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七十章溫情的親吻

第七百七十章溫情的親吻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04 01:00  字數:3887

黑衣人失去了抵抗能力,捂著鮮血狂噴的鼻子,悶哼著,向成東冷著臉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衣領,冷聲問道:「到底是誰派你來的?」

黑衣人悶不吭聲。

向成東就笑了笑,「好,你不說,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說出來。」說著話,他如鐵疙瘩般的拳頭用力的朝著黑衣人小腹打了過去,只把黑衣人打的差點岔氣了才罷休,然後托著這個半死不活的黑衣人,朝著姚澤那邊走去。

姚澤見那邊戰鬥結束,就趕緊將車門推開,走了出來,沉著臉對向成東問道:「什麼情況?」

向成東丟下如死魚般的黑衣人,拍了拍手掌的灰塵,這才道:「有人派殺手要殺你,姚市長,你最近有沒有得罪什麼人?」

姚澤聽了向成東的話,頓時一驚,道:「沒有啊,誰這麼恨我?」

突然,姚澤似乎想到了什麼。

難道是個巧合?

林鴻德來了江平看自己後,燕京那邊陳家肯定是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有些按耐不住了,這才派出了殺手來殺自己吧?

林家到底和陳家有多大的仇恨?

「陳軍翔想殺我,沒那麼容易。」姚澤冷眼望著黑衣人,問道:「你為什麼要來殺我?」

黑衣人捂著胸口,抬頭看了姚澤一眼,笑了起來,露出滲著血絲的牙齒道:「別問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難道你不怕死?」姚澤冷聲道。

黑衣人笑著搖頭,「干我們這行的就是把腦袋提在手邊,死,我還真就不怕了。」其實他又那裡不怕死?都是爹娘生爹娘養的,只是,如果他把陳軍翔給透露出去了,那麼後果一定會禍及到家人,所以打死他他都不能說,陳軍翔這個人太卑劣了,這一點,黑衣人心裡很清楚。

「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是誰。」姚澤突然笑了起來,一臉認真的望著黑衣人試探的道:「是陳軍翔吧?」

姚澤說出陳軍翔的名字時,明顯瞧見黑衣人眼神中透露著心虛,眼珠子不敢看姚澤,瞟向了別處。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黑衣人冷冷的說道。

姚澤點頭道:「我也不逼你了,你走吧。」

「啥?」向成東詫異的望著姚澤。

黑衣人比向成東更加詫異,以為自己聽錯了,瞪著眼睛望著姚澤,一臉的不可思議。

「不用懷疑,你走吧,你對我沒有任何用處,殺了你,對我也沒什麼好處,所以,別再讓我看見你,滾吧!」姚澤不理黑衣人木訥的表情,朝著自己的車中走去。

向成東也不知道姚澤心中是怎麼想的,既然姚澤讓他走,向成東自然不會說什麼,就重重的對著黑衣人哼了一聲,甩手就跟著姚澤進了車子。

車子啟動,慢慢的消失在了黑衣人的視線範圍。

黑衣人坐在地上好半天才反應過來,真把自己給放了?

這種事情也太過匪夷所思了。

他吃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步履蹣跚的走回車中,然後猶豫了一下,撥通了陳軍翔的手機。

滴滴滴……

「喂,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電話那頭,陳軍翔接通後直接開門見山的問結果。

黑衣人低聲道:「失敗了。」

「什麼?」陳軍翔語調提高了些,「你竟然失敗了,怎麼失敗的,把事情的過程都告訴我。」

黑衣人就將剛才的事情給陳軍翔說了一遍,只不過事情的真相被他改動了。

比如原本他沒從向成東手中逃脫,他對陳軍翔彙報的確實自己受傷之後逃離的現場,這樣就避免了陳軍翔對自己的猜疑。

若是把實情告訴陳軍翔,姚澤直接把自己給放了,怕是陳軍翔怎麼都不會相信,反而還會覺得自己被姚澤控制,準備倒打他一耙。

「真是個廢物。」陳軍翔沉聲說:「找機會再下手。」

黑衣人搖頭道:「不成,這次機會已經錯過了,我是沒有能力在向成東手底下殺了姚澤,老闆……要不你找別人吧?」

陳軍翔眼中露出凶光,語氣卻平和的說:「好吧,這件事情我再去讓別人辦,你先回來吧。」

黑衣人點點頭,道:「那我的錢……」

「回來了我會給你的。」

黑衣人聽了陳軍翔的話,臉上大喜,頓時啟動車子朝著江平飛機場趕去,也許他不知道的是,燕京便是他的葬身之地。

對於失敗了的人,陳軍翔怎麼可能還留著,他做事情向來是不給自己留下後患,所以黑衣人此去必死無疑。

車子重新開回了市中心,向成東沉默了半天,還是忍不住對姚澤問道:「姚市長,你為什麼要放了他啊?」

姚澤表情輕鬆的笑了笑,一臉神秘莫測的說:「我放了他自然有人不會放了他。」

「哦?有人想殺他?」向成東有些詫異。

姚澤點頭道:「雇他的那個人肯定是不會放過他的,所以,即便是我放了他他也不會好過的。」

向成東似懂非懂的點頭,問道:「那你知道誰是兇手了?」

「知道,只不過這個人很難對付,還得從長計議。」

將姚澤送到錦繡別墅家門口,看著姚澤進屋後,向成東坐在車子中抽了支煙,苦笑的揉了揉受傷的右胳膊,嘴裡嘀咕道:「麻痹的,以後不能這麼玩了,會死人的。」

姚澤回到家中時,王漢中和王素雅都在客廳坐著。

見到姚澤,王漢中笑問道:「事情都解決完了?」

姚澤點頭道:「該交接的全部交接了。」

王素雅見姚澤喝了不少酒,就起身去給他泡茶。

王漢中繼續問道:「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