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八十章再次碰見了小姐

第七百八十章再次碰見了小姐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17 10:38  字數:3511

送走王家父子,納蘭德回到屋裡,對姚澤說:「再坐會兒,咱們爺倆聊聊天。」

姚澤笑著點頭,遞給納蘭德一支煙,然後道:「納蘭叔叔,你覺得他們王家父子今天來的目的是什麼?」

納蘭德笑了笑,然後問道:「你覺得呢?」

姚澤點上煙,抽了一口,朝著納蘭冰旋看了一眼,道:「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了,他估摸著是想讓冰旋做他們家兒媳婦。」

納蘭德笑道:「我是不會答應的,就那小子,簡直就是個渣,能配的上咱們冰旋的只有你小子。」納蘭德笑眯眯的對姚澤說,心裡一點也不掩飾對姚澤的欣賞。

姚澤卻是唯有苦笑,這個時候如果說自己不願意和納蘭冰旋在一起,那麼就太過掃興了。

納蘭冰旋聽了父親的話,責怪的道:「爸,你說什麼呢!」

納蘭德以為女兒不好意思,開懷大笑起來,說:「沒什麼,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現在的年輕人不都是講婚姻自由么,爸給你自由的權利。」說完,他專業話題,對姚澤說:「小澤啊,你已經調到燕京來工作了,沒事兒還是得回去看看你爺爺,畢竟他年紀大了,也不知道能夠撐到什麼時候,還有,林家的仇人應該已經知道你的存在了,也就是說現在你的身份已經暴露在了他們面前,所以你也沒有必要再隱瞞身份,該是時候認祖歸宗了。」

姚澤悶頭抽了口煙,點頭道:「過幾天我就去看看爺爺。只是,陳家和我們林家有什麼深仇大恨使得他們一直對林家死纏爛打,一直不肯鬆手?」

納蘭德就嘆了口氣說:「這件事情說起來還得提到你爺爺那輩的恩怨,當年你爺爺任副總理的事情……」

聽完納蘭德的講述,姚澤大概的明白了林家和陳家的恩怨,說到底當年林鴻德只是執行總理下的命令,陳家在那個年代被鎮壓並不是林鴻德的意思,可是最後,陳家卻把這筆賬算在了林家頭上,也就導致了後來姚澤父親的慘死,他二叔被害的沒了生育能力,一切都是因為陳家的報復,他們的目標便是讓林家斷子絕孫,所以這麼多年過去,得知林家後人還活在世上,陳家會如此激動的進行報復。

江平刺殺事件便是陳家再次掀起血雨腥風的開始。

「陳家如今的勢力如何?」姚澤對納蘭德問道。

納蘭德嘆了口氣,說:「可以說是如日中天啊。」

「哦?」姚澤有些詫異。

納蘭德就解釋說:「陳家老爺子兒子這輩的,以大兒子最為厲害,如今已經是副總理,勢頭非常好,很有可能等慕蓉總理下去以後便是他替代慕蓉總理,而陳家老二如今是內地首富,手上的財產多的數都數不清,還有老三,掌握著國家一支特殊部隊,裡面各個都是決定的高手,當年你父親被暗殺,你二叔差點被殺,以現在來推測,倒是陳家老三派人指使的。」

聽了納蘭德的分析,姚澤感覺心中壓了一塊重重的勢頭,這些人所代表的都是無上的權利和無盡的財富,姚澤和他們比起來根本算不得什麼。

「那麼如今的林家呢?」姚澤吁了口氣,繼續問道。

納蘭德道:「你們林家雖然林老爺子退休多年,但是當年任總理的那會威武極高,影響力到現在都還未消散,而且慕蓉總理能夠順利的當選總理一職,你爺爺當初是做了不少貢獻的,再者,你二叔也極為有前途,不到五十,已經是燕京市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常務,兼任著中央黨校副校長一職,他所兼任的職務全部都是極為重要的,所以,你不用擔憂,林家如今雖然不如你爺爺那時候風光,但是實際也沒有弱多少,再加上咱們納蘭家的幫助,肯定是不用怕他陳家的,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安心的搞好手頭的工作便成了。」

離開納蘭德家,姚澤心頭的烏雲依然沒有散去,陳家那龐然大物般的勢力讓姚澤有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邁著步子行走在黑夜的大街上,有些微涼的秋風一陣陣的吹過臉龐,讓姚澤酒意又醒了幾分,想起納蘭冰旋剛從送自己到門口時問的話,姚澤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納蘭冰旋問姚澤,「如果我恢復記憶了,你還會和現在這樣對我嗎?」

姚澤無言以對,只能灰溜溜的逃離,留下納蘭冰旋有些失望的望著姚澤離開。

「難道失憶後的納蘭冰旋愛上自己了?」姚澤馬上把這個自戀的想法給拋開了,納蘭冰旋失憶以後,兩人接觸的機會不多,她又怎麼可能愛上自己。

漫無目的的行走在街道上,瞧見前方來了一輛出租,姚澤招手攔了下來,出租司機問姚澤要去哪裡,姚澤思索一下,然後說:「去燕京大學。」

此時已經不早了,燕京大學的學生吃完宵夜紛紛從學校后街趕回學校,姚澤掏出手機撥給了林蕊馨。

電話那頭好一會兒林蕊馨才接通,雖然內心已經原諒姚澤,不過嘴巴還是不饒人,帶著嬌怒的語氣說:「這麼晚了打給我幹嘛。」

姚澤聽著林蕊馨佯怒的聲音,不由得覺得好笑,就道:「想你了,想來看看你。」

林蕊馨道:「別說這種話,我不會信的。」

姚澤道:「我就在你們學校大門口,出來吧,我想見你。」

林蕊馨嬌聲道:「你真來了?」

姚澤苦笑道:「我還騙你不成?」

林蕊馨就道:「我在學校后街和兩個寢室的室友吃夜宵,要不你過來吧?」

姚澤點頭說:「好,你把地址給我……」

姚澤找過去時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