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九星天辰訣 >第五章堂妹葉璇

第五章堂妹葉璇 (1/1)

小說名稱《九星天辰訣》 作者:發飆的蝸牛  更新時間:2013-03-07 17:52  字數:2785

葉辰出了住處,朝家主府飛奔而去,他很迫切地想要告訴父親,自己經脈已經痊癒的事情。

到了家主府,葉辰發現,家主府大廳里有很多人,葉戰天、葉戰龍、葉戰雄等人都在,還有葉墨陽、葉空彥,以及葉戰雄的女兒葉璇。

朝大廳一旁看了一眼,媃兒也在,雖然媃兒在葉家堡地位特殊,但眾多叔伯都將媃兒當成親生女兒一般,從不避諱。

眾人好像在爭執著什麼,一個個臉紅脖子粗,媃兒向葉辰招了招手,葉辰默默地走到葉媃的身邊,靜靜地聽著。

「葉戰雄,你倒是說說,我兒子空彥到底哪裡配不上你女兒。」葉墨陽冷哼道,「論人品、天賦,空彥在葉家堡中,也絕對算得上佼佼者!你們幾個兄弟,就這麼看不起我葉墨陽?」

葉辰朝旁邊看去,只見葉璇在葉戰雄的身後垂首而立,泫然欲泣的樣子,葉璇是三叔的女兒,葉辰的堂妹,模樣長得俊俏,天賦也是不錯,目前處於五階巔峰,只差一點點就能進入六階。而站在葉墨陽身側的葉空彥,卻是一臉緊張之色。

「兒女輩的婚事,要由他們自己做主,若是沒有感情,談何幸福,璇兒,你願不願意嫁給空彥?」葉戰雄看向葉璇,道,「儘管放心大膽地說。」

「婚約無非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未結婚前哪有什麼感情,等到以後相處多了,自然會產生感情,葉戰雄,你分明是借故推諉!」葉墨陽氣沖沖地道。

璇兒為人善良溫和,很少有自己的主見,而葉空彥性格乖張陰險,就跟葉墨陽一般,璇兒若是嫁給葉空彥,是斷然沒有幸福的。不知道葉墨陽向三叔逼婚,到底有什麼打算。

葉璇抬頭看了一眼諸多長輩,又看了一眼葉空彥,似乎是下定了決心道:「諸位叔叔伯伯、大長老,璇兒剛剛突破了六階。」

六階?

大廳里的眾人微微一愣,葉戰雄驚喜地看向葉璇,問道:「璇兒此話當真?」

「嗯。」葉璇點了點頭。

葉戰雄抓起葉璇的手,用玄氣探測了一番,老懷欣慰地點頭道:「果然是六階!」

「恭喜三弟。」葉戰天等人紛紛道賀,心中感慨,葉家堡總算不至於後繼無人。

在十八歲之前,玄氣等級若是能達到六階,未來便是大有前途,有生之年說不定能夠修鍊到八階,甚至是九階,成為家族的守護神,若是十八歲之前沒能修鍊到六階,經脈固化,除非有洗髓丹之類的極品丹藥伐毛洗髓,否則此後一生修為最高也只能達到六階或者七階。

葉墨陽聽到葉璇的話,臉色變幻了一下,葉璇已經修鍊到六階,那家族長輩們,都沒辦法逼她做任何事了。六階之後,在家族之中的地位,就完全不一樣了。

「璇兒並非討厭空彥族兄,璇兒三天之前便報名,參加了青雲宗的入門測試,已經獲得了青雲宗的入門資格,璇兒想去青雲宗修鍊兩年,婚約之事,等兩年之後再說。」葉璇道,這也算是間接地回絕了葉空彥。

葉空彥一臉怨恨地看了一眼葉璇,葉璇這是擺明了要拒絕他,這讓他很沒有面子。

「璇兒獲得了青雲宗的入門資格,這是好事,大長老,你看這件事情,是不是要等到兩年之後再說?」葉戰天看向葉墨陽,道。

葉墨陽沉吟片刻,葉璇若是去了青雲宗,對他的計劃,倒也不會有影響,不過提親不成,他還是相當不快,冷哼了一聲:「既然如此,那我倒你們兩年後怎麼說,不用送,告辭!」

葉墨陽拂袖而去,葉空彥也跟了上去。

眾人目送葉墨陽出了家主府。

「葉墨陽突然為葉空彥提親,究竟有什麼意圖?」葉戰龍皺眉道,葉墨陽這老狐狸,心裡到底在盤算些什麼?

「七天之後,就是祭祖大典!辰兒經脈盡斷之後,繼任家主之位,已經空缺了三年。」葉戰天喟然一嘆,道。

「原來這老狐狸,想把他兒子推上繼任家主之位,家族年輕一輩,死的死,傷的傷,青黃不接,最有機會獲得繼任家主之位的,只有葉空彥、璇兒和媃兒,媃兒名不正言不順,無法爭奪繼任家主之位,若是讓璇兒嫁給葉空彥,璇兒自然也不爭了,葉空彥那小子,自然而然就接任繼任家主了。」葉戰龍稍稍一想,便想通了,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葉戰天,「不知道這老東西籌划了多久。」

在葉辰、葉媃、葉璇等一眾小輩面前,葉戰龍也毫不掩飾對葉墨陽的鄙視。

「璇兒要去青雲宗,不跟葉空彥爭了,葉墨陽這老狐狸才肯作罷,不然的話,絕對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葉戰雄在一旁冷冷地道。

「他也不看看葉空彥那小子什麼德行,做得了繼任家主么?」葉戰龍冷笑了一聲道。

葉戰天神情蕭索地嘆了一口氣,道:「年輕一輩中,葉蒙和葉銘都還小,修為遠遠不夠,這次恐怕沒辦法阻止葉墨陽了。畢竟繼任族長之位已經空缺了三年,葉墨陽師出有名。」

葉辰有點不明白,父親他們為什麼對葉墨陽如此退讓,不讓璇兒堂妹去青雲宗,讓璇兒堂妹去爭不就可以了?不過三個長輩既然如此決定,肯定有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

是他讓父親陷入了如此窘迫的境地,葉辰一時間有些心酸。

「辰兒,你怎麼來了?」葉戰天看向葉辰,眼眸中滿是慈愛。

「父親。」葉辰從眾人中走了出來,噗通給葉戰天跪下,「孩兒讓您受委屈了。」

葉辰應該是知道了他向東林郡王求葯的那件事,葉戰天輕嘆了一口氣,緩步走了過去,伸手去扶依然跪在地上的葉辰,眼神中滿是傷感:「為父沒事,辰兒,快點起來吧。」

「父親,孩兒不孝,讓您為孩兒如此操心。」葉辰抬起頭,眼眸中蓄滿淚水,此時的他,內心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地上涼,你的身子骨差」葉戰天托起葉辰的手臂,正準備將葉辰扶起,突然如遭電擊一般,難以置信地看著葉辰,「辰兒,你的經脈」最後那個脈字,葉戰天卻是沒有說出聲來,此時他的內心無比震驚,腦子裡一片空白,半晌才回過神來。

「大家先散了吧,我和辰兒還有一些話說。」葉戰天雖然勉強讓自己顯得比較平靜,但聲音依然有些顫抖。

葉戰天扶起葉辰,兩人一起朝大廳後方走去。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葉戰雄看了一眼旁邊的葉戰龍,有些疑惑地問道:「大哥他怎麼了?」他看到葉戰天有點不對勁,難道辰兒的身體又變差了?葉戰雄面有憂色。

葉戰龍也滿臉疑惑地看了一眼葉戰天的背影,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在幾個兄弟中,他和葉戰天的關係最為親密無間,對葉戰天每一絲情緒的變化,都了如指掌,剛才葉戰天的情緒,不是傷心,倒有點像是激動。

「大家散了吧。」葉戰龍揮揮手道,他想過去看看,但想了想,還是給大哥和辰兒一個單獨的空間吧。

「二叔,葉辰哥哥他沒事吧?」葉媃走到葉戰龍的跟前,有些擔心地問道。

一旁葉璇的眼眸中,也流露出了一絲關切,心中暗暗祈禱著,葉辰哥哥吉人自有天相。

「媃兒不用擔心,你葉辰哥哥他沒事的。」葉戰龍笑著拍了拍葉媃的小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