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七十六章認錯人摸錯身

第七百七十六章認錯人摸錯身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17 10:38  字數:3807

咚咚咚。

黃文璇在客房外面敲了半天,見屋內沒什麼反應,以為姚澤喝多了睡過去了,又怕出個什麼事情來,就趕緊去了一樓大廳找來酒店的工作人員,因為剛才開房是用的她的身份證,所以和工作人員解釋後,酒店的工作人員就帶著房卡去幫黃文璇開門。

房門被打開後服務員轉身離開,黃文璇趕緊走了進去,輕輕將房門帶上,然後環繞客房一周,輕輕喊了聲姚主任。

沒人支應。

黃文璇就朝著洗手間走去,將磨砂玻璃門打開,第一眼便瞧見一地的衣服,姚澤的內褲襪子扔在了浴缸旁邊,而姚澤則是閉著眼睛睡了過去。

黃文璇只是看了一眼姚澤健壯的胸膛就趕緊轉身去,心跳不由得加快了些。

「姚……姚主任,你醒醒啊,別睡在裡面,小心著涼。」黃文璇背對著姚澤,輕聲說道。

依然沒聲音。

黃文璇嘆了口氣,先躬身把姚澤的衣服全部都給撿了起來,見衣服被地上的水浸濕,就放到臉盆裡面,打算幫姚澤把衣服洗一遍,待會兒再用吹風機吹乾,明天早上估計就能穿了。

等黃文璇撿起姚澤內褲時,俏臉不由得一紅,忍不住又朝著浴缸看了一眼,四十歲的女人,和丈夫又鬧了不小矛盾,已經很久沒有做那種事情,都說女人四十如虎,很久沒有被雨澤過的黃文璇見到姚澤的赤身**後,心裡確實有些小鹿亂撞的感覺。

「想什麼呢,呸呸呸。」黃文璇低聲罵了自己一句,然後搖搖腦袋,將腦海中的旖旎甩開,將衣服浸在臉盆,然後開始幫姚澤洗衣服,將衣服都洗乾淨後,又找來吹風機幫著吹衣服,吹風機裡面發出的嗡嗡聲極為吵人,姚澤微微蹙眉,身子輕輕動了動,嘴裡嘀咕道:「別……別鬧,我要睡覺。」

黃文璇聽了姚澤的聲音,就停下吹風機,出聲問道:「姚主任你說的什麼?」

姚澤嘴巴里嗚咽一句,也不知道說的什麼又睡了過去。

黃文璇苦笑的搖搖頭,接著幫姚澤吹衣服,姚澤又是一陣皺眉頭。

等衣服也吹的差不多了,見姚澤還躺在裡面,這時候水也已經變涼了,黃文璇怕姚澤躺在裡面凍出個好歹來,就硬著頭皮喊道:「姚主任快醒醒啊。」

姚澤身子確實是有些涼意了,恍惚間聽見有人叫自己,就微微睜開眼睛,將眼睛眯成一條縫隙,瞧見一個模糊的身子身影,身材苗條,婀娜多姿,只不過眼神有些不好使,面相倒是沒瞧清楚,就無力的撐著浴缸吃力的站了起來,這下赤露的全身全部暴露在了黃文璇面前。

「呀喂。」黃文璇沒想到姚澤會突然站了起來,一瞬間將姚澤全身上下瞧了個遍,待瞧見姚澤下身那一大坨時,頓時捂著眼嬌呼一聲,趕緊轉開了身子。

黃文璇的身材和劉曉嵐有些相似,姚澤神智有些模糊,已經自己在江平,而這女人就是劉曉嵐,就搖晃的走到黃文璇身後,一把將黃文璇的腰身給抱住,然後嘴巴湊到黃文璇耳邊,開始親吻她的耳垂,嘴巴里喃喃道:「曉嵐,曉嵐……」

黃文璇突然被姚澤抱住,嚇的驚慌失措頓時沒了注意,她沒想到姚澤如此色膽包天,心裡就有些氣憤,但是又聽見姚澤嘴巴里嘀咕著別的女人的名字,頓時大概清楚,感情姚澤把自己當成了那個叫曉嵐的女人。

思緒回過神,姚澤舌頭輕輕舔著黃文璇的耳垂,讓黃文璇身子一酥,雙腿一下子軟了下去,差點沒站穩。

「姚……姚主任,別這樣,我是……哼,我是黃文璇啊。」黃文璇被姚澤親的身子起了大反應,不由得嬌媚的哼唧一聲,然後想要推開姚澤,只不過身子扭動,臀部貼在姚澤小腹不經意的磨蹭使得姚澤下身更加舒服起來,柔柔軟軟的臀部將姚澤下面的玩意一下子給磨蹭的直挺了起來。

「喲。」黃文璇突然嬌呼一聲,感覺到姚澤下面一個硬邦邦的東西直接隔著裙子,頂在了她的臀瓣上,用力的戳動著,黃文璇自然知道那硬邦邦的玩意是什麼東西,俏臉一下子紅透到了耳後根,呼吸也跟著便的急促起來,她輕輕推了姚澤一趟一把,聲音帶著嬌膩的道:「姚主任,別這樣……」大有欲拒還迎的架勢。

「要不就從了他?」黃文璇身子被姚澤撩撥的極為舒服,腦海中突然下意識的冒出這麼個年頭來,頭腦還沒失去理智,黃文璇就感覺自己剛才冒出的念頭太過荒唐,自己是什麼人?有夫之婦,怎麼能如此墮落?

更何況……如果當年自己能有個孩子,恐怕比姚澤也小不了幾歲了吧。

「別這樣!」想到這些,黃文璇身子一顫,使勁的一把推開了姚澤,姚澤一個蹌踉,差點摔翻在地,還好身後是一堵牆,讓姚澤穩住了身形。

黃文璇推開姚澤後快速跑了出去,拿起沙發上的皮包,也不再去管姚澤,趕緊開門逃似的離開了。

姚澤揉揉眼睛,感覺到一陣口乾舌燥,心裡有些納悶,曉嵐是不是生氣了,怎麼用這麼大的力氣推自己?

搖搖晃晃的扶著牆壁走了出去,朝著周圍陌生的環境看了一眼,見劉曉嵐不在,姚澤眯著眼睛摸到床邊,倒頭就睡。

黃文璇回到家中時已經快轉鍾,剛把門打開,瞧見丈夫胡炎力邊抽煙邊悶頭喝酒,心裡不由得苦嘆一聲,看來又得吵架了。

果不其然,胡炎力瞧見黃文璇回來,放下酒杯,臉色難看的問道:「為什麼這麼晚回來?」

黃文璇將高跟鞋脫了下去,換上拖鞋後,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