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三十四章沉默中爆發

第八百三十四章沉默中爆發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31 01:17  字數:3469

別墅地下室中春意盎然,冷雪扯掉林蓓蕾的外套,露出裡面緊身的貼身小衫,將挺拔的酥胸緊緊的包裹著,露出極為宏偉的鴻溝來。

冷雪見林蓓蕾竟然有這麼傲人的身姿,不由得嘖嘖出聲道:「真是個尤物呀。」

正要伸手去把玩林蓓蕾那呼之欲出的酥胸時,突然,一名說著越南話的男人沖了進來,急急忙忙的嘰里呱啦的說了幾句什麼話,冷雪冷漠的望著那名肌肉魁梧的男人,用越南語說:「冒冒失失的有沒有點規矩,有什麼事情慢慢說。」

那男人緩了口氣,又是一一陣嘰里呱啦之後,冷雪臉色一變,嬌聲道:「行動停止?這是陳先生的意思嗎?」

「是的,剛才陳先生的貼身保鏢親自過來說的,任務馬上停止,暫時取消一切行動。」

「為什麼,出了什麼狀況?」冷雪皺著柳眉問道。

那皮膚嘿呦的越南男人苦著臉道:「具體我的也不清楚,陳先生的保鏢只是急急忙忙的跑過來讓我們暫停任務,其餘的也沒多說,冷雪,你看?」

冷雪朝著林蓓蕾看了一眼,而後道:「這事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讓兄弟們先歇著,任務取消。」

「好的。」越南男人答應一聲,而後點頭走了出去。

冷雪等那越南男人走後,對著一臉驚嚇的林蓓蕾笑了笑,道:「算你運氣好,可以讓你多活幾天,這幾天該吃就該該喝就喝,別虧待了自己,畢竟沒幾天活頭了。」

林蓓蕾剛才見那男人慌慌張張的跑進來嘰里呱啦的說了一大堆就感覺似乎出了什麼事情,聽冷雪說可以再讓自己多活幾天,林蓓蕾頓時更加斷定看來陳鋒可能已經把消息傳到了林萬山那裡,以林家在燕京的勢力,肯定不會讓自己這麼輕易的就被迫害,不過這也都是她自己的猜測,她忍不住對冷雪問道:「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冷雪道:「你想知道?」

見林蓓蕾一臉希冀的望著自己,冷雪咯咯嬌笑道:「想知道我也不告訴你。」其實冷雪自己心中也是疑惑不解,明明定下來的事情陳軍翔怎麼會突然改變了注意,她要馬上打電話把事情問清楚,也就沒有在地下室多待,將地下室的門鎖好後,去了別墅的客廳,然後掏出自己的手機撥給了陳軍翔。

……

姚澤下班以後給向成東撥了個電話,向成東把車子開到了農業部辦公大樓門口,坐進車中,姚澤問道:「事情辦妥沒?」

向成東樂呵呵的道:「按照你的吩咐,已經把陳華那小子給抓起來了,而且也通知了陳家人。」陳華是陳家那位陳副總理的兒子。

「很好,對待陳家就得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他們抓走了林蓓蕾,我就抓他們陳家的獨苗,看他們妥不妥協。」姚澤冷聲道。

向成東樂呵呵的豎起大拇指對姚澤道:「姚主任,您真是厲害啊,這麼一來林小姐暫時也保證了安全,而且也避免了一場生死搏鬥,可謂馬上就要兵不刃血的把林小姐給救出來。」

「陳華現在關在什麼地方?」姚澤問道。

向成東道:「找了郊外一處廢棄的加工廠,陳鋒那小子守著呢。」

姚澤點點頭,道:「咱們過去看看。」

向成東把車子啟動,而後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問道:「姚主任,陳鋒差點要了納蘭姑娘的命,你就這麼放過他了?」

姚澤臉色沉了下來,冷聲道:「自然放他不過,只不過現如今他對我們還有些用處,暫時和他達成同盟,一旦把蓓蕾救出來之後就該是我和他算總賬的時候。」

向成東有些擔憂的道:「這樣做林小姐會不會傷心?」

姚澤沉聲道:「總不能因為她傷心,仇就不報了吧?這樣做,我對的起納蘭家和冰旋么?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不可能因為蓓蕾喜歡他而放過他,上次他帶著蓓蕾私奔是我沒想到的,既然他這次主動回來了,我就必須給納蘭家一個交代。」

向成東聽了姚澤決絕的話,點點頭道:「等這件事情結束以後我幫你搞定他。」

姚澤點頭道:「你自己也要注意,他伸手很厲害,而且不要殺了他,把他交給納蘭家,讓納蘭家來處罰他。」

姚澤和向成東坐的是農業部配置的車子,太過引人注意,兩人並沒有開這輛車子去郊外,而且回到農業部家屬院然後換了一輛姚澤才買的大眾轎車,私人轎車不容易惹人注意,兩人換了車子後直接朝著燕京郊外奔去。

此時,燕京陳家一家人聚在一起,各個臉色沉重,三個男人悶頭抽著煙,書房煙霧繚繞,氣氛顯得有些壓抑,陳家老大也就是陳鋒的父親,坐在書房的正坐,眉頭扭到了一起,片刻的沉寂後他首先開口,對陳軍翔道:「老二,知不知道是誰綁架了小華?」

陳軍翔點頭道:「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是林家人所謂,咱們綁了林蓓蕾,他們就用相同的辦法把小華給綁架了。」

「這件事情你做的太大意了,當初就不該讓陳鋒那小畜生跑掉,現在搞成這樣,小華的生死捏在了他們林家手中,我們很被動啊。」

陳軍翔嘆了口氣,旋即道:「咱們也算不上被動吧,畢竟林蓓蕾也在咱們手裡。」

「你糊塗啊,林蓓蕾是什麼人?只不過是林家的養女而已,姚澤回來知道你覺得林蓓蕾對於林家來說還重要嗎?但是小華就不同了,他可是咱們陳家的一根獨苗啊。」

陳家老三點頭嘆氣道:「是啊,大哥說的對,咱們這次變的極其被動了,當初就應該暗中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