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三十六章遇見女殺手

第八百三十六章遇見女殺手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4-01 01:44  字數:3770

夕陽剛剛落下,溫度慢慢降低。林萬山家中,林鴻德、林萬山以及姚澤正坐在沙發上緊張的盯著林蓓蕾的卧室,沒一會兒,一名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推開林蓓蕾卧室的門走了出來,摘下口罩而後朝著客廳走去。

林鴻德瞧見女醫生出來,趕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詢問道:「小李啊,我孫女怎麼樣了?沒事兒吧?」

女醫生小李是專門負責林鴻德身體護理的轉職醫生,剛才受到林鴻德指示過來給林蓓蕾看病。

小李聽了林鴻德的詢問,舒顏一笑,輕聲道:「老首長,林小姐身體沒什麼大礙,休息一會兒變好了,這些天可能是精神壓力太大了,需要多休息,我給他開了些安神的葯,照著上面的葯來喝,過一個星期就能徹底恢復過來。」

林鴻德以及林萬山聽了小李的話不由得舒了口氣,林萬山就笑著道:「小李醫生謝謝你了,這麼晚還麻煩你。」

小李笑著擺手道:「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如果沒其他事情我先走啦?」

林萬山點頭道:「這幾天家裡事情太多,等有時間了專門請小李吃飯。」

小李臉色帶著喜悅之色的道:「林書記您不用這麼客氣呢。」

林萬山笑了笑,然後對姚澤說:「小澤,幫我送送小李醫生。」

姚澤點點頭,然後笑著領小李離開。

「萬山啊,這次蓓蕾回來一定要看住她,陳鋒死後一定對蓓蕾打擊很大,千萬不要在這個時候放鬆了,這孩子感情太過脆弱,很容易想不開做傻事。」林鴻德嘆了口氣對林萬山囑咐道。

林萬山也是跟著愁眉不展的點頭道:「爸,我知道,這些天我盡量多抽時間陪她。」

姚澤送完小李醫生進來,林鴻德對姚澤道:「你那個司機沒什麼問題吧?」

姚澤擺手道:「放心好了,他可以信任。」

林鴻德點點頭,道:「小心駛得萬年船,對任何人都得留上一手。」

三人站在客廳正說著話,突然,林蓓蕾卧室傳來一聲尖叫。

三人臉色皆是一變,姚澤率先衝進林蓓蕾卧室,見林蓓蕾抱著頭坐在床上嗚咽著,姚澤吁了口氣,走到林蓓蕾身邊,輕聲道:「蓓蕾,你醒了。」

林蓓蕾抬起頭,眼淚婆娑的望著姚澤,道:「哥,你救救陳鋒,你幫我救救陳鋒。」這是林蓓蕾第一次叫姚澤哥。

姚澤心裡微微動容,奈何自己又不是神仙,怎麼去救一個死人。

姚澤輕輕嘆息一聲,道:「蓓蕾,陳鋒他人已經去了,面對現實吧,咱們一切都得向前看,活著的人得好好活著才能對得起死去的人,你說是嗎?」

林蓓蕾嗚咽道:「我不相信,陳鋒怎麼能死呢?」

林萬山走到姚澤身邊,輕嘆一聲,道:「蓓蕾,以後爸爸會多陪你,幫你度過這一關,別傷心啊。」聽著林蓓蕾的哭聲,林萬山揪心不已。

林鴻德也是在一旁嘆息道:「真是冤孽啊。」

林蓓蕾突然從床上坐了起來,如同發瘋了一般,道:「不行,我要去找陳鋒,即便是死了也要找到他的屍體……」

「林蓓蕾,你坐下!」林萬山突然大聲喝道。

林蓓蕾被嚇住,目光怔怔的望著林萬山。

林萬山知道自己情緒失控了,嘆了口氣後,語氣又變的溫和下來:「蓓蕾啊,人死不能復生,你何必這樣呢。」

「爸……」林蓓蕾淚流滿面,哽咽的道:「我不能讓陳鋒橫屍野外,畢竟他是為了我而死。我要去找他的屍體。」

姚澤拉住林蓓蕾,輕聲道:「你剛醒,身體弱者呢,別折騰了,好好躺下,我去幫你找。」

林蓓蕾猶豫了一下,而後點點頭,流著眼淚道:「哥,謝謝你。」

姚澤笑了笑道:「謝什麼,你好好的比什麼都重要,聽二叔的話,好好休息,我去幫你找陳鋒的屍體……」

將林蓓蕾安撫下來,三人離開林蓓蕾的卧室,林鴻德輕聲對姚澤問道:「小澤,你真要去找啊?」

姚澤苦笑道:「不找怎麼辦?她能安靜下來?」

林鴻德道:「應該已經有人報警了,這件事情警方會處理,咱們不要再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了。」

林萬山點頭道:「是啊,這個時候最好是別去案發現場。」

姚澤道:「我去看一眼,不管如何好讓蓓蕾放心。也許警察已經把屍體帶走了也沒個准。」

林鴻德點點頭道:「要不要讓人和你一起去?大晚上的一個人跑到郊區去也不安全啊。」

姚澤擺手道:「沒事兒,我就去看一眼便離開,不下車就沒什麼事。」

林鴻德道:「你自己小心一些,可千萬別大意出個什麼事情,現在是關鍵事情,一切都得小心為妙。」

姚澤笑著答應一聲,而後拿起茶几上的皮包道:「那我去看看,待會兒直接回家了,如果沒找到陳鋒的屍體明天新聞就該出來了。」

離開林萬山家,姚澤開車朝著燕京郊區駛去,此時太陽剛剛落山,天色還沒有全黑,姚澤開了半個小時的路程才到案發地點,半個小時後已經是天色全黑,姚澤繞著下午案發的地點繞了一圈正當他準備離開時,突然一道影子朝著車邊躥了過來……

姚澤嚇了一大跳,趕緊一個急剎車,停了下來,只見車前方倒著一個人,姚澤以為是自己的車撞到了對方,趕緊下車走上前去,「喂,你沒事兒吧?」

姚澤剛剛蹲下去,就感覺脖子一涼,原來是一把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姚澤看清了她的長相,蒼白的臉上有些異國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