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二十六章等不到的愛

第八百二十六章等不到的愛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27 02:00  字數:3614

三天後,唐敏坐飛機離開燕京,回華北與唐順義商量結婚的事宜。

送走唐敏的這天下午,姚澤剛從飛機場折返回市內,便接到了納蘭德打來的電話,姚澤望著不停震動的手機,面露為難之色。

姚澤知道這個時候納蘭德打電話來的目的是什麼,他肯定是知道了自己與唐敏準備結婚的事情,打算找自己興師問罪。

「姚主任,手機響了。」正在開車的向成東見姚澤手機響了好幾遍姚澤都沒反應,就出聲提醒。

該面對的始終得去面對,姚澤微微嘆息一聲,然後接通電話等待納蘭德的怒火。

「姚澤,你混帳!你不覺得欠我一個解釋嗎?」。見姚澤終於接電話了,納蘭德在電話那頭咆哮的責罵道。

「納蘭叔叔,我……」

「別他媽叫我叔叔。」納蘭德怒火衝天的罵道:「你現在馬上給我過來,如果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和你沒完。」

啪!

電話被納蘭德掛斷,姚澤聽著電話裡面的忙音心裡苦悶不已。

「姚主任,你沒事兒吧?」見姚澤情緒不對,向成東關切的輕聲詢問道。

姚澤苦笑的搖搖頭,說:「成東啊,去軍區家屬院。」

「好。」向成東滿含深意的看了姚澤一眼,似乎猜測到點什麼。

快到軍區家屬院時,姚澤給林鴻德播了個電話過去。

電話接通後,姚澤有些鬱悶的說:「爺爺,納蘭叔叔已經全知道了,他讓我現在去他那裡。」

林鴻德在電話裡面嘆了口氣,說:「該來的遲早要來,要不要我過去一趟?」

姚澤道:「不用了,我自己解決吧。」姚澤不希望林鴻德這麼大的年紀了,還要因為自己的事情和別人氣短的說話。

林鴻德欣慰的道:「好,男子漢敢於擔當責任是好事,不過,你去了一定要好好和納蘭德談,若是導致納蘭家和林家決裂可就不好收場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姚澤心裡嘆息一聲,而後苦澀的說:「明白。」

「去吧,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說完,林鴻德則掛斷了電話,車子在這個時候也駛進了軍區家屬院。

「姚主任,需要我陪你嗎?」。車子在納蘭德門口停了下來,姚澤剛推開車門,向成東就趕緊問道。

姚澤笑著搖搖頭,然後邁著步子朝納蘭德家走,表情雖然看不出什麼波動,可是內心已經有些忐忑起來。

咚咚咚……

姚澤站在納蘭德家門口,輕輕敲了敲房門,沒一會兒,穿著筆直軍裝的納蘭德寒著臉把門打開,也沒吭聲,直接又走了回去。

姚澤看納蘭德那陣勢,心裡苦嘆一聲跟著走了進去。

納蘭德坐在沙發上,悶頭抽煙,眉頭都快扭到一起了。

客廳裡面異常安靜,納蘭德不出聲姚澤也不敢先說話,就那麼站在納蘭德面前,心裡緊張異常。

氣氛顯得有些沉悶,納蘭德把第一支煙抽完後才抬頭看著額頭已經有了汗珠的姚澤,沉聲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若不是我逼問冰旋,到現在我還被瞞在鼓裡,那個叫唐敏的是怎麼回事?」

姚澤輕輕吁了口氣,語氣溫和的對納蘭德道:「納蘭叔叔,您聽我給你解釋……」

姚澤把事情的起因和一些因素全部告訴了納蘭德,納蘭德得知姚澤因為納蘭冰旋失憶所以放棄娶她,頓時氣的直罵娘。

「你簡直就是個混蛋,你說你對的起我們冰旋嗎,你現在馬上給我改過來,你必須娶冰旋!」納蘭德強硬的態度和姚澤說道。

姚澤為難的說:「事情已經定下來了,無法改動,而且,這樣選擇也是最好的結果。」

「你放屁!」納蘭德怒視道:「你倒是好了,可冰旋呢?你知不知這幾天她都快哭成淚人了,從她出生到現在,我從來沒看她為睡哭的這麼傷心,即便是她母親去世她也非常堅強,如今的她……」納蘭德說著話,嗓子有些哽咽,「如今她為了你這個混蛋不知道掉了多少眼淚,你今天如果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結果我饒不了你。」

姚澤重重的吁了口氣,怎麼也沒想到納蘭冰旋會如此傷心,應該不能啊?她明明對自己沒多少感覺,而且她失憶了,又怎麼會愛上自己!

「納蘭叔叔,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

吧嗒——

姚澤說著話的時候屋門口的門突然被打開,納蘭冰旋表情有些無精打採的走了進來,瞧見姚澤,她微微一愣,而後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姚澤朝著納蘭德看了一眼。

納蘭冰旋明白過來,頓時就有些生氣的望著納蘭德,說:「爸,我不是說過嗎,別找姚澤麻煩,你怎麼出爾反爾!」

納蘭德極為疼愛女兒,見納蘭冰旋生氣,就悻悻笑著道:「爹這不是幫你出氣嗎。」而後惡狠狠的瞪了姚澤一眼,繼續對納蘭冰旋說:「冰旋啊,今天這事你別管,爹一定要給你討回個公道。」

他又把目光轉向姚澤,寒著臉說:「你到底同不同意?!」

姚澤雖然迫於納蘭德的壓力有些為難,但是他並沒有鬆動娶唐敏的決定,畢竟已經定下來的事情就不能在反悔,若是這次再對唐敏失約,姚澤可以肯定,唐敏這輩子都不會在理自己。

「納蘭叔叔,對不起……恐怕我不能答應你!」

納蘭德臉色越來越陰沉了,「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試試?」納蘭德動作極快,不知何時手中已經多出一把手槍,槍口黑洞洞的指著姚澤的腦袋,表情陰沉的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