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九星天辰訣 >第十九章獨角蜥

第十九章獨角蜥 (1/1)

小說名稱《九星天辰訣》 作者:發飆的蝸牛  更新時間:2013-03-07 17:52  字數:2375

夜色漸深,三更時分,突然一聲憤怒的獸吼,在葉家堡外響了起來,接著便是牆體轟然崩塌的聲音。

「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家堡裡面亮起了一盞盞燈火。

「妖獸襲擊!」

「妖獸襲擊!」

守夜的族人們大聲喊著,將沉睡中的其餘族人們喊醒。

很快地,一個個身影掠了出來,正是葉蒼玄、葉戰天等人。

葉辰飛掠而來,朝遠處看去,一隻體型巨大的妖獸,落入了他的眼帘,是一隻類似蜥蜴的生物。

「是獨角蜥,小心它的劇毒!」葉蒼玄驚喝道。

「是九階的,大家小心!」葉戰天一掌印在獨角蜥的頭上,只令它頭側了側,右手被厚實的蜥甲震得酸麻。

獨角蜥一般都在深山老林裡面活動,很少會到這片區域來,今天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隻獨角蜥竟然來了葉家堡。

那獨角蜥挨了一掌,更加惱怒,一掌拍飛了幾個族人。

場面一片混亂,葉蒼玄、葉戰天等人紛紛對獨角蜥出手,實力稍次一些的族人們都退了下來,到家裡拿了強弓強弩。

妖獸攻擊葉家堡,倒也不是什麼稀罕事,每年都要遭遇幾次,不過歷年來,他們遭遇到的妖獸,實力最強的也就只有七階,罕有九階的妖獸。由於經常遭受妖獸攻擊,葉家堡針對妖獸,還是設置了不少機關的。

「把獨角蜥引向捕獸坑!」葉戰天低喝道。

捕獸坑是針對妖獸非常有效的辦法,先是讓妖獸掉進坑裡,然後再用機關移巨石砸下,裡面再用蠟油點火燃燒,就算是九階的妖獸,也必死無疑。

「族長,捕獸坑的機關被人破壞了,蠟油也燒起來了!」有族人喊道。

葉戰天皺了一下眉頭,心中頓時升起一絲不妙的感覺。

「戰龍,葉墨陽在哪裡,不要讓他給跑了!抓住葉墨陽!」葉戰天沉喝道,破壞捕獸機關,那肯定是堡內的內奸乾的,定是葉墨陽無疑了。

葉戰龍的身影箭一般,朝捕獸坑那邊奔去。

捕獸坑裡的蠟油燒起來了,獨角蜥最怕火,是不會往那邊去的,看來只能將獨角蜥磨死或者驅趕走了。

一般妖獸,都比同階的人類要強大得多,獨角蜥實力驚人,葉戰天、葉蒼玄竟有點抵擋不住。

嗖嗖嗖,一股股箭雨,朝獨角蜥激射了出去。弓箭的傷害十分有限,但堡內的城防強弩威力還是相當大的。

獨角蜥高達三四丈的巨大身軀,不停地甩動,被強弩射傷之後,它更加暴怒,猛地撞了過去,轟轟轟,三架城防強弩被撞得粉碎。

這城防強弩乃是葉家堡費了不少財物,用心打造,現今被毀了,令葉戰天大為震怒。

「孽畜!」葉戰天一掌轟在獨角蜥的身側。

獨角蜥猛地橫撞過來,嘭,葉戰天被撞得飛退了好幾丈,氣血翻湧。

葉家堡雖然人多,但獨角蜥的鱗甲太過厚實,八階以下根本傷不到獨角蜥,八階九階高手盡全力一擊,也只能讓獨角蜥稍微難受一下而已。

葉辰縱身飛掠到距離獨角蜥大概三丈遠的地方。

「辰兒,你來這裡幹什麼,走遠一點!」葉戰雄急聲道,把葉辰往後面扯。

一眾八階的大人,也奈何不了獨角蜥,葉辰就不要來湊熱鬧了,以葉辰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傷得了獨角蜥!

「三叔,我不會冒險的。」葉辰趕緊躲開。

「你手裡拿著什麼東西?」葉戰雄這才注意到葉辰手裡抱著一個大布包。

葉辰抱了一大包黑火藥出來,他原本想把東西做得更精細實用一點,但目前只搞出這麼粗劣的東西來。

在葉戰雄注意力集中在葉辰手裡的布包上的時候,葉辰點燃了引信,縱身朝獨角蜥奔去。

「辰兒,快回來!」葉辰速度太快了,葉戰雄居然沒拉住。

葉辰距離獨角蜥越來越近,把那東西往獨角蜥的肚子下一扔。

那獨角蜥注意到了葉辰,一爪子拍了下來。

眼看著就要被獨角蜥拍中,葉辰猛地向外撲了出去,那獨角蜥的爪子竟是在他的頭頂掃過,以他六階的實力,若是挨上獨角蜥一爪子,那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

「大家快退開!」葉辰焦急地大喊。

聽到葉辰的話,眾人雖然有點疑惑,也還是不停地後撤。

看到葉辰倒在地上,葉媃不顧危險地沖了過來,想要把葉辰往外拉。

黑火藥就要爆炸了,葉辰看到葉媃過來,心裡緊張得要死,縱身將葉媃撲倒,護在身下。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在場的族人們耳膜都要被震裂了一般,靠得近一些的族人感覺一股衝擊力橫掃而來,將他們卷飛了出去,稍遠一些的族人看到了極為驚人的一幕,那隻獨角蜥如此龐大的身軀竟被掀翻到了空中,在空中打了個旋,重重地摔落在了地面上,腸子什麼流了一地。

那獨角蜥生命力倒還頑強,掙扎著朝外面爬。

葉蒼玄也顧不得心中的震撼,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柄鋼叉,朝獨角蜥脖子處的軟肉狠狠地扎了下去,噗的一聲,那獨角蜥被釘在了地面上。

獨角蜥的腿部依然在不停地顫動,抓著地面,估計至少要過一刻鐘才會死透!

周圍受傷的族人倒了一地,外圍的族人們趕緊衝過來救治。

葉辰感覺身下傳來一聲嚶嚀,剛才情勢太危急了,他也沒想太多,現在這才發現,葉媃正被他壓在身體下面,葉媃的臉,跟葉辰近在咫尺,胸膛完全貼在了一起,隔著薄薄的衣衫,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份柔軟的觸感,一股少女的幽香傳入鼻尖。

「葉辰哥哥,可以起來了么?」葉媃的大眼睛裡面滿含著羞意,她感覺自己的兩腿之間似乎被什麼東西擱到了,好似想起了什麼,心頭微微一顫。

「剛才事急從權,媃兒莫要見怪。」葉辰有些尷尬地站起來,對剛才的那種感覺,還是頗有些留戀的。

「不管葉辰哥哥做什麼,媃兒都不會怪葉辰哥哥的。」葉媃溫柔地撣去葉辰身上的灰塵,小聲地道。

聽到葉媃的話,葉辰心頭一盪,一種異樣的情愫,卻是在腦海中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