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六十五章偷情

第七百六十五章偷情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3-02 06:19  字數:3560

次日,納蘭冰旋獨自回了燕京,臨走前給姚澤發了條信息,很簡單的『我走了』三個字。

姚澤苦笑的收起手機,剛坐下去,準備批示今天送來的文件時,手機再次響了起來,電話是公安局副局長李俊陽打來的,電話那頭他有些焦急的道:「姚市長,不好了,出事了。」

姚澤微微蹙眉,問道:「出什麼事了?」

李俊陽道:「二汽鋼鐵廠的廠長被殺了。」

「什麼?」姚澤騰的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沉聲道:「你是說,李大冶被人殺了?」

李俊陽嘆息的點頭說:「是,今天早上死在江平大酒店的房間里。」

姚澤昨天晚上是見到他和張蘭蘭去江平大酒店開房的,難道張蘭蘭殺了他?應該不會。

姚澤問道:「兇手知不知是誰?」

李俊陽急忙道:「是二汽車間主任魏明達乾的,他媳婦和李大冶偷情,被他抓了個正著,所以……」

姚澤知道事情始末,就問道:「他妻子怎麼樣了?」

李俊陽道:「被捅了一刀,現在在醫院急救,不過,應該死不了。」

姚澤道:「魏明達人呢?」

李俊陽道:「已經自首了。」

「好,我知道了,你先忙你的吧。」掛斷電話,姚澤起身朝著張愛民的辦公室走去。

其實事情遠不是捉姦那麼簡單,這件慘案其實歸根到底還是副廠長徐達貴搞出來的。

這些日子他一直暗中盯著李大冶,就是想抓到他的把柄,把他搞垮,沒想到昨天意外的發現了李大冶和張蘭蘭私會開房的事情,就立馬用公用電話打給張蘭蘭的老公魏明達。

張蘭蘭幾天前向魏明達保證過,以後再也不和李大冶有什麼來往,魏明達暫時的相信了她,誰知道這才幾天時間,這對狗男女又鬼混到了一起,聽到徐達貴透露給他的消息他又怎麼能不生氣,從家裡廚房抽了一把削水果的刀子就怒氣沖沖的朝著江平酒店趕去。

找到房間號,魏明達敲開房門前,裡面的李大冶和張蘭蘭正在做苟且之事,被堵在房間里,兩人都不敢開門,魏明達就威脅說,如果不開門,就把事情鬧到,今天怎麼也得把你們這對狗男女堵出來,如果現在開門還有得商量,如果不給開門,就就把這件事情鬧到市委市政府去。

李大冶心裡很清楚,魏明達肯定知道裡面是自己,心想大不了給他一些好處,魏明達是個老實人,李大冶是知道的,應該會比較好糊弄,他咬著牙打開房門,卻萬萬沒想到,這個平時老實巴交的魏明達竟然會毫不猶豫的掏出一般刺刀來,陰森的朝著他胸口捅去。

李大冶沒防備魏明達會下狠手,所以當魏明達捅向他時,他連閃躲的想法都沒有就已經被刺中,李大冶被刺中胸口後當場死亡。

瞧見妻子衣衫不整的模樣,魏明達殺紅了眼,如同瘋子一般,沖向張蘭蘭,在張蘭蘭驚恐的尖叫聲中,那把匕首再次捅向了張蘭蘭,連續捅了三刀,不過萬幸的是那些被捅的地方不是要害,雖然失血有些過多,但是到沒有馬上死掉。

魏明達瘋狂的思緒慢慢醒悟過來,瞧見自己連捅兩人,他哆嗦的扔下刀子,見妻子奄奄一息的模樣,他趕緊撥通了急救電話,然後便去了警察局自首。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只不過,大家都不知道悲劇背後的始作俑者是鋼鐵廠副廠長徐達貴。

姚澤走到張愛民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直接走了進去,開門見山的說:「張書記,二汽鋼鐵廠出事了。」

張愛民放下手中的鋼筆,凝視著姚澤,問道:「出什麼事了?」

姚澤道:「鋼鐵廠廠長李大冶被殺了。」

「難道是那個車間主任乾的?」姚澤對張愛民說起過這件事情,張愛民知道這件事情的始末,所以提起李大冶被殺,張愛民馬上聯想到了魏明達。

「是,他發現他妻子和李大冶在賓館偷情,一時氣不過,所以……」

「這件事情相瞞是瞞不住了。」姚澤繼續道:「現在必須找人查這件事情。」

張愛民嘆了口氣,說:「如果聽你的,查了這件事情,李大冶恐怕就不用死了,哎。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那就查吧。」張愛民其實是很不願意現在去查這件事情,但是沒辦法,鋼鐵廠廠長被殺,再想瞞肯定是瞞不住了,只能硬著頭皮查,只是希望上面千萬不要把責任怪罪到江平政府,否則到時候一個惱怒,空降一名市長過來,那麼張愛民知道江平政府有沒好日子過了。

「這件事情要查就得查到底,依我看這件事情遠沒有事情表面那麼簡單,副廠長在這件事情裡面起著什麼作用還不一定,咱們可以讓紀委成立一個專案小組,專門查這件案子,說不定能有意外的收穫。」姚澤道。

張愛民點點頭,說:「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說干就干,在張愛民以及姚澤的授意下,紀委開會後,成立了此事的專案組去鋼鐵廠徹查與這件事情有關的所以問題。

躲在辦公室的徐達貴得罪魏明達把李大冶給殺了,知道事情鬧大了,此事也是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他萬萬沒想到魏明達會有殺人的念頭,他原本只是想讓魏明達把事情鬧大,這樣就可以把李大冶搞臭了,然後自己順利成章的成為鋼鐵廠廠長,可惜,事情變的事與願違起來,徐達貴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感覺這次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意味。

「這個傻貨!」徐達貴焦急的在辦公室來回踱著步子,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