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一十三章兇手現身

第八百一十三章兇手現身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21 01:57  字數:3831

林蓓蕾的一聲『陳鋒』讓姚澤身子一下子僵住,不可思議的望著林蓓蕾。

林蓓蕾陰沉著臉上,對著電話里的陳鋒說:「你不覺得你需要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

此時,陳鋒坐在一家酒吧的小包廂中,神色有些歉疚,和那陰森森的殺手身份比,這會兒倒是顯得有些無奈。

聽了林蓓蕾帶著怒氣的話,陳鋒輕嘆一聲,語氣溫柔的說:「蓓蕾,我想見你,見了你我再給你解釋。」

林蓓蕾有些猶豫不決。

姚澤聽了陳鋒的話,偷偷朝林蓓蕾搖頭,姚澤知道陳鋒是個危險的人物,自然不願意讓林蓓蕾大晚上的過去找他。

「好吧,你在什麼地方?」對於姚澤的暗示,林蓓蕾選擇了無視,出聲對電話裡面的陳鋒問道。

陳鋒把自己的地址報給林蓓蕾,然後輕聲說:「就你一個人過來,別讓其他人知道。」

掛斷電話,姚澤沉著臉道:「你不能去。」

林蓓蕾將手機放回皮包中,然後望著姚澤,說:「我必須去,我需要他給我一個解釋。」

姚澤也顧不了那麼多,不再隱瞞陳鋒的身份,對林蓓蕾說:「他是個很危險的人物,我決不允許你這個時候過去找他。」

林蓓蕾聽了姚澤的話,疑惑的望著姚澤,問道:「什麼意思?陳鋒他怎麼危險了?」

姚澤吁了口氣,問道:「還記得納蘭冰旋的事情嗎?」

林蓓蕾點點頭,道:「那有怎麼樣?和陳鋒有什麼關係?」

姚澤沉聲說:「如果我猜的沒錯,納蘭冰旋能有今天,就是陳鋒害得。」

「這怎麼可能!」林蓓蕾驚詫的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旋即冷著臉說:「你沒有證據,憑什麼把責任推給陳鋒。」

姚澤冷哼一聲,對林蓓蕾問道:「林家的仇人是誰?」

林蓓蕾不知姚澤為什麼問這個,有些木楞的回答說:「陳家啊。」

姚澤繼續道:「那麼陳鋒姓什麼?」

林蓓蕾這下終於明白姚澤什麼意思了,頓時嗤笑道:「姚澤,你太幼稚了吧?單憑陳鋒姓陳,就判定是他害了納蘭冰旋?」

對於林蓓蕾鄙視的笑意,姚澤自動忽略,繼續道:「那麼我問你,納蘭冰旋是什麼時候出事的?」

林蓓蕾思索一下,道:「好像是剛過完年那會兒。」

姚澤點點頭,說:「那麼陳鋒是什麼時候突然從你的視線消失的?是不是和納蘭冰旋被害的時間非常吻合?而且,你們在一起這麼久,你了解陳鋒的家事嗎?你不了解,你根本就不了解陳鋒這個人。」

姚澤一連串的問答終於讓林蓓蕾有了幾分相信,臉色漸漸變的難看起來。

一直站在旁邊沒有插好的宋楚楚突然道:「林小姐,姚澤說的沒錯,先不說他是好人還是壞人,現在已經很晚了,你不該這個時候去找他,還是明天再說吧。」

林蓓蕾有些糾結的皺起了眉頭,恰巧這個時候姚澤手機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見是林萬山打來的,姚澤趕緊接通。

電話那頭,林萬山打著哈欠的對姚澤問道:「小澤啊,你爺爺跟我說蓓蕾和你一起走的,怎麼還沒把人送回來啊?」剛才林萬山給林蓓蕾打電話時,林蓓蕾正在唱歌,並未察覺電話響了,過來好一會兒見依然沒人接聽,林萬山才打給了姚澤。

姚澤走到一旁把到酒吧喝酒以及陳鋒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給了林萬山聽,林萬山聽了姚澤的分析,沉默一陣子後,沉聲道:「小澤,馬上把蓓蕾送回來,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去,如果我猜的沒錯,這個陳鋒便是陳軍翔的乾兒子,我和你納蘭叔叔早就盯上這小子了,只不過他逃出國去才奈何不得他,如今他偷偷溜回來了,必定要把他拒不歸案。」

姚澤聽林萬山說陳鋒是陳軍翔的乾兒子,腦海中立馬聯想到了劉羽菲,劉羽菲可是陳軍翔的乾女兒,如果當初不是劉羽菲偷偷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姚澤,到現在可能姚澤還不知道想害自己的人是誰。

想到這裡,姚澤有了向柳羽菲查詢陳鋒身份的想法。

掛斷林萬山的電話,姚澤出聲對林蓓蕾說:「走,我送你回家。」

林蓓蕾剛才已經把姚澤和林萬山的對話全部聽了下來,當下更加相信陳鋒就是那個還納蘭冰旋的兇手,她臉色變的有些慘白,姚澤去拉她胳膊時,一下子被她甩開,她如同發瘋了似的,朝著包廂外面跑去,嘴巴里喊道:「我要找陳鋒當面對質!」

「站住!」姚澤臉色一變,趕緊追了出去,宋楚楚也緊跟著姚澤身後快步趕了出去。

沒想到剛追到門口便被一人拉住了胳膊,姚澤想要掙脫,卻沒掙脫開,眼見林蓓蕾急匆匆的跑出KTV,姚澤扭頭怒視拽住他的人,只見那名一副服務生模樣的年輕人笑了笑,道:「先生,您還沒結賬了。」

姚澤趕緊將錢包遞給宋楚楚道:「你在這裡結賬,我出去看看。」然後一把推開服務生,朝著外面跑去。

到門口時那裡還有林蓓蕾的身影。

KTV門口停著幾輛計程車,姚澤忙走過去對一名出租司機詢問道:「師傅,剛才瞧見一個女孩從裡面跑出來沒?」

出租司機是個五十多歲的禿頂,聽了姚澤的話,他點點頭說:「剛才有一個穿著牛仔裝的姑娘急匆匆的衝出來,上一輛計程車走了。」

姚澤聽了計程車司機的話,頓時無力的嘆了口氣,道了聲謝後折返回了KTV。

結完帳的宋楚楚見姚澤表情有些黯然的走了回來,就有些擔憂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