十七八歲的黃毛小兒,說的話也能代表葉家,那葉墨陽長老,如何就不能代表葉家?」雲易玄冷笑了一聲,言辭犀利。

「我說了,葉墨陽是葉家的叛徒!」葉戰天沉聲道,這雲易玄居然還蠻不講理地揪著這點不放。

「我們訂立契約之前,葉墨陽還沒有被逐出葉家,這又當如何一說?」雲易玄不依不饒地道。

「雲家堡莫非要強搶葉家堡的礦山不成?」葉戰天怒喝道。

「戰天兄不要動怒,我們雲家堡身為連雲十八堡的盟主,自然是要講理的,事情並不是沒有轉圜的餘地,若是葉家堡答應我雲家堡的一些條件,雲家堡倒是可以讓出那片礦山!」雲易玄道,說話的語氣,儼然那礦山已經是他們的一般。

葉蒼玄等人怒火中燒,這世界,便是一個強權的世界,一切都要靠拳頭說話,雖說他和葉戰天實力大進,但依然不及雲易玄和雲易陽,而且雲家堡附庸者眾多,若是跟雲家堡翻臉,葉家堡只怕要面臨一場滅頂之災。

「雲易飛,出來吧。」雲易玄揮了揮手,只見一個長相英俊的年輕人,從雲易玄身後的眾人之中走了出來。

那個叫雲易飛的筆挺地站在那裡,有些傲氣的樣子,目光從葉家眾人身上掃過,最後落在了葉家一眾家族子弟中的葉璇和葉媃身上,眼睛中閃過一絲淫邪之色,雲家堡之中,卻是沒有這等絕色。那葉璇嫵媚靚麗,有一種說不出的動人味道,而葉媃則是淡雅出塵,環肥燕瘦,各有特色。

「雲易飛乃是我堂弟,家族年輕一輩中天賦最好的一人,十八歲便已達到七階頂峰。」

雲易玄話題轉移到了雲易飛身上,葉家堡眾人都在揣測雲易玄到底想要說些什麼。

葉璇和葉媃看到雲易飛的目光朝自己身上掃來,都露出了一絲厭惡的神情。

「聽說葉家堡的葉璇,不僅絕色,天賦也是不錯,於是我和雲堡主都想著,讓葉家堡和我們雲家堡結成秦晉之好,如此一來,我們雲家堡便不追究後山礦山的所有權了,葉家堡所有出產的玄鐵,雲家堡均以市價收購,不知戰天兄意下如何?」雲易玄看著葉戰天,笑眯眯地道。

葉家眾人心中滿是怒氣,尤其是葉家暗慕葉璇的一眾小輩,都握緊了拳頭,雲家堡真是欺人太甚,先是逼葉家堡交出後山的礦山,又是逼婚,一眾小輩們全都懊惱不已,為什麼平時不好好修鍊,讓自己的宗族受此欺凌!

葉璇臉色一白,葉家堡和雲家堡之間,有著深仇大恨,她才不願意嫁到雲家堡,看那雲易飛其人,也是面目可憎!

「這生意倒是可以做得,雲易飛是你和雲堡主的堂弟,那我豈不是要叫你和雲堡主一聲賢侄,平白升了一輩!」葉戰雄哈哈大笑,嘲弄地道。

雲易玄面色發青。

雲易飛看到葉戰雄如此,冷笑了一聲道:「葉家堡真是無禮至極!那葉璇來我雲家堡,也就是給我做妾,正房乃是東林郡的雲煙郡主,那葉璇雖說獲得了進入青雲宗的資格,但嫁給我做妾,也應該覺得榮耀才是!」

將葉璇嫁去雲家堡給人做妾,這對葉家堡而言,簡直是莫大的恥辱!

雲家堡這些人的嘴臉,讓葉辰極為憤怒,璇兒是三叔女兒,是他血濃於水的親人,而且溫和善良,與人無爭,待人極好,他又怎會容忍讓璇兒嫁到雲家堡去!

「三位堡主,你們請回吧,恕不遠送。」葉戰天下了逐客令,現在他對雲家堡,渾然不懼,雲家堡若是想要欺到葉家堡頭上,也要付出點代價!

秦羽和嚴胤皆都出來勸說。

「戰天兄,我覺得葉璇那孩子嫁入雲家堡,乃是她的福氣!」

「我也覺得,葉家堡和雲家堡從此結為秦晉,豈不是一件美事?」

聽到秦羽和嚴胤的話,葉家堡一眾小輩們氣得發抖,這兩個堡主分明是雲家堡的走狗。

「既然如此,秦堡主和嚴堡主為何不把女兒嫁給那雲易飛?」葉戰天毫不客氣地反問道。

「既然葉家堡不肯,那便算了,兩位堡主在此作證,我並沒有不給葉家堡機會,只是葉家堡給臉不要臉,以後我雲家堡翻臉,別怪我雲家堡心狠手辣!」雲易玄語氣冰冷地道。

秦羽和嚴胤尷尬地笑笑,他們是不願意招惹葉家堡的,但是受雲家堡挾持,只能默認了。

「遲早有一天,我會讓葉家堡將那葉璇乖乖送上!」雲易飛站起來,藐視地掃了一眼葉家的眾人,目光落在葉辰的身上,「聽說你是葉家堡年輕一輩的第一人,獲得了繼任家主之位,等到十八堡比武大會之時,我倒要看看,你能在我手下走得過幾招。」

「屆時一定領教!」葉辰微眯著雙眼,眼眸中閃過一絲殺機,才七階頂峰就敢如此囂張,到時候別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雲易玄拂袖而去,雲家堡眾人趕緊跟上。

「戰天兄,告辭!」秦羽和嚴胤看向葉戰天道,見葉戰天臉色鐵青,也轉頭離去。

雲易玄等人走遠,離開了葉家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