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六十六章刺殺者

第七百六十六章刺殺者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03 00:24  字數:3908

姚澤和張愛民書記、葉兆國副書記喝完酒後,剛分開,走到酒店門口時接到了柳嫣打來的電話,電話中柳嫣有些著急的問姚澤現在有沒有空,姚澤忙說有空,問柳嫣出了什麼事情。

柳嫣在電話裡面急切的說:「小澤,你方不方便到我這邊來一趟?妍妍生病了,我想帶她去醫院看看,我開車不方便照顧她,所以……」

「好,我馬上就過來,嫂子你別急。」姚澤晚上喝了酒,沒有開車子,就隨手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朝著柳嫣小區趕去。

姚澤到柳嫣小區門口時,她已經把車子開了出來,在一旁等著姚澤,姚澤瞧見柳嫣的車子,趕緊拉開門坐了進去,只見到後排椅子上的阮妍妍沒什麼精神的靠在座椅上一聲不吭,姚澤抱著阮妍妍然後摸了摸她滾燙的額頭,呀了一聲,然後道:「孩子,發燒了。」

柳嫣焦急的說:「可不是嗎,都快急死我了。」

車子被她飛速的開出了小區。

姚澤抱住阮妍妍,然後對柳嫣問道:「嫂子,怎麼回事?妍妍怎麼突然發燒了?」

「這丫頭,貪吃唄,都十月份了,還敢去吃冰淇淋,能沒事嗎,本來體質就不好。」說著話,柳嫣輕嘆了一聲,道:「我工作太忙,這孩子也沒個人管,倒是苦了她了。」阮妍妍的父親阮成偉因為殺人罪被判了無期,如果沒什麼意外,這輩子恐怕都出不來了,阮妍妍和喪父沒什麼區別,姚澤其實也挺心疼阮妍妍,從小就長的清秀可愛惹人喜歡,但是猶豫工作太忙,倒是沒什麼時間來看我阮妍妍,心裡倒是有些內疚。

姚澤摟住阮妍妍,輕聲問道:「妍妍,哪裡不舒服啊?」

阮妍妍搖搖頭沒什麼力氣,也不想開口說話,姚澤就道:「再忍一忍馬上就到醫院了,等這次病好了叔叔帶你去燕京玩去。」

柳嫣聽了姚澤的話,從後車鏡里看了他一眼,嬌聲道:「小澤,聽美蓮阿姨說你快要調到燕京去了?」自從柳嫣到江平以後一直和李美蓮一起管理秦海心的公司,而秦海心則當起了甩手掌握,一心一意的在家裡照顧姚澤的兒子。

「對,還有一個星期就得過去了。」姚澤嘆了口氣,溫和的道。

柳嫣輕輕哦了一聲,可以感覺到她內心的不舍。

「嫂子,要不你和我一起去燕京吧。」姚澤猶豫了一下,出聲說道。

柳嫣笑了笑,搖頭說:「不了,我可不想跟著你東奔西撞,而且妍妍在這邊已經習慣了,我也不想她這麼小跟著到處跑,你工作之餘多回來看看我們就行了,別把嫂子給忘了。」

姚澤嘆了口氣,輕聲道:「嫂子你知道的,忘了誰我也不能忘了你。」

柳嫣聽了姚澤的話,雙手有些顫慄,她咬咬唇,美眸中波光粼粼,「小澤,謝謝你。」一滴晶瑩的淚滴從眼角滑落,柳嫣臉上帶著笑的輕聲說道。

「謝啥,我們之間不用說這些,要說謝,應該是我謝你才對。」姚澤笑了笑,說:「你能做我的女人是我這輩子最值得驕傲的事情。」

柳嫣輕輕嘆息一聲,柔聲說:「有什麼可驕傲的,嫂子太笨了,什麼都不能幫到你,只能給你增添負擔。」

姚澤道:「嫂子,你能每天開開心心的,和妍妍好好的生活就是給了我最大的幫助,真的!」

柳嫣輕輕點頭,嬌聲道:「嫂子一定不讓你擔心,開開心心的生活。」

柳嫣懂得姚澤的心思,知道姚澤心中所想,也知道姚澤對她的那份關愛,所以她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兩人之間太過了解對方,其實柳嫣就是姚澤的紅顏知己,只不過更勝過紅顏知己罷了。

車子在市醫院門口停下,姚澤將阮妍妍從車中抱了出來,跟著柳嫣朝著醫院疾步走去,此時時間已經不早了,醫院裡沒多少看病的,而且醫生也都下了班,只有值班的醫生還在,瞧見姚澤抱著孩子進來,一名值班醫生就問道:「孩子病了?」

姚澤點頭說:「好像是發燒了。」

醫生趕緊道:「跟我來,我給她檢查一下。」

檢查結果出來,阮妍妍確實是因為吃了太多冰冷的東西導致胃承受不住,身子也抵擋不住這股寒氣,所以才引起了感冒發燒,醫生給阮妍妍開了一些西藥,然後對姚澤說:「給她打給吊瓶吧,這樣好的更快。」

姚澤點點頭,道:「藥量不要太大,孩子還小,我怕她對藥物過敏。」

那男醫生笑道:「放心好了,我心中有數。」

原本阮妍妍應該到外面掛吊瓶的,姚澤覺得阮妍妍坐在那裡舉著吊瓶會不舒服就多套了些錢,給她弄了個單人病房讓她躺在病床上掛吊瓶。

忙完一切,柳嫣小說對姚澤說:「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在這裡守著就行了,你明天還得上班呢。」

姚澤擺手道:「沒事兒,今天我陪在這裡,上班不礙事。」

柳嫣握著姚澤的手輕輕點頭,安靜的房間中,緩緩升起一股溫馨的氣氛。

夜越來越冷,江平火車站走出一名身穿風衣,個頭高大的黑衣男人,他戴著一頂鴨舌帽,一個墨鏡將他半邊臉擋住,手裡提著一個背包,看樣子有些風塵僕僕,走出車站,他到了一個沒什麼人出沒的地方,掏出手機然後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那頭,劉羽菲的乾爹陳軍翔接通電話,然後沉聲道:「已經到了?」

「嗯,已經下火車了。」電話那頭黑衣人低聲道。

陳軍翔道:「你知道自己來的目的嗎?」

黑衣人點頭道:「殺了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