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九星天辰訣 >第六章雲家堡!

第六章雲家堡! (1/2)

小說名稱《九星天辰訣》 作者:發飆的蝸牛  更新時間:2013-03-07 17:52  字數:3493

葉家堡密室。

「辰兒,你的經脈好了?」葉戰天關切地問道,聲音依然有些顫抖,他有些懷疑剛才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是的,父親,孩兒的經脈已經痊癒了。」葉辰熱淚涌動,顫聲道,「孩兒不孝,這幾年,讓父親受苦了。」

「無妨,無妨,天佑我葉家。」葉戰天老淚縱橫,欣慰地道,「只要你的經脈能恢復,一切都好。」只要葉辰的經脈能恢復,就算搭上他這條老命又何妨!「對了,你的經脈是怎麼恢復的?」

「我也不清楚,昨天一覺醒來,它就自己恢復了。」葉辰想了想,那把飛刀的事情,是絕對不能說的,說出來太驚世駭俗了,不過雷帝訣前三重的口訣,還是儘早給父親比較好,葉家堡此時正處於風雨飄搖之中,隨時都可能遇到麻煩,父親實力增強,葉家堡才有立足的本錢,隨即道,「我睡覺的時候,夢到了一個白髮老者,是他恢復了我的經脈,並教給了我一些東西。」

「白髮老者?」葉戰天語氣一頓,世間竟有如此離奇之事?不過不管怎麼樣,葉辰經脈好了,這是千真萬確的,「他教給你什麼了?」

「是一篇法訣。」葉辰從旁邊的案台上拿出紙筆,默寫下了雷帝訣的法訣,九星天辰訣共有九篇,雷帝訣只是其中一篇,跟葉家的雷鳴內勁最為接近,單單這一篇雷帝訣,修鍊到頂峰的話,已是了不得,至於其他篇章,葉辰想著還是自己先研究一番再說。

「這是」葉戰天愣了一下,細細看了一遍葉辰寫下來的東西,震驚得無以復加,「這篇法訣叫什麼名字?」

「雷帝訣!」

「好一個雷帝訣!我們葉家的雷鳴內勁應該不過是這篇法訣的殘篇,據說數千年前葉家曾是一個大族,修鍊的,是一種非常強大的雷系功法,後來幾度爭戰,葉家逐漸沒落,那篇法訣也逐漸殘缺,兩百年前幾個葉家先輩將所有殘缺的法訣收集起來,才創出了雷鳴內勁,不過已是非常不完整,只算三品上乘武學。這雷帝訣,應當是完整的雷系法訣,至少應當是九品以上的武學,僅修鍊前三重,居然就能超越十階!先祖有靈!」葉戰天內心震動。

葉辰沒想到還有這樣一段故事,莫非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並不是偶然?

「你夢見那個白髮老者,很可能是葉家先祖,葉家曾有無數驚才絕艷的先輩武破虛空而去,或許他們不忍看到葉家現在如此沒落,故託夢給你,恢復你的經脈,並傳你雷帝訣。」葉戰天想了一下激動地道。

葉辰臉頰微微發燙,這白髮老者不過是他隨便想的,被父親這麼一說,倒真的煞有介事一般。

「我會將此篇法訣前面一部分傳於你幾位叔叔伯伯,辰兒,你可有意見?」葉戰天看向葉辰問道。

「幾位叔叔伯伯待辰兒恩重如山,就算在辰兒經脈盡斷最為艱難之時,依然不離不棄,辰兒沒有意見,只是大長老」葉辰語氣頓了頓。

「父親行走江湖這麼多年,自然不會忠奸不分,葉墨陽近些年所做所為,怎麼可能逃得過我的眼睛。他為了把葉空彥推上繼任家主之位,與敵人暗通款曲,當年你被襲,正是他向外人通了消息,這點我又豈會不知,這三年來,我搜集了一些證據。只是現在還要留著他,待到時機成熟,定會將他剷除。」葉戰天說到葉墨陽,語氣冰冷如鐵,若不是葉墨陽,葉辰不會遭遇這三年來的痛苦,葉家堡也不會像現在這樣。

葉辰很早就懷疑葉墨陽了,聽父親這麼一說,終於肯定了下來:「父親可知那天襲擊我們的,是些什麼人?」五個兄長盡數戰死,葉辰握緊了拳頭,這深仇大恨,他是一定要討回來的!

葉戰天看了一眼葉辰,遲疑片刻,道:「這三年來,你受了不少苦,但是你的成長,我們也都看在眼裡,你長大了,一些事情告訴你也無妨。當日伏擊你的,是雲家堡的人!」

「雲家堡?」葉辰目光驟然一凝,雲家堡是連雲十八堡中最強的一個,歷任連雲十八堡的盟主,都是從雲家堡出來的。

「葉家堡全盛之時,威脅到了雲家堡的地位,天無二日,他們從很早就開始對付我們葉家了。你經脈恢復之事,絕對不能對外宣揚,在我們沒有足夠的實力對抗雲家堡之前,絕對不能與之為敵。葉墨陽也必須先留著,若是除掉葉墨陽,雲家堡必然會急不可耐地向葉家堡動手了。」葉戰天道,這是關係到葉家堡生死存亡的大事,他不能不慎重。

「孩兒明白。」葉辰點頭道,他的心性,比以前成熟多了,雲家堡給予自己的一切,他定然要十倍償還,當然,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他必須學會忍耐。

父子二人促膝長談,直到深夜,葉辰才從父親那裡出來。知道葉辰經脈恢復,葉戰天像是突然年輕了十歲一般,激動興奮之情無以言表。

見父親如此精神,葉辰也頗感欣慰。

夜色濃重。

葉辰借著微弱的月光,朝自己的小院走去,抬頭看到院子門口,一個身穿白色紗裙的少女,正焦灼地朝這邊張望,細緻烏黑的長髮,披於雙肩之上,顯得柔美動人,白皙的皮膚,在月光之下,泛著淡淡的光澤,猶如夜間靜靜綻放的清荷,淡雅出塵,那個少女正是葉媃。

「葉辰哥哥,你回來了。」看到葉辰,葉媃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丫頭,你怎麼在這裡?」葉辰微笑著道,他能感覺到葉媃對自己的關心,前世是一個孤兒,這種感覺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