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五十一章梳理情感

第七百五十一章梳理情感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23 17:44  字數:3802

燕京林家,林鴻德正戴著老花眼鏡坐在四合院里看報紙,燕京市委書記林萬山急忙忙的走了進來,然後含笑的對林鴻德說:「爸,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林鴻德放心報紙,朝著林萬山看了一眼,問道:「什麼消息啊,值得你這麼開心?」

林萬山笑道:「納蘭冰旋醒過來了。」

「哦,是嗎?」林鴻德臉上露出喜色,然後站了起來,趕緊道:「快準備車,我去納蘭家看看那孩子去,畢竟她是為了咱們林家出的事情。」

「爸,車子就停在外面呢,我就是專程過來接您的。」

納蘭初陽的四合院,此時林家人和納蘭家人全部聚集一次,包括林萬山的養女林蓓蕾也跟了過來,只不過看她的精神頭似乎不怎麼好,因為她已經很久沒有聯繫上她男友陳鋒了,自從幾個月前陳鋒和她說要去外地出差之後一直沒有再出現過,最近幾個月讓林蓓蕾感覺心力交瘁,甚至認為陳鋒出了什麼事情已經離開人世了。

「哎,這孩子真是禍不單行,剛剛治好怎麼又失去記憶了呢?」林鴻德和納蘭初陽坐在石亭中喝著茶,聊起納蘭冰旋失憶的事情不由得惋惜的嘆了口氣,林萬山以及納蘭德、納蘭錦等人候在一旁。

「哎,這都是命啊。」納蘭初陽也跟著嘆息一聲,搖了搖頭,有些苦悶。

林鴻德端起杯子抿了口茶,無意間看見人群里的姚澤,不由得一愣,剛才來的時候倒是沒有注意到,這會兒看到姚澤頓時有些詫異,他怎麼會趕到燕京來,他和納蘭家是什麼關係,一連串的問題在林鴻德腦海閃過。

見林鴻德將目光瞥向姚澤,納蘭初陽笑了笑,然後朝姚澤招手道:「小澤啊,你過來。」

姚澤悻悻笑著從最後面擠到了納蘭初陽跟前,然後朝林鴻德笑著問好。

林鴻德笑著點頭,然後問道:「姚澤,你怎麼會再這裡?」

姚澤笑了笑,解釋說:「聽說冰旋醒來,所以過來看看。」

林鴻德就打哈哈的笑道:「你和冰旋關係很好嗎?我可是告訴過你,冰旋是我們林家的兒媳,你可不許打她的注意。」林鴻德的話有半開玩笑半認真的意思。

姚澤則在一旁尷尬的笑了笑,解釋說:「林爺爺別誤會,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過來看看冰旋,沒有其他意思。」

「這就好,哈哈。」林鴻德笑著點頭。

一旁的納蘭初陽聽了林鴻德的話就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我說林老頭啊,我們家冰旋什麼時候就成你林家孫媳婦了?有你這麼霸道的嗎?」

林鴻德笑呵呵的說:「早晚的事情,只要我孫子回來了,他們馬上就可以結婚。」

納蘭初陽苦笑的搖頭,一時無語。

姚澤抬手看了看腕錶,然後帶著歉意的說:「林爺爺、納蘭爺爺我得走了,待會兒還得去趕航班。」

納蘭初陽道:「才來怎麼就要走,多留幾天啊,多和冰旋接觸接觸。」納蘭初陽的話引起了林鴻德的不滿,就朝著納蘭初陽輕哼一聲,然後笑望著姚澤說:「你忙就先走吧,以正事為主嘛。」

姚澤笑了笑,點點頭,然後朝著東面的屋子看了一眼,扭頭又和納蘭德等人告辭。

剛走到四合院門口,林萬山喊住姚澤,樂呵呵的走了過去,然後笑道:「姚澤,怎麼不多留幾天,我還打算邀請你去我家玩呢。」說著話,他向不遠處的林蓓蕾招手道:「蓓蕾,快過來。」

林蓓蕾見過姚澤兩次,倒是認識姚澤,也知道父親喊她過去有什麼用意,就不情願的撅著嘴走了過去。

林萬山笑道:「快和姚澤打招呼啊,你們又不是不認識。」

林蓓蕾哼了一聲,將頭扭向一旁,林萬山見了就尷尬的朝姚澤笑了笑,解釋說:「這丫頭被我寵壞了,姚澤你別介意。」

姚澤此時也明白林萬山喊住自己的用意,頓時就悻悻笑道:「沒事兒,林叔叔,我不會怪林妹妹的。」

林妹妹!

林蓓蕾被姚澤這麼『親密』的稱呼,只感覺身子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哼。」林蓓蕾輕哼一聲,然後對林萬山道:「爸,沒什麼事情我先回去了。」

林萬山皺眉說:「不許走,你說你在家宅多久了?再不出來轉轉就該發霉了,要不讓姚澤陪你去散散心?」

姚澤苦笑的看了看時間,道:「林叔叔,我確實趕時間啊!」

林萬山道:「趕什麼時間,也不急於一時。」林萬山見林蓓蕾最近這段時間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整天垂頭喪氣,知道她估計是情感出了問題,就覺得這樣更好,原本林蓓蕾自己找的那個男朋友林萬山就不滿意,這下碰到姚澤,就更加有撮合兩人在一起的意思,以前姚澤來燕京時林萬山就有這種想法了。

「去轉轉吧,姚澤,今天別急著走,晚走一天也沒什麼事情嘛。」林萬山笑著將林蓓蕾推到姚澤跟前,然後繼續道:「你們出去逛逛吧,蓓蕾這段時間心情不好,你就當幫叔叔的忙,陪她散散心。」

「爸……你怎麼什麼都跟外人說……」林蓓蕾氣的直跺腳。

見林萬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姚澤如果再拒接顯得有些不識抬舉,無奈的點了點頭,然後笑道:「成,既然林叔叔這麼說了,我那明天再走吧。」

姚澤在心裡無聲的咆哮,眼前這個丫頭片子可是自己妹妹啊,二叔,您可真行!

走在四合院附近的小街道,林蓓蕾見姚澤低著頭不怎麼說話,以為是姚澤不想陪自己,就沒好氣的說:「你如果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