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九十二章危機再起

第七百九十二章危機再起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17 10:38  字數:3578

農業辦公廳三樓會議室中此時正討論著關於農改的一些事宜,會議開始首先是常任君對姚澤的一番介紹,接著便是姚澤一番官面上的講話。

講話完畢,進入正題,常任君笑眯眯的對姚澤說:「姚主任,你需要我們農業廳怎麼配合你,我們聽你的指示辦事。」

姚澤笑著擺手道:「指示不敢當,咱們一起相互學習吧,農業改革之所以被提上重要日常是因為咱們國家農業水平已經慢慢落後於發達國家,咱們要馬上把農業技術給提上去啊,咱們國家是農業大國,只有把農業搞上去了人民們才能過上好日子不是,我是這麼想的,我呢,打算去基層看一看,看看那些農民的種植方法,想要普及他們先進的科學種植方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啊,咱們得做好長期備戰的準備,農業廳給我派兩名對基層畢竟熟悉的同志和我一起下去,然後你們的工作嘛,還是按照日常進行,就當我沒有來過一樣。」

常任君笑著點頭道:「成,姚主任怎麼安排我怎麼做,待會兒我去給姚主任挑兩名精明能幹的小夥子,這些都是去過向下調研的。」

姚澤笑著道:「那就麻煩常廳長了。」

常任君趕緊道:「不麻煩,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會議又講了一些關於農改的事業和針對的一些措施,快中午時會議才結束,黃文璇跟著姚澤走出會議室,然後低聲說:「我怎麼感覺這個常廳長有些陰奉陽違的意思?」

姚澤笑著道:「你太敏感了吧?」

黃文璇搖頭道:「姚主任,你沒覺得稀奇嗎?咱們昨天剛到河源市他就得到了消息,而且連咱們住的酒店都清楚,今天會議上又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我覺得他是不是和李副主任……」

「打住!」姚澤阻止黃文璇繼續說下去,搖頭道:「禍從口出,沒有什麼實據的話不要隨便說出口。」

黃文璇抿嘴一笑,嬌聲道:「這不是沒外人嘛,怕啥。」

姚澤心想沒外人難道有內人不成。

「那也不能亂說。黃主任,你現在可是副廳級幹部,說話做事千萬別由著性子來,很容易吃虧的。」姚澤叮囑的說道。

黃文璇正色道:「那是自然,姚主任,你看我平時隨便亂說話了么?這不是沒把你當外人,怕你吃虧嗎,所以才好心提醒你呢。」

姚澤就笑道:「那成,我還得感謝你是不?」

黃文璇挑眉一笑,道:「感謝就算了,只是姚主任以後飛黃騰達別忘了我就成。」

兩人走出會議室時,常任君和李建明還在會議室聊天。

李建明含笑的望著常任君,說:「常廳長,剛才幹的真漂亮,虧得我沒少在我岳父面前念你的好,這個朋友我沒白交。」

常任君笑眯眯的道:「自家兄弟嘛,只是今天多多在李副部長面前替我美言幾句。」

「成,自然沒什麼問題的。」李建明笑了笑,接著沉聲說:「這個姚澤毛都沒長齊敢占著主任的位置,我看他能在上面坐多久,哼。」

常任君笑了笑,說:「李主任可別小看了他,你別看他年齡不大,其實心思深著呢,千萬別掉以輕心。」

李建明不在意的擺手道:「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我才沒把他放在眼裡。」

常任君心裡冷哼一聲,心想,如果不是想搭上李廣臣這條線,傻子才和這種二百五稱兄道弟,人家姚澤能夠當上農業部辦公室主任豈會沒有他的過人之處,把別人當傻子的人自己才是傻子。

姚澤和黃文璇走出辦公大廳,上了等在一旁的車子,姚澤對向成東道:「先回酒店吧。」

向成東點點頭,將車子開走。

黃文璇就道:「不等李主任啦?」

姚澤道:「人家兄弟兩個不是正在敘舊么,估計一時半會也回不來,不等了。」

黃文璇聽了姚澤的話,滿含深意的看了姚澤一眼,心想,這傢伙心裡其實有譜的很,什麼事情都看的透透的,只是一般人都會把他當個不成熟的年輕人,對他容易掉以輕心,剛才黃文璇又何嘗不是以為姚澤看不出其中的門道,原來人家只是不願意,不點破罷了。

「這傢伙的心思真不淺。」黃文璇睨了姚澤一眼,心裡想道。

回到賓館,姚澤把黃文璇喊到他的房間,讓黃文璇坐在沙發上,然後給她倒了杯茶,見她穿著直筒裙雙腿夾緊的模樣,姚澤自然而然的想起了昨天晚上旖旎的場景,回想起黃文璇裙中春光,姚澤心頭一熱,趕緊將視線移開,然後咳嗽一聲道:「黃主任啊,待會兒咱們把華西省的年度農業報告給看一看,分析一下裡面所存在的問題,好對症下藥。」

黃文璇笑著接過姚澤遞來的茶,說了聲謝謝,然後點頭繼續道:「這麼多資料,需要查到什麼時候去啊?」

姚澤道:「撿重點的看吧,又不是讓你把所有的東西全部去仔細看一遍,就看看每個市的農業產量以及每個縣的收成情況如果,然後咱們再下到基層去看看,算是雙管齊下吧。」

「成,姚主任是這方面的專家,你怎麼說我怎麼做。」黃文璇抿了口茶,笑眯眯的說。

姚澤苦笑道:「我算哪門子專家,只不過是個門外漢罷了,如果不是許部長趕鴨子上架,我現在還在江平市做市長呢。」

黃文璇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嬌笑了起來,輕聲道:「姚主任,我怎麼聽這話里話外有埋怨許部長的意思?」

姚澤笑道:「我可沒有這麼說哦,你可別上綱上線胡亂給我按罪名,來農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