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五十六章浮出水面的真相

第七百五十六章浮出水面的真相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26 17:43  字數:3810

咖啡廳前方的舞台上,一名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年輕姑娘正在彈奏貝多芬的生命交響曲,曲調委婉而高昂,美妙的音樂傳遍整個咖啡廳的每個角落。

此時,姚澤正低著頭,手裡的勺子不停的攪拌著杯中的咖啡,眉頭緊蹙的沉思著。

劉羽菲望著姚澤,沒有出聲,她在等姚澤發問。

過了一會兒,姚澤停下手中的動作,他沒有問劉羽菲別的有關他乾爹的事情,只是問她為什麼要把這件事情告訴自己。

劉羽菲笑了笑,露出潔白的貝齒,嘴角旁有一個漂亮的梨渦,她認真的看著姚澤,說:「因為我們是好朋友,我不希望我的好朋友出事,更不希望我的好朋友因為我而出事,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麼身份,但是你可以放心,我永遠不會出賣你。」

姚澤感激的點頭,笑道:「我相信你。」

「不過,話說回來,你把這件事情告訴我,你怎麼向你乾爹交差?」姚澤關切的對劉羽菲問道。

劉羽菲露出笑意,一臉無所謂的攤開手道:「他能把我怎麼樣,再說,他也不能知道我把事情告訴你了呢。」

姚澤提醒的說:「還是小心些好,以後有什麼事情或者麻煩可以打給我。」

劉羽菲含笑的點頭,說:「這個買賣划得來,我有麻煩你會幫我麽?」

姚澤笑著點頭,「那是自然,即便你沒有把今天的事情告訴我,你有了麻煩我也會幫你啊。」

「為什麼?」劉羽菲臉上帶著希冀的目光望著姚澤。

姚澤卻笑道:「因為咱們是朋友啊。」姚澤照著劉羽菲剛才的語氣說道。

劉羽菲抿嘴一笑,臉上笑靨如花,心中卻有些失落,她抬手看看腕錶,然後道:「我可能要走了,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

姚澤就道:「我送你。」

劉羽菲搖頭說:「你是江平的名人,還是算了吧,我怕給你帶來不好的影響。」

「那個……這次一別,想再見恐怕就難了。」劉羽菲臉上帶著緋紅的對姚澤輕聲道。

姚澤輕輕吁了口氣,笑道:「是啊,你是大明星,到處忙著拍戲,想見面自然就難了。不過,也不一定。」

「哦?」劉羽菲望著姚澤,疑惑的問道:「怎麼不一定?」

「因為我要不了多久就得調到燕京去工作。」姚澤笑著回答。

劉羽菲俏臉一下子變的興奮起來:「真的呀?太好了。」等說完才感覺自己表現的過頭了,於是羞澀的低頭,悻悻道:「我先走了,你再坐坐,喝完了咖啡再走。」姚澤明白劉羽菲的意思,怕給自己帶來影響,所以兩人分開了走。

姚澤就點點頭,道:「那我就不送你了,路上注意安全。」

「好的,那……咱們燕京再見咯!」劉羽菲朝著姚澤揮揮手,然後踏著一雙水晶色高跟鞋朝著咖啡館門口走去。

等劉羽菲走了好一會兒,姚澤才起身離開。

坐進車中,姚澤拿出手機撥通了納蘭德的電話。

此時納蘭德正在家裡陪著失憶的女兒納蘭冰旋,見姚澤打來電話,他走到一旁接通後,笑著問道:「小澤,什麼事啊?」

姚澤出聲道:「納蘭叔叔,你了解陳軍翔這個人嗎?」

「陳軍翔?」納蘭德疑惑的問道:「他怎麼了?」

姚澤眯著眼睛說:「他正在調查我的身世,我懷疑……」

「你說他正在調查你身世?」納蘭得詫異不已,這個消息足以讓他驚訝了,他趕忙問道:「這個消息你是從哪聽來的?」

姚澤不想暴露了劉羽菲,給她惹來麻煩,就歉意的說:「納蘭叔叔,這個消息絕對準確,只是消息來源不便於告訴你。」

納蘭德理解的點頭,突然想到什麼,就吩咐道:「這個事情你不要再跟任何人說,我現在馬上就去你納蘭爺爺那裡,這件事情恐怕有些複雜了,你安心的等我消息吧。」

「好的,麻煩你了,納蘭叔叔。」姚澤笑了笑。

納蘭德擺手道:「咱們這關係,說這些話見外了。」他扭頭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納蘭冰旋,就輕聲問道:「要不要和冰旋說說話?」

姚澤不想和納蘭冰旋糾纏不清,既然她失去記憶,剛好讓她有了忘掉自己的機會,找一個好男人生活,如果跟了自己,她註定要和其他女人一起做他的女人,姚澤不想再害其他女人,就想方設法的盡量不和納蘭冰旋見面。

「算了,納蘭叔叔,冰旋已經不認識我了,接了電話她也不知道我是誰。」

「等你調過來了,有時間多陪陪冰旋,你們可以重新開始嗎。」納蘭德笑著說道。

姚澤悻悻笑了笑,故意找借口說有事情要忙,把納蘭德的電話給掛斷了。

和姚澤通話結束,納蘭德收回手機,走到納蘭冰旋跟前,笑道:「冰旋,和我一起去你爺爺那裡吧。」他不敢把納蘭冰旋一個人丟在家,因為納蘭冰旋已經沒了眼前的記憶,她怕納蘭冰旋偷偷溜出去然後不知道回家的路。

「我不去了,你去吧。」納蘭冰旋失憶後已經沒有了以前的冰冷,說話溫和了許多,對於以前的愛恨情仇已經忘的一乾二淨,自然也就冷漠不起來。

「還是跟我一起去看看吧,你爺爺想你了。」納蘭德堅持讓納蘭冰旋跟她去。

納蘭冰旋性子轉變很大,和以前的冷漠性子相比,現在有種溫柔賢惠的感覺,知道眼前這位軍界大人物是自己爸爸,她沒有說什麼,順從的點頭,溫和的道:「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對他沒什麼感情呢。」這個『他『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