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五十章勿忘我

第七百五十章勿忘我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23 17:44  字數:3614

納蘭冰旋失去記憶了!

姚澤心裡有些發懵,同時似乎又是一種解脫,如果納蘭冰旋失去了記憶,那麼也就不再記得姚澤亦或者林繼揚這麼一號人物,那麼她等了二十年的幻想感情也就隨著她失去記憶而一起覆滅,也就是說,姚澤也許不再會被納蘭冰旋放在眼裡,那麼姚澤也不用因為背負心裡對她的愧疚而做出讓唐敏傷心的事情,當下姚澤坐下決定,如果納蘭冰旋徹底把以前的事情都給忘記了,那麼他也就不打算和納蘭冰旋有什麼糾纏,納蘭冰旋忘掉一切對她自己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呢?

而姚澤也不會同時傷了幾個女孩子的心,眼下也許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從納蘭冰旋眼前消失,然後回淮源娶唐敏。

「進去看看冰旋吧,也許她還記得你呢?」正當姚澤出聲的思考問題時,納蘭初陽聲音在姚澤耳邊響了起來。

姚澤回過神,點點頭,心裡下定決心,待會兒進去,如果納蘭冰旋不認識自己,那麼就徹底從納蘭冰旋面前消失。

「那我進去看看冰旋,看她還記不記得我。」姚澤從四合院石亭里的石凳上站了起來,然後朝著東屋的卧房走去,納蘭初陽和納蘭兩兄弟跟著後面。

吱呀~~

紅漆木門被姚澤輕輕推開,一股淡淡的花香從屋裡傳了出來,鑽進姚澤的鼻孔里,他邁開一步走進屋內,然後輕聲對坐在床邊正發獃的納蘭冰旋輕聲問道:「冰旋,你還記得我嗎?」

納蘭冰旋穿了一身淺色的牛仔裝,經過兩天的調養,氣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只是絕美的俏臉依然有些蒼白的氣息,她聽見姚澤問她話,從木訥狀態醒悟過來,「你……你是誰?」她疑惑的望著姚澤,輕聲問道。

「我是姚澤啊,你真不記得我了?」姚澤朝著納蘭冰旋床邊走去。

納蘭冰旋迷茫的望著姚澤輕輕搖頭,接著有些痛苦的捂著腦袋,似乎一思考問題腦袋就如同炸裂開來一般疼痛,「你……你別過來……」納蘭冰旋突然嬌聲喝道。

姚澤忙止住腳步,詫異的扭頭望著身後的納蘭初陽等人,輕聲問道:「冰旋這是怎麼回事?」

納蘭初陽輕輕嘆了口氣,解釋的說:「她不但失去了記憶,而且不讓任何人靠近她,可能是出車禍後那種潛在的危機感在她心裡留下了陰影,導致她不願意和任何人接觸。」納蘭初陽喘了口氣,才又繼續說:「小澤,看來冰旋連你也不認識了。」

姚澤扭頭看了一眼神色有些痛苦的納蘭冰旋,心裡輕輕嘆息一聲,心想,也許不認得自己對她來說是件幸運的事情,對自己來說也是一種解脫,只不過,此時姚澤心裡卻產生了一些失落感,當得知一個等了自己二十年的女人突然把自己忘了,尤其對方還是如此優秀的女人,恐怕任何人遇到這種事情都會失落,失落並不是心裡有納蘭冰旋,只是男人的一種潛在的佔有慾使然。

「既然她連你也不認識那就真沒辦法了。」納蘭德嘆息一聲,然後輕聲說:「我們別再刺激冰旋了,讓她一個人帶著反而對她更好,我們出去說話。」

站在屋外門口,納蘭德掏出老醫生留下來的信封,遞給姚澤道:「這是那名救冰旋的老先生留下來的信,說是給你的。」

「給我?」姚澤滿臉詫異的接過信,問道:「他認識我嗎?」

「這也是我要問你的問題,你認識他嗎?」納蘭德問道:「如果認識請他再回來一趟,看能不能把冰旋的失憶症也給治好。」

姚澤聽了納蘭德的話,苦笑的說:「納蘭叔叔,我連那人長什麼樣都不知道又怎麼會……等等。」姚澤心裡一突,猛的想起一人來,難道是那名給自己《帝王心術》和《黃帝內經》的老醫生。

既然是認識自己的神秘醫生,那麼肯定是他了,姚澤急不可耐的當著三人的面將信封打開,迅速將內容看了一遍,其實也沒說什麼重要內容,只是叮囑姚澤要把那兩本書牢記於心,《黃帝內經》有著強身健體以及其他一些神秘的作用,而《帝王心術》則是記載了治理國家的方法,對於用人的手段、以及收斂的運用各種計謀,信里,老醫生舉了很多關於兩本書益處的例子,最終的目的就是叮囑姚澤要好好研習。

被這位神秘老者如此看重的兩本書,姚澤知道一定不會簡單,準備回江平後,第一時間內將所以的內容都閱覽一般,尤其是《帝王心術》,自己人在仕途中,更加需要一顆有城府的心以及高明的手腕,這些現在姚澤都還未具備,所以他急需要真正成長起來,懂得御人之道。

「信中中什麼?」納蘭德忍不住出聲問道。

姚澤將信看完後,笑了笑,然後將信裝進信封,歉意的對疑惑的三人解釋道:「抱歉,這位先生需要我幫他做些事情,但是事情不便公開,所以……納蘭叔叔,真對不起了。」姚澤隨便編了個謊言。

納蘭德笑了笑,說:「既然不方便就算了,你真不認識這位老者?」

姚澤道:「剛才看了信才想起來,其實我和這名老先生有過一面之緣,只不過還是在兩年前,我在湯山縣任副縣長的時候,他在湯山縣開過診所。」

「哦?」納蘭德詫異的道:「既然他在湯山開診所,那他怎麼會突然來了這裡?而且似乎專門為了冰旋的病來的,這也太詭異了吧。」

一旁的納蘭初陽輕聲道:「不要考慮這些庸人自擾的問題,世間萬物有太多說不盡道不明的事情,就當那名神秘的老者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