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四十九章失去記憶

第七百四十九章失去記憶 (1/2)

小說名稱《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更新時間:2014-02-22 23:55  字數:3703

姚澤把自己所有的事情全部在王漢中面前坦白,王漢中聽完後重重嘆了口氣,端起酒杯抿了口酒,接著對姚澤問道:「那個叫納蘭冰旋的姑娘現在還躺在醫院嗎?」

「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蘇醒。」姚澤心情極為糟糕,和王漢中談話的時候半瓶白酒已經被他喝進肚子里。

「小澤,你少喝點,喝多了傷身子呢。」王素雅奪過姚澤手中的酒杯,柳眉微微蹙起,臉上露出關切的神色,她將酒瓶放在她跟前,不許姚澤再倒酒,然後扭頭對王漢中說:「爸,現在這個事情該怎麼辦?」

王漢中苦笑的道:「世界上最難解決的就是感情糾紛和三角戀關係,我作為局外人也幫不了什麼忙,一切都得看小澤自己去抉擇了。」如果王漢中知道姚澤不僅是三角戀、四角戀、甚至五六七角戀都有,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燕京某四合院院子里,此時顯得極為熱鬧,聽說自己孫女清醒過來,原本準備去醫院檢查身體的納蘭初陽聽馬上趕了過來,只不過等納蘭初陽趕過來時,卻見納蘭德和納蘭錦臉上沒有多少喜色,站在院子里,納蘭初陽撐著拐杖問兄弟兩個,說:「冰旋是不是醒過來了嗎?怎麼還這副表情?難道沒治好?」

「爸,不是,醒確實是醒過來了,只是……」納蘭德重重嘆了口氣。

納蘭初陽一臉緊張的問道:「你倒是說啊,只是什麼?」

一旁的納蘭錦就說:「現在冰旋誰都不認識了,我還有大哥她都不認識,而且情緒很差,一見到人就容易情緒激動。」

「怎麼會這樣……」納蘭初陽蒼老的臉上露出一絲愁色,他輕輕嘆了口氣,問道:「那名救醒他的醫生有沒有治療辦法?」

納蘭德嘆息說:「一名神醫已經走了。」

「你怎麼不留下他呢?」納蘭初陽有些怒氣的瞪著自己兒子納蘭德。

納蘭德道:「留不住啊,你問二弟,那位老先生神秘的很,救了咱們冰旋診金都沒收,哦,對了,臨走前他交給我一個信封,說是給姚澤的。」

「姚澤?」納蘭初陽愣了一下,問道:「他認識姚澤?」

納蘭德一臉迷惑的搖頭說:「我也不了解情況啊。」

納蘭初陽當即就吩咐說:「你打電話讓姚澤來燕京一趟。」

……

王漢中對姚澤一頓好勸,然後讓姚澤去唐敏那裡好好哄一下她,三人走到酒店門口,王漢中對有些醉意的姚澤囑咐道:「去了唐敏那邊好好的解釋一下,不要意氣用事,畢竟人家父親是一省之長,你這麼拒絕他女兒,他能讓你過好日子?」

姚澤苦笑的點頭說:「爸,我知道怎麼做。」

姚澤又扭頭看著王素雅,輕聲道:「姐,我過去了。」

王素雅抿嘴笑了笑,溫聲說:「女孩子哄哄就好了,我們這邊你就不用管了。」

姚澤在酒店門口招了招手,一輛計程車開了過來,正在這時他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拿出手機見是納蘭德打來的,姚澤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大晚上的納蘭德給自己打電話做什麼,難道是因為冰旋的事情,於是他慌忙接通。

電話那頭,納蘭德等姚澤接電話後,他直接開門見山的對姚澤說:「姚澤,來燕京一趟吧,冰旋清醒過來了。」

「清……清醒?!」姚澤開始還有些迷糊,一聽納蘭冰旋清醒過來,臉上立馬露出了燦爛的笑意,「納蘭叔叔,冰……冰旋醒過來了?」

「對,清醒過來了,你最後能馬上到燕京來一趟,還有事情需要當面問你。」納蘭得在電話那頭說道。

姚澤趕忙點頭,答應說:「好好,納蘭叔叔,我馬上坐飛機過來。」

掛斷電話,王素雅和王漢中也在旁邊聽出一些名堂,王漢中就問道:「你個姑娘醒了?」

姚澤樂呵呵的點頭,「醒了,爸我得馬上去燕京一趟,太晚了,你們今天晚上就住在淮源吧,明天在回江平。」

王素雅蹙了蹙柳眉,輕聲說:「都這麼晚了,你怎麼趕去燕京啊?」

姚澤笑道:「放心好了,晚班飛機可以直達燕京,現在還來得及。」得虧是在省城,否則姚澤今天還真跟不過去。」

王素雅就輕嘆一聲,問道:「唐敏那邊怎麼辦?」

姚澤吁了口氣,說:「等這件事情以後我回來再向他解釋吧,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爸,我走了,姐你們今天就別回江平了。」姚澤吩咐完急急忙忙的上了出租,朝著機場趕去。

王漢中望著車子離開,輕輕嘆了口氣,輕聲呢喃道:「這小子……也不知道要招惹多少姑娘。」然後扭頭望著王素雅,說:「你也老大不小了,打算一直這麼過下去?」

王漢中萬萬沒想到,王素雅竟然嗯了一聲,挺認真的說:「我就是這麼想的,就這麼過下去……」

王漢中:「……」

此時,掛著政府牌照的奧迪車中,唐順義國字臉上露出一臉的怒意,車廂中三人都沒有說話,氣氛顯得有些沉重,他扭頭看著窗外,過了好一會兒才對後排的唐敏吩咐道:「小敏,以後和姚澤斷了吧,這樣的男人不值得……」

唐敏一直默默的流著眼淚,聽了唐順義的話,她輕輕哽咽一聲,無言以對,唐敏的母親則是抱住唐敏,輕聲說:「別哭,咱們再找個好的,世上好男人多的是,女兒你幹嘛非弔死在他一顆樹上呢。」

「媽,這麼多年了,我不甘心!」唐敏死死咬住唇,一臉悲傷的說道。

唐敏母親輕輕嘆息一聲,愁苦的說道:「不甘