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零八章紈絝子弟

第八百零八章紈絝子弟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19 07:35  字數:3418

將宋楚楚的行李放進後車廂,兩人坐進車中後,姚澤啟動車子,笑著說:「楚楚姐,晚上我有個飯局,咱們一起過去。」

宋楚楚聽了趕緊擺手道:「別,我可不去,對你影響不好。」

姚澤笑著說:「沒事兒的,我就對別人介紹說你是我姐,能有什麼問題?」

宋楚楚忙搖頭,說:「那也不成,我可不想給你造成不良的影響,你給我找個酒店住下,然後你先去赴宴吧,不用管我的。」

姚澤苦笑道:「那怎麼成,你剛來我就把你一個人丟在酒店像什麼話,要不我把今天的飯局給推掉吧。」

宋楚楚道:「是什麼飯局啊?」

姚澤道:「也是打算和手底下的科員聯絡一下感情,所以請他們吃個便飯,不是什麼大事,這種機會以後多的是,不在乎今天這才。」

宋楚楚搖頭說:「那可不行,既然已經答應別人了可不能失約,你把我送到酒店就可以了,我真沒事兒,自己隨便吃一點就行啦。」

姚澤嘆了口氣,苦著臉說:「那我先給你安排好,等吃過飯就馬上來找你。」

宋楚楚聽了姚澤的話,嫵媚的俏臉微微一紅,輕輕嗯了一聲,嬌聲道:「好長一段時間沒見你,倒是有很多話要和你說。」

姚澤把車子開到了燕京市區一家四星級酒店,給宋楚楚安排好酒店,又給她叫了酒店的送餐服務,才離開去赴宴。

黃文璇此時正在一家酒店門口張望,臉上露出焦急之色,看了看手機,黃文璇咬著唇給姚澤撥了過去,那邊接通,黃文璇苦著臉說:「姚主任,這都幾點了,大家都等急你,你能不能一點呀。」

姚澤帶著歉意的苦笑道:「不好意思,剛才給耽誤了些時間,我已經在路上了,馬上就到,要不這麼著,你先讓服務員上菜,最多十分鐘就到了。」

黃文璇笑著答應一聲,轉身進了酒店。

……

吃過晚飯,科室的同事嚷嚷著要去ktv唱歌,因為姚澤還惦記著宋楚楚,就讓黃文璇陪著大家去玩,黃文璇就扯著姚澤的胳膊,把他拉到一旁,低聲說:「你不去我也不去,都是年輕人,讓他們去玩吧,我在那裡他們還不自在呢。」

姚澤笑著打趣說:「你難道不是年輕人?」

黃文璇睨了姚澤一眼,嬌聲說:「姚主任,你開什麼玩笑呢,我都四十的人了,還能算年輕人?」

姚澤打量黃文璇一眼,笑道:「我看啊,以你的相貌,頂多像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姑娘。」

黃文璇俏臉一紅,瞪了姚澤一眼,臉上露出笑意的道:「沒想到姚主任嘴巴這麼甜,留著這些話去哄你女朋友吧,說真的,我也不去了,那地方太吵,我喜歡安靜。」

姚澤就點頭道:「那成,你和幾個科室的科長交代一聲,讓他們帶好隊,別喝酒了鬧出什麼事兒來。」

黃文璇點點頭然後說:「姚主任,你在這裡等等我,我去告訴他們一聲,馬上就出來,待會兒咱們一塊走,我坐你的順風車。」

黃文璇重回到酒店裡面,姚澤則在門口等著黃文璇,點上一支煙抽了一口,姚澤剛轉身就瞧見幾個熟悉的身影朝著酒店裡面朝外面走來,見到劉羽菲在人群中,姚澤不由得一愣,而後將頭又扭了回去。

劉羽菲走到門口的時候也看到了姚澤,臉色不由得一變,她旁邊的慕蓉端木以及陳家的陳華都認識姚澤,看到『熟人』跟著愣了一下。

「姚……姚澤,你怎麼在這裡?」劉羽菲心裡有些忐忑的對姚澤輕聲問道,心裡竟然有些心虛。

姚澤將煙頭扔在地上,用腳尖捻滅煙蒂,擠出笑意說:「陪同事吃飯。」

慕蓉端木瞧見姚澤頓時就有一種受到威脅的感覺,將劉羽菲拉到身後,然後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挑眉道:「姚主任,咱們又見面了。」

姚澤知道慕蓉端木的身份,第一總理的兒子,有著比尊貴的身份,但是姚澤如今是什麼身份?!林家唯一的繼承人,林鴻德的孫子,也不比慕蓉端木的身份差到哪裡去,若是放在以前,瞧見這種人物,姚澤肯定在氣勢上要弱了許多,但是現在不同了,所謂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姚澤如今的眼界比以前要高出許多,即便是總理的兒子又能怎麼樣?姚澤自然不會去低聲下氣的面對。

「慕蓉公子,你好啊。」姚澤皮笑肉不笑的回了慕蓉端木一句。

「姚主任這是一個人嗎?」慕蓉端木朝著周圍看了一眼,撇嘴笑著問道。

姚澤笑著反問說:「又不是黑社會打群架,吃個飯還得許多人一起?」

慕蓉端木冷笑道:「姚澤主任真幽默,當農業部辦公室主任真是屈才了,你應該去演小品說相聲才對。」

姚澤反唇相譏的說:「以慕蓉公子的形象,也適合當演員,演一個紈絝公子,讓你去當演員演敗家子絕對是本色出演哦。」

「你……」慕蓉端木聽了姚澤的話,有些惱怒,張嘴就要罵姚澤,卻被一直站在身後冷眼旁觀的陳華給攔住話,笑著說:「端木啊,你是什麼身份何必和姚主任一般見識,算了。」

姚澤冷眼望著陳華,問道:「你又是誰?」

劉羽菲搶著說:「他是陳副總理的公子。」劉羽菲一直在一旁偷偷朝姚澤暗示,讓他不要和這兩人發生矛盾,比較兩人的身份太過嚇人,姚澤只是一個小主任,和別人斗肯定是要吃虧的,劉羽菲並不知道姚澤是林鴻德的孫子,自然不想讓姚澤吃了兩人的虧。

「哦。」姚澤恍惚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