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二十二章繞指柔

第八百二十二章繞指柔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26 08:01  字數:3602

納蘭冰旋!!!

姚澤心中驚詫不已,納蘭冰旋怎麼會如此巧合的現在來了林家?

姚澤心中突然凌亂如麻。

「出去吧……她來的正好,你們中間遲早要做個了斷,當斷不斷反被其亂。」在姚澤失神之際,林鴻德在姚澤耳邊提醒說。

姚澤回過神,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今天這件事情恐怕很難處理好,只希望納蘭冰旋對自己已經沒有了感覺,這樣她也就不會因此而傷心。

推開屋門,姚澤吁了口氣,和林鴻德一前一後走了出去。

此時身材高挑的納蘭冰旋正站在四合院的楊樹下,目光凝視著坐在石亭中的唐敏,眼神似乎有些不怎麼和氣。

姚澤心中一突,硬著頭皮走到納蘭冰旋和納蘭冰旋打招呼道:「冰旋,你怎麼過來了?」

納蘭冰旋將目光轉移到姚澤身上,語氣平靜的道:「過來看看林爺爺,怎麼,難道你不歡迎嗎?」

姚澤硬著頭皮尷尬的笑了笑,連忙說:「歡迎歡迎……」然後就不知道對納蘭冰旋說什麼了。

「那位是誰?」納蘭冰旋目光看向朝這邊走來的唐敏,對姚澤問道。

姚澤猶豫一下,剛要開口,唐敏已經走到了姚澤身邊,含笑的說:「我是姚澤的未婚妻,我叫唐敏!」

「是嗎?姚澤?」納蘭冰旋依然表情不變,不喜不怒,目光凝視著姚澤,出聲問道。

姚澤額頭已經浸出細小的汗珠,對於納蘭冰旋的詢問,姚澤不知如何作答,在納蘭冰旋的面前,姚澤確實無比的心虛,告訴納蘭冰旋唐敏確實是自己的未婚妻這句話太難說出口。

而此時唐敏也把目光看向姚澤,眼神中包含了一些希冀。

兩道目光看向姚澤,姚澤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恨不得現在立刻暈死過去得了。

「這……」姚澤急得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表情極為難。

一旁站著的林萬山就輕輕咳嗽一聲,幫姚澤解圍說:「飯菜已經上桌了,咱們邊吃邊聊吧。」

林萬山作為長輩,他的話納蘭冰旋和唐敏自然不能不聽,兩人皆是輕輕點頭。

姚澤輕輕吁了口氣,朝著林萬山遞過去一個感激的眼神。

林萬山卻嘆了口氣,對於姚澤混亂的感情而傷腦筋。

飯桌上,氣氛有些尷尬。

一桌子的野味佳肴,姚澤卻提不起一點食慾,反觀納蘭冰旋和唐敏,兩人也是靜靜的坐著,筷子都未曾拿起來過。

林鴻德見了就輕輕嘆了口氣,望著姚澤說:「小澤,既然你已經做了決定,何必在優柔寡斷?」

姚澤端起酒杯,仰頭一口將酒杯中的酒喝完,目光有些內疚的望向納蘭冰旋,出聲問道:「冰旋……」

納蘭冰旋突然伸手,阻止姚澤說話,姚澤有些詫異的望著她。

「你對我父親的承諾,能否兌現?」納蘭冰旋望著姚澤,問道。

「我……」

「姚澤,你對她父親承諾過什麼?」唐敏這時跟著問道。

姚澤無法回答唐敏,納蘭冰旋就開口說:「他承諾過,會娶我!」

唐敏表情一滯,然後望向姚澤,希冀的問道:「這不是真的吧?」

姚澤不敢去看唐敏的眼神,咬咬牙點頭道:「是真的……」見唐敏失望的紅了眼眶,姚澤又趕緊說:「我對你的承諾不會改變。」然後目光又看向納蘭冰旋,出聲問道:「你對我有感覺嗎?」

納蘭冰旋微微愣了一下,對於姚澤的問話她陷入了沉思。

半響,她紅唇輕啟,語氣清脆的說:「這重要嗎?」

姚澤點頭道:「重要!」

納蘭冰旋道:「我不知道。」

自從納蘭冰旋清醒過來後便失去了所有的記憶,但是父親總是告訴她,她沒有失憶之前是如何的愛姚澤,這便讓納蘭冰旋在心裡對姚澤已經是先入為主,失憶那段時間,納蘭冰旋腦海中想的最多的就是姚澤,原意無它,納蘭冰旋很想記起以前的點點滴滴,記起對姚澤的一些回憶,腦海中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姚澤,雖然這段時間記憶沒有任何恢復的徵兆,但是納蘭冰旋對姚澤似乎又有了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因為她總感覺自己內心深處有著一種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愫在慢慢生根發芽。

對姚澤是什麼感覺,納蘭冰旋現在確實是無法確定,所以她給姚澤的回到只能是不知道。

但是剛才聽到唐敏說她是姚澤的未婚妻,納蘭冰旋心中莫名的一痛,不知為何會有這種感覺,似乎一件很重要的東西在慢慢的從自己身邊消失。

「冰旋,以後你會找到一個很好的男人。」納蘭冰旋的一句不知道換來了姚澤的回答,這是給了納蘭冰旋答案,也是給了對唐敏的承諾。

納蘭冰旋點點頭,然後表情平靜的看了唐敏一眼,笑著對兩人說:「我祝你們幸福。」又深深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站了起來,轉身離開房間,剛踏出門檻的一瞬間,納蘭冰旋眼眶中一滴晶瑩的淚滴從絕美的俏臉上滑落,啪嗒一聲低落在地面。

「冰旋……」姚澤剛站起來,準備追出去,林鴻德阻止了姚澤,說:「讓她去吧,既然已經傷了她,何必再去做一些無用的事情,珍惜眼前人才是你應該做的。」

姚澤點點頭,有些失魂落魄的坐了回去,剛才他明明從納蘭冰旋目光中看到了一抹悲傷,尤其是納蘭冰旋臨走前看自己的那個眼神,讓姚澤心中不由得一痛。

她既然不喜歡自己,又為什麼會傷心?

姚澤正傷神之際,唐敏的聲音傳進了姚澤的耳朵:「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