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三十八章和女殺手同居的日子

第八百三十八章和女殺手同居的日子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4-02 04:14  字數:4020

咚咚咚……

「姚主任,快開門呀,我是黃文璇。」外面的敲門聲持續著,好像聽黃文璇的語氣挺急的。

姚澤這個時候很想鬱悶的大喊,老子他媽的不在,這個時候過來不是添亂嗎?

洗手間,冷雪冷冰冰的望著姚澤,挑眉道:「你不打算開門么?」

姚澤回過神,看了冷雪一眼,悻悻道:「可以開門嗎?」

冷雪眯著眼睛望著姚澤,沉聲道:「你覺得呢?」

姚澤打哈哈的說:「我覺得不能。」

「那還廢什麼話,趕緊給我敷藥!」

「誒。」姚澤如同奴才般的答應一聲,屁顛屁顛的去給冷雪換藥。

黃文璇站在姚澤屋外,有些納悶,明明聽見對面的開門聲,怎麼會沒人呢?

黃文璇憂愁的嘆了口氣,朝著姚澤的屋門口又看了兩眼,悻悻的回屋了。

「先幫我把襯衣脫掉,胳膊裡面的子彈必須取出來。」冷雪又胳膊不敢抬起,吩咐姚澤道。

姚澤哦了一聲,就去脫冷雪的襯衣,手指一不小心碰到了冷雪的傷口,她疼的倒吸一口涼氣,咬牙恨恨道:「混蛋,你故意的吧?」

姚澤趕緊將手挪開,苦著臉道:「我犯的著故意嗎?你這不是傷口在胳膊嗎,衣服不好脫呢,你又要讓我閉著眼睛來脫,我怎麼能那麼準確的幫你脫掉。」

冷雪沉聲道:「你把眼睛睜開吧,再敢碰到我的傷口我剁了你的狗爪子。」

姚澤聽冷雪的吩咐,把眼睛睜開,望著冷雪挺拔的大酥胸因為喘氣而一上一下跳動的模樣,心裡不由得加快了跳動,姚澤心裡感嘆道,這女人長的也不胖啊,怎麼就有如此一對絕世兇器!

看那規模,估摸著比李美蓮那種熟婦的都大。

「混蛋,你看什麼呢,趕緊的。」見姚澤又有些發愣的盯著自己胸部,冷雪氣得牙痒痒,恨不得把了這個混蛋的皮。

姚澤醒悟過來,尷尬的笑了笑,而後見冷雪又胳膊上的袖子已經被鮮血浸透,就嘖嘖出聲道:「流了好多血啊,得趕緊止血。」

他牽動冷雪的胳膊緩緩抬了起來,只不過剛剛抬起胳膊的冷雪又是一聲大叫,寒著臉喝道「混蛋,你又弄痛我了,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我要宰了你這混蛋!」說著話,左手就去拿槍。

姚澤氣憤的道:「你還講不講理了?這能怪我?我不管你了,你愛咋滴就咋滴,你的死活和我有什麼關係。」說著話就要起身。

「你敢,你敢出這個門半步,我立馬讓子彈穿透你的胸口!」冷雪左手有些抖動的握著槍,怒聲道。

姚澤很沒骨氣的不敢動彈了,這種女魔頭說不定還真做的出來,姚澤可不敢拿賭氣去賭命。

姚澤鬱悶的嘆息一聲,語氣緩和道:「要不我去拿把剪刀幫你把袖子剪開?」

冷雪猶豫一下,見剛才傷口牽動鮮血又涔涔往外流,就咬牙點頭道:「你別耍花招,否則……」

「否則你妹!」姚澤翻了個白眼,道:「威脅老子一晚上了,有意思么?」

「你……」冷雪暗自緊緊握著槍,心想,再忍忍,再忍忍就能取這混蛋的狗命了。

「你現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擺清自己的位置。」姚澤見冷雪妥協下來,得瑟的說道,不過見冷雪臉色再次冷漠下來,就要發作,姚澤一股溜跑了出去。

過了一會兒拿著一把剪刀進來。

「你小心點,別剪刀我胳膊。」冷雪囑咐的道。

姚澤握著剪刀,道:「沒事兒,我沒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

姚澤三下五除二把冷雪的白色襯衣剪的稀巴爛,模樣凌亂不堪,這會兒的冷雪就如同剛被強暴完的弱女子一般衣衫不整。

姚澤想到冷雪被強迫的意淫場景,心裡一陣痛快,就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

冷雪似乎知道姚澤的齷齪心思似的,冰冷的盯著姚澤,道:「混蛋,你遲早會死在我手裡,我保證。」

姚澤這會兒也不怕冷雪了,撇撇嘴說:「你還是先把自己顧著吧,你連行動都不方便,還能殺我?」

冷雪冷笑道:「難道我一直不好?」

姚澤一副理所當然的道:「難道我把你治好了,你還得害我,那還是人的行為嗎?」

「你不用和我來這一套,若是惹毛了我,記得讓你嘗嘗子彈的滋味。」

褪去襯衣的冷雪露出裡面的黑色緊身小衫,小衫緊緊的貼在上身,包裹著波濤洶湧的大酥胸,腰身倒是纖細如柳,這種身材的尤物當女殺手真是太可惜了,姚澤暗自感嘆一聲,然後拿出剛才到藥店買的鑷子,望著冷雪胳膊上的洞口,以及血肉模糊的一片,喉嚨忍不住哽咽了一下,悻悻道:「要不你自己來取子彈吧?」

冷雪沒好氣的道:「我自己怎麼取,趕緊動手,別廢話。」

姚澤額頭冒出冷汗,雙手有些哆嗉的拿著鑷子不知如何下手。

「廢物!」冷雪見姚澤猶豫不決,不敢下手,一把奪過姚澤手中的鑷子,毫不猶豫的戳進了自己的傷口,鮮血嘩嘩的往外流著,冷雪死死的咬著牙關,汗水涔涔的從臉頰往下流,一直到子彈從隔壁里取出來,她愣是沒吭一聲。

姚澤看的暗自咂舌,真不虧是女殺手,這毅力,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

「還愣著幹嘛,趕緊給我上藥!」冷雪見姚澤痴痴的望著自己傷口,不由得喝道。

姚澤微微一怔,回過神,哦了一聲,趕緊把身邊的消毒藥水拿了起來,然後悻悻道:「你忍著點,消毒可能會很疼。」

冷雪咬咬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