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一十七章喪子之痛

第八百一十七章喪子之痛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23 03:13  字數:3662

姚澤和唐敏正說著話的時候,屋門口傳來一陣開門聲以及男人有些惱怒的斥責說:「這個事情我不管你怎麼解決,一定得給我解決好,別讓人看了笑話。」剛把門打開,他瞧見客廳里的唐敏以及唐敏身邊陌生的年輕人,不由得一愣,接著換上拖鞋,又和電話裡面的人說了幾句才掛斷電話。

姚澤見組織部部長嚴明奎走了過來,就笑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上前和嚴明奎握手道:「嚴部長您好,冒昧的到訪真是不好意思。」

唐敏也跟著站了起來叫了一聲嚴叔叔。

嚴明奎哈哈笑著連連點頭,然後望了姚澤兩眼,似笑非笑的道:「我沒猜錯的話,你就是農業部的姚澤吧?」

姚澤含蓄的笑著點頭稱是。

嚴明奎就笑著道:「都別站著啊,趕緊坐。」他把公文包放在一旁,見姚澤和唐敏的杯子里沒什麼水了,就親自給兩人重新換了茶水,又熱情的給姚澤遞煙,人倒是顯得挺和藹熱情。

坐在姚澤身邊,給姚澤一支煙後,嚴明奎又自己抽出一支煙,剛放進嘴裡,姚澤眼疾手快的幫嚴明奎點上,嚴明奎笑眯眯的點頭,然後輕輕吸了一口,對姚澤說:「你的事迹我聽說過一些,很不錯嘛。順義找了個好女婿哈。」

「嚴部長謬讚了。」姚澤謙虛的笑了笑,說道。

剛才姚澤給了唐敏一個滿意的答覆,此時的唐敏可謂是容光煥發,心情與前端時間大不相同,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尤其了剛才嚴明奎誇獎姚澤時,臉上更是露出甜美的笑意,嚴明奎看在眼裡,就笑著說:「你們兩可謂是男才女貌啊。」他有望著姚澤,語重心長的說:「姚澤,小敏侄女我是看著她張大的,人品好,相貌又好,能娶她是你的福氣,你可不要負了她。」

姚澤悻悻笑了笑,心虛的說:「不會,我會好好對小敏的。」說完,溫柔的看了唐敏一眼,而唐敏則是報以羞赧的表情。

見兩人情意濃濃的模樣,嚴明奎哈哈笑道:「年輕真好啊,真有些羨慕你們這些小年輕。」說完,嚴明奎有些傷神的輕輕嘆了口氣,道:「如果當年我兒不出事情,現在也和你們差不多大了。」

姚澤聽了嚴明奎的話,不由得瞪大眼睛,有些詫異的望著唐敏。

唐敏偷偷朝著姚澤使眼色,讓他現在不要過問。

嚴明奎心情突然有些低落,情緒似乎非常差勁,朝著姚澤擠出笑意,然後帶著歉意的說:「你們先聊著,我去舒服處理些事情。

望著嚴明奎有些落寞的背影,姚澤低聲對唐敏問道:「怎麼回事,他兒子出什麼事兒呢?」

唐敏似乎也被嚴明奎低落的情緒感染,輕嘆了一聲,低聲道:「都已經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嚴叔叔的兒子還在上高中,有一天放學遭一夥匪徒給綁架了,當他晚上就聯繫了嚴叔叔,讓他準備三百萬去贖他兒子,並威脅嚴叔叔不許報警,否則就會撕破。」

唐敏說到這裡嘆了口氣,繼續說:「嚴叔叔是個好官,不貪污,哪裡來的三百萬,於是就火急繚繞的去向朋友借錢,湊了整整一天才把三百萬湊齊,準備給匪徒送錢去時,你才怎麼著?」

姚澤一臉疑惑的望著唐敏,問道:「撕票了?」

見唐敏嘆氣的點頭,姚澤皺眉問道:「為什麼?嚴部長不是已經湊齊了錢么?」

歹徒給嚴叔叔的回答是說他不守信用,報警了。

姚澤說:「嚴部長當真報警了?」

唐敏搖搖頭,道:「嚴叔叔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他自然不希望他兒子出一丁點什麼閃失,當然沒敢去報警,可是不知道歹徒哪裡得來的假消息,說嚴叔叔偷偷報警,結果你應該知道是什麼下場……」

姚澤聽了唐敏的話,微微蹙眉,搖搖頭道:「這件事情我怎麼總感覺透露著一些古怪?」

唐敏輕輕點頭道:「我爸也說過,這件事情似乎並不是簡單的綁架事件。」

姚澤點上一支煙,說:「裡面疑點很多,首先,歹徒如果是求財,那麼他們大可以綁架那些富豪的親人,可以大大的勒索一筆,沒必要找官員的孩子下身,其二,把人綁架了之後,嚴部長明明是沒有報警,他們卻說嚴部長報警了,是誰告訴他們這個消息的?又或者是他們自己編造的?在沒有收到錢的情況下就撕票,目的性太明顯了,他們向嚴部長勒索錢財其實只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而已,目的是為了掩蓋他們的真是目的。」

唐敏聽了姚澤的分析,驚詫的望著姚澤說:「你和我爸分析的基本上差不多呢。」

姚澤苦笑說:「了解內幕的人幾乎都能夠想到。最後結果怎麼樣?歹徒抓到沒?」姚澤又問。

唐敏又是一聲嘆息,搖頭道:「這麼多年了,一直沒能告破,到現在已經成了一個無頭案,可以相信嚴叔叔的痛苦。」

姚澤將手中的煙蒂塞進煙灰缸,嘆氣道:「如果我猜測的沒錯,一定是嚴部長的仇家所謂,而且,估計嚴部長心中也能夠判斷誰是真正的兇手。」

唐敏再次詫異道:「什麼?你說嚴叔叔知道是誰殺了他兒子?這不可能!」

姚澤苦笑道:「有什麼不可能的?」

唐敏道:「如果嚴叔叔知道兇手是誰,又怎麼可能放過他?」

姚澤道:「即便是知道,如果沒有證據不也是枉然?你想想看,既然我都能想到這件事情並非單純的綁架勒索,那麼嚴部長自然也能夠想到,除了勒索錢以外,那麼綁架他兒子的目的自然是尋仇,如果將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