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七十一章特殊職業的女性

第七百七十一章特殊職業的女性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04 13:13  字數:4077

十月底,溫度慢慢降了下去,姚澤走出燕京機場時身上已經披了一件薄薄的外套,在他身邊緊跟著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自然便是向成東了,他幫姚澤提著包,目光十分警惕的看向周圍。

自從上次刺殺事件結束以後,向成東變的更加謹慎起來,他知道,既然對方能夠刺殺一次肯定就會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所以自己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才行。

「成東啊,好像下雨了。」姚澤站在機場出口處,仰頭看了看朦朧的天空,對身邊的向成東說道。

向成東樂呵呵的從他的行李包里掏出一把雨傘來,笑道:「防範於未然。」

「沒想到你一個大老爺們還挺細心的嘛。」兩人撐著傘,說說笑笑的朝著機場外面走去,隨手走路邊攔了一輛的士坐了進去。

向成東坐在副駕駛位置,扭頭對姚澤問道:「我們現在去哪裡?」

姚澤吩咐說:「先找個酒店住下來,其他事情等明天再說。」

「好勒。」向成東答應一聲,然後對司機吩咐說:「師傅,幫我們在這附近找個衛生又安全的賓館。」倒不是向成東貪圖享樂,他只是為姚澤著想才會這麼說,如果只是他自己一個哪裡都能睡。

車子在離機場十幾公里外的一家豪華酒店停了下來,姚澤去酒店裡面開了兩個房間,向成東住他隔壁。

剛把行李放好,有些疲勞的姚澤準備洗個澡先休息一會兒,卻沒想到屁股剛剛坐到沙發上,手機便響了起來,他懶散的掏出手機,上面顯示這黃文璇的電話號碼。

上次姚澤來燕京時便是這個農業廳辦公室副主任接待的他,黃文璇那成熟頗具美貌的臉孔呈現在姚澤腦海,四十歲的女人卻有著三十歲的身材,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姚澤手機依然頑強的響著,姚澤回過神,趕緊接通,然後笑著道:「黃主任真是神通廣大啊,我剛到燕京你就知道了?」

電話那頭,黃文璇清脆卻具有磁性的聲音響了起來,「那是當然咯,你哪次來燕京不是我來接待?」

姚澤哈哈笑著說:「讓你這個副主任接待我,這不是折煞我了嗎。」

黃文璇在電話那頭笑道:「姚市長你說笑了,馬上你可就是我的頂頭上司了,我巴結你還來不及呢,怎麼樣,晚上我給你接風洗塵吧?」

姚澤確實是有些累了,就笑著婉拒道:「算了吧,黃主任的好意我心領了,今天剛下飛機確實是有些累了。」

黃文璇也不勉強,笑呵呵道:「那成吧,反正以後相處的時間還長,咱們來日方長吧。」又和黃文璇閑聊幾句才掛斷電話。

姚澤從行李箱里拿出乾淨的內衣,然後打著哈欠去了浴室洗澡,剛洗完,一陣敲門聲便響了起來。

姚澤以為是向成東,就圍著浴巾漫不經心的跑去開門,誰知道房門剛打開,一個人影一下子躥了進來,嚇的姚澤一大跳。

上次的襲擊事件讓姚澤心裡產生了陰影,這會兒突然蹦出一個人來,姚澤第一反應就是完了,再次恐怕死定了。

「救救我……」姚澤還沒反應過來,耳邊已經傳出一名女子祈求的聲音來。

姚澤回過神,見是一名衣著性感濃妝艷抹的女人,就朝她身上打量幾眼,問道:「姑娘,你這是做什麼?」

那長相還算對得起觀眾的濃妝女人帶著哭腔的道:「有人在追我,趕緊把門給關上。」

姚澤見女子露出祈求之色,就點頭,輕輕將房門關上,然後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女子坐在房間的沙發上,毫無顧忌的張開雙腿,緊身短裙裡面立馬就露出一抹粉紅來,姚澤不小心看了一眼,頓時老臉一紅,尷尬的咳嗽一聲。

女子拿起茶几上的半瓶礦泉水,也不客氣咕隆咕隆的喝了兩大門,然後才吁了口氣,帶著罵罵咧咧的聲音道:「媽的,當老娘是傻子,給五百塊錢想讓老娘一個人伺候他們兩個大老爺們,我操他媽的,混蛋王八蛋。」

姚澤聽了女人的馬上頓時眉頭皺了起來,敢情這女人是個小姐。

姚澤有些後悔放她進來。

見姚澤站在她面前不說話,又想起自己剛才說話有些冒失,她悻悻吐了吐舌頭,出聲道:「抱歉啊,剛才太氣憤了。」

姚澤沒什麼臉色的擺了擺手,「沒事。」

女人就說:「再等一會兒,等那兩個畜生走了我就離開。」

姚澤也不管她,自己坐在沙發上,拿起上面的一本雜誌看了起來。

見姚澤不理自己,女人主動湊過去笑眯眯的道:「先生不是北京人吧?」

姚澤點點頭。

女人繼續道:「過來做生意?」

姚澤搖頭道:「探親。」

「哦,在這邊有親人真好,像我這種一個人在外面打拚多年,依然混的跟狗一樣的太悲劇了。」女人談了口氣,隨手拿起姚澤茶几上的煙,問道:「可以抽一支嗎?」。

姚澤苦笑道「你都拿了,還問我做什麼。」

女人笑了笑,然後點了一支煙,悶頭抽了兩句,輕輕吁了口氣,一臉黯然的道:「如果可以,誰願意幹這一行呢。」

她怎麼會突然感慨這個呢?姚澤正納悶時,女子又開口了,「剛才你發現我是做那行的是不是很鄙視我?」

姚澤正要解釋,女人笑了笑,道:「可以理解,這個職業本身就很骯髒,可是我也沒辦法,為了給相依為命的母親看病我花光了這些年在燕京打工掙的所有積蓄可是還是不夠,最後只能走上這條來錢快的不歸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