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五十五章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

第七百五十五章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26 03:39  字數:3559

夕陽漸落,殘紅留於天際。

一輛火紅色的寶馬跑車在魚梁洲靠近江邊的位置停了下來。

車中,唐敏和姚澤靜靜的坐著,誰也沒有主動開口。

過了好一陣子,唐敏才輕輕吁了口氣,扭頭望著姚澤說:「我以為你不要我了。」

「怎麼會呢。」姚澤朝唐敏笑了笑,情緒不怎麼好,畢竟此時的他已經是心亂如麻,李美蓮和林蕊馨那邊不知如何解決,王素雅知道姚澤要娶唐敏,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麼難過的情緒,但是姚澤心裡清楚,王素雅又怎麼可能不傷心?

突然之間感情遭的一塌糊塗讓姚澤心神疲憊。

「姚澤,你怎麼啦?」唐敏明亮的大眼睛盯著姚澤,見姚澤臉上露出愁容,就關切的問道。

姚澤笑著搖搖頭,解釋說:「沒事兒,最近幾天事情太多,有些累。」

唐敏就說:「那我們還是回去吧,等你休息好了再陪我。」

姚澤搖搖頭,然後握住唐敏的手,說:「既然出來了,就好好陪陪你,以前是我忽略你了,以後我會好好補償你的。」

唐敏聽了姚澤的話,鼻子一酸,眼淚流嘩嘩流了出來,小拳頭朝姚澤胸口捶了兩下,哽咽道:「這可是你說的,以後再敢欺負我,我一輩子都不再見你了,遠遠的躲著你。」

「不會了,再也不會了。」姚澤將唐敏摟住懷裡,輕輕在她耳邊說著。

「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那條簡訊,我現在可能已經坐在飛往莫斯科的飛機上了。」

姚澤愣了一下,問道:「你去莫斯科幹什麼,談生意嗎?」

「嘆什麼生意,當然是……」唐敏咬咬唇,睨了姚澤一眼說:「當然是不再見你。」

姚澤笑了笑,說:「看來咱們心有靈犀啊。」

唐敏笑道:「你可是答應娶我的,別反悔,咱們婚事定在什麼時候?」

姚澤道:「聽你父親安排吧。」

唐敏喜滋滋的點頭,然後又問道:「那天為什麼要拒絕訂婚,現在又答應和我結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唐敏心中一直考慮這個問題,覺得不問不快,就問了出來。

姚澤猶豫了一下,決定坦誠不公,既然要和她結婚了,這些事情就應該告訴她,讓她來決斷,如果結婚後再提那些事情,那麼性質就不同了。

「怎麼,很為難嗎?如果不願意說就算了吧。」唐敏笑了笑,表示理解。

姚澤搖頭,然後嘆息一聲道:「還是告訴你吧,這些事情應該告訴你。」

唐敏認真的望著姚澤,說:「我怎麼感覺有種不好的預感,你還是不要告訴我了吧。」

姚澤笑了笑,說:「這件事情如果不告訴你以後很多事情沒法談下去。」

「那......那你說吧。」

「其實那天想要推遲訂婚是因為一個女孩子。」姚澤頓了頓,見唐敏表情沒什麼波動,估計唐敏也猜測到是因為某個女人才拒絕了訂婚,所以並沒有表現出多大的波動,姚澤就繼續說:「她的名字叫納蘭冰旋,是這麼回事……」

天色漸漸暗了下去,白天被黑夜代替。

兩人安靜的坐在車裡,唐敏目光迷茫的望著前放的江面,姚澤則聚精會神的望著她,姚澤在等她消化這一切。

「納蘭冰旋很可憐。」良久,唐敏憋出這麼一句話來。

姚澤沉默不語。

唐敏繼續說:「其實她也值得你珍惜,如果我是你也會很難做決斷,所以我理解你那天所做的一切,姚澤哥,聽了納蘭冰旋的事情,我有些動搖了,你再考慮考慮吧,我不希望你意氣用事的把我給娶了心裡還裝著她,這樣我會更難受……」

「小敏,我真的很迷茫,對不起,讓你這麼痛苦的喜歡我。」姚澤一臉愧疚的望著唐敏,臉色滿是疲憊之色。

唐敏伸手摸了摸姚澤的側臉,抿嘴笑了笑,說:「喜歡你我不後悔,但是最後你選擇誰還是得你來抉擇,無論什麼選擇,我都不會怪你,姚澤哥,好好的理清自己的思路,做一個正確的選擇,選一個你最愛的女人,至於我,如果是因為內疚才娶我,真沒有必要,你知道我的性子,我要的是完完整整的姚澤,包括他的心,五年了,我把我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了你身上,要的不止是內疚的憐憫,你知道嗎?姚澤哥。」

姚澤輕輕點頭,緊緊握住唐敏的手,道:「我怎麼會不知道,但是,我要娶你不是因為愧疚,因為你本來就一直在我心裡,如果沒有愛,怎麼會想著娶你呢。」

「姚澤哥,謝謝你能說出這番話,我聽了真的很開心,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先冷靜一段時間,現在的你並不是在情緒穩定下做的選擇,我不希望你以後後悔,不想你因為娶我而後悔,所以……你再考慮考慮吧。」

姚澤搖頭說:「不用考慮了。」

唐敏笑了笑,說:「姚澤哥,聽我一次,這段時間好好考慮清楚,我回淮源去了,等你有結果了告訴我一聲。」

「留下來吧,天晚了。」姚澤輕聲道。

唐敏搖了搖頭,「這裡始終不屬於我,五年了,江平的這片天空總讓我無人融入,我還是走吧,哥,我等你結果……」

唐敏將姚澤帶回市區後直接回了淮源。

十月初,《諸葛亮與黃月英》的電影拍攝前期完工,扮演年輕黃月英年輕時的劉羽菲順利的完成了她的任務,明天她就得飛回燕京去接一部港台槍戰片,臨走前她決定和姚澤見上一面,想了很久的話也必須告訴姚澤。

她知道,如果把那些事情說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