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零四章重任

第八百零四章重任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17 10:38  字數:3594

從華西省回來的第三天早晨,姚澤正在辦公室辦公,辦公桌上的座機突然響了起來,姚澤丟下手中的簽字筆,接起電話道:「你好,我是姚澤。」

電話那頭,許莊嚴聲音有些沉重的說:「姚澤,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姚澤一聽,是許莊嚴的聲音,而且聲音似乎有些不太高興,就疑惑的問道:「許部長,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許莊嚴道:「你過來了再說。」

姚澤答應一聲,掛斷電話,有些忐忑的朝著許莊嚴辦公室走去。

剛走出辦公室便碰到副主任李建明,他朝著姚澤笑了笑,問道:「姚主任,這是要去幹什麼?」

姚澤非常討厭李建明這個人,覺得他陰險的很,時時刻刻的盯著李建明,生怕他偷偷給自己下絆子,聽了李建明的話,姚澤笑道:「有些事情,去許部長那裡一趟。」

李建明笑道:「那我就不黨務姚主任時間了,你趕緊去吧。」

姚澤點點頭,然後朝著樓梯口走去,李建明望著姚澤的背影,露出一絲高深莫測的陰險笑意。

走到許莊嚴辦公室門口,姚澤輕輕敲了敲他辦公室的門,裡面傳出許莊嚴的聲音:「進。」

姚澤將門推開,見許莊嚴沒有抬手,手裡翻看著什麼東西,也不做聲,站在離辦公室不遠的地方昂首挺胸的站著。

大概過了三分鐘,許莊嚴將一沓照片扔在姚澤面前,沉聲道:「看看吧。」

姚澤詫異的走到跟前,拿起辦公室上的照片,一下子愣住,這不是前天自己和林蕊馨在一起的場景么?

照片中,林蕊馨親密的摟住姚澤,兩人又說有笑的場景。姚澤把所有照片翻看了一遍,一直到兩人進了酒店,才沒了下文,姚澤心裡暗自舒了口氣。

許莊嚴問道:「怎麼回事?」

姚澤疑惑的反問道:「什麼怎麼回事?」

「都這個時候了還裝糊塗?有人把你告到紀委去了。」許莊嚴不悅的沉聲說道。

姚澤驚詫的望著許莊嚴,不解道:「就憑這些照片就能去告我,照片裡面也沒什麼見不得內容的事情啊?」

許莊嚴哼了一聲,不滿的看了姚澤一眼,說:「如果照片裡面不只是這些內容,找你的可能就不是我了。」

「市紀委把這些舉報照片送到了我這裡,這件事情雖然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但是這也是關乎到作風問題。領導幹部最敏感的就是作風問題,以後你一定要在這方面小心再小心,有合適的就把婚結了,你年齡也不小了。」

姚澤拿著照片,沉著臉點頭,然後望著許莊嚴說:「許部長,明顯有人栽贓陷害我。」

許莊嚴道:「這種事情以後還會很多,畢竟你此時正在風口浪尖上,嫉妒你的人非常多,所以你更得地點才行。」

姚澤點點頭,問道:「有沒有什麼線索,是誰陷害我?」

許莊嚴道:「這是匿名舉報,查不出真人。」

姚澤點點頭,嘆了口氣,然後問道:「這件事情該怎麼解決?」

許莊嚴吁了口氣,說:「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市紀委把照片轉交到我這裡也就是沒打算對你做什麼,你未婚,這些照片不能對你構成什麼實質的威脅,不過,既然有第一次肯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所以你一定要記住,作風問題千萬不要犯。」

姚澤點點頭,保證道:「許部長放心,我會注意的。」

許莊嚴點點頭,朝著辦公室門口看了一眼,道:「去把門關上。」

姚澤笑了笑,然後去門口把許莊嚴辦公室的門給關上,問道:「許部長,您這是要和我說什麼秘密呢?」

許莊嚴故意板著臉,道:「別嬉皮笑臉,你的問題還沒解決了,那啥,我好像聽你說過,你在江平有女朋友?」

姚澤點點頭,然後更正說:「是淮源,她人在淮源。」

許莊嚴問道:「父母是做什麼的?」

姚澤悻悻道:「他父親也是體制內的人。」

「哦?」許莊嚴詫異的問道:「在淮源嗎?」

姚澤就點頭。

許莊嚴繼續問道:「什麼職務。」

姚澤神秘的笑了笑,說:「許部長您肯定認識他。」

許莊嚴沒好氣的道:「別賣關子。」

姚澤悻悻道:「我女朋友叫唐敏,他父親是唐順義。」

「唐順義?」許莊嚴詫異的道:「華北省省長?」

姚澤再次笑著點頭。

許莊嚴滿含深意的看了姚澤一眼,嘆氣道:「不知道你小子走了什麼狗屎運了。」

姚澤悻悻道:「許部長,您到底想和我說什麼?」

許莊嚴說:「其實我還是想撮合你和崔楠。」

「慕蓉崔楠?」姚澤苦笑著道:「我和她不合適。」

許莊嚴沒好氣的說:「沒試過,怎麼知道不合適?」

姚澤尷尬的撓撓頭,道:「許部長,您不覺得她的性子太孤僻、太冷漠了?」

許莊嚴嘆了口氣,說:「其實原本她的性子不是這樣的,只不過因為那件事情才使得她性子大變,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應該也了解,她其實是個很好的姑娘……」

姚澤吁了口氣,從荷包里掏出煙來,遞給許莊嚴一支,幫他點上,然後自己又點上一支,悶頭抽了一口,道:「許部長,我和她真沒什麼可能,唐敏已經和我訂親了,所以……」

許莊嚴擺擺手,「得,既然你們都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我也就不做這個媒人了,免得唐順義到時候來找我扯皮。」

姚澤站在一旁悻悻笑了笑。

許莊嚴道:「沒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