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四十二章女殺手離開

第八百四十二章女殺手離開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4-03 05:57  字數:3732

半夜,姚澤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聽見客廳裡面傳來一聲玻璃摔碎的聲音,他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披上衣服,然後把門打開,客廳里黑黢黢的什麼也看不見,姚澤摸著去把客廳的燈打開,瞧見冷雪捲縮著身子倒在地上,她身邊有著玻璃的殘渣。

姚澤趕緊上前兩步把冷雪從地上扶了起來,然後問道:「你咋了?怎麼躺在地上啊?」

冷雪臉龐滾燙燙的,她喉嚨哽咽一下,有氣無力的道:「水……我要喝水。」

「哦,哦,喝水啊。」姚澤趕緊把冷雪放到沙發上坐好,然後給她倒了杯水,道:「喝吧。」

冷雪無力的接過茶杯,然後喝了兩口,將杯子放在茶几上,仰頭靠在沙發上,柳眉微微蹙起。

姚澤見冷雪臉色發燙,感覺有些不對勁,有問道:「你是不是發燒了啊?怎麼臉看上去那麼紅啊?」

冷雪搖搖頭,眯著眼睛道:「我不知道,渾身沒勁。」

姚澤上前一步,把手放在冷雪額頭上,而後啊的怪叫一聲,道:「好燙啊,你發燒了。」

見冷雪閉著眼睛不吭聲,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姚澤也沒多想,就一把將冷雪給扛了起來,冷雪沒了氣力,那裡還能成為殺人女魔頭,對於姚澤的行為她雖然極為不悅,但是卻也奈何不得姚澤。

「怎麼?見我病了,就想要我的命?」冷雪有氣無力的低聲道。

姚澤苦笑道:「你想多了,我帶你去看醫生!」

冷雪臉色有些難看的道:「我不去醫院,去醫院肯定會被警察發現的。」

姚澤道:「不去醫院,我們就去下面的小診所,你可能是傷口發炎引起的發燒,小診所能夠解決的。」

冷雪被姚澤扛在肩上很不習慣,就輕聲道:「你把我放下來,我自己能走。」

姚澤悻悻道:「好吧,我扶著你。」他把冷雪放了下來,然後趕緊去卧室給冷雪拿了個外套,披在她身後,兩人這才車門朝著下面小區附近的診所走去。

小診所剛準備關門,瞧見兩人朝這邊走來,白大褂婦女站在門口,問道:「女孩病了?」

姚澤點頭道:「麻煩你幫忙看看。」

白大褂婦女點點頭,讓兩人進診所,待瞧見冷雪胳膊上的傷口後,她臉色一變,低聲道:「這是槍傷!」

姚澤知道她會有這種反應,早做好了準備,從皮包里拿出一千塊錢遞給白大褂婦女,道:「你只用幫她退燒就行了,其他的不用管,這錢你拿著,醫藥費另算。」

白大褂婦女見姚澤出手大方一下子拿出數十張票子來,頓時臉色樂開了花,笑眯眯的接過錢,愉快的道:「先生您放心,我馬上用最好的葯,保管睡一覺起來燒就退下去。」

「麻煩你了。」

掛上吊瓶,白大褂婦女在外面閉著眼睛參瞌睡,姚澤和冷雪坐在室內沉默不語。

冷雪朝著姚澤打量兩眼,而後問道:「為什麼?」

「嗯?」姚澤疑惑的望著冷雪,問道:「什麼意思?」

冷雪目光靈動的望著姚澤,問道:「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你原本可以在我最虛弱的時候把我交給警方。」

姚澤攤手笑道:「我為什麼要那麼做?」

這話倒是把冷雪問住了,旋即又道:「因為我是殺手啊,難道你不想立功?」

姚澤哈哈笑道:「我又不是警察,我立什麼功啊。」

冷雪道:「那你不怕我病好了殺了你?」

姚澤搖頭道:「你不會!」

冷雪道:「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我不會殺你?」

姚澤目光凝視冷雪,片刻後帶和煦的微笑道:「因為你本質不壞,所以我相信你不會落井下石。」

冷雪聽了姚澤的話,輕輕嘆息一聲,說:「也不知道是什麼讓你有如此自信。」

「因為我相信,好人是有好報的。」

聽了姚澤的話,冷雪臉色變的有些難看,「如此說來,我這樣的人必須得下地獄了!」

姚澤笑道:「如果你能夠洗手不幹了,以後多做善事,還是有可能進天堂的。」

冷雪睨了姚澤一眼,第一次沒有對姚澤冷語相向,而後打了個哈欠,道:「我困了,在沙發上眯一會兒,打好了叫我一聲,還有,別自己偷偷跑了……」

姚澤苦笑不已的點頭,「你睡吧,打好了我叫你。」

冷雪點點頭,閉著眼睛,沒一會兒就呼吸均勻,沉聲了過去,看來是真的累了。

大概打了快兩個小時,一直到深夜才打完吊瓶,白大褂幫著冷雪拔了針頭之後,姚澤見冷雪睡的熟,也沒叫她,把她背了起來,慢慢朝家走去。

大半夜,陣陣涼風襲來,姚澤出來的急,衣服穿的不夠厚,一陣風吹進他的頸脖,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不由得加快了腳步,背上的冷雪倒是輕巧的很,姚澤背在上身倒是沒怎麼趕緊吃力。

快到農業部家屬院時,一直安靜躺在姚澤背後的冷雪微微睜開眼睛,望著姚澤側臉,臉色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見姚澤氣喘吁吁的模樣,冷雪輕聲道:「累了就放我下來吧。」

「啊?你醒了啊?」姚澤突然聽到冷雪說話,詫異的道。

冷雪道:「其實我一直沒睡著。」

姚澤鬱悶道:「那你還裝睡?」

冷雪抿嘴一笑,頓時艷麗如百花齊放,只可惜姚澤後腦勺沒長眼睛,看不到這美不勝收的笑意。

「你沒喊我,我為什麼要醒過來?」冷雪挑眉說道。

姚澤一陣無語。

一直把冷雪背到屋門口才放下來,姚澤氣喘吁吁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